[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29)

誘致人們將自己裝飾起來的最大的、最有力的動機,無疑是為了想取得別人的喜悅。我們總覺得裝飾是女性的天然權利,但在最低的文化階段上,卻總是男人比之女人更事修飾。102這種奇觀,初看似乎是一個違背我們理論的憑證,其實正是很有利於我們理論的一個左證。

低級民族的裝飾區分和高級動物間的區分相同,因為,它們同是受著男性是處在求愛者的地位這個事實所支配的。在原始民族間,和在高等動物間一樣,是沒有老處女的。女人無論如何,總可以結婚,而男人卻須用盡方法,才能得到一個生活伴侶。

例如在澳洲,大部分的青年男人都必須過很久的獨身生活。而在文明社會里,關係恰恰相反。誠然,在名義上求愛者還是男人,但在事實上卻往往是女人在那兒求愛,因此女人就不得不從事裝飾,而男人卻大都不大注意自己的裝飾。

如果還有人懷疑原始人的裝飾完全為了性的吸引,他只要去問一問他們為什麼要裝飾就會明白。“為要使我們的女人歡喜,”一個澳洲人回答部爾馬說。在夫林得斯島當政府下令禁止他們用脂油和赭土塗身時,塔斯馬尼亞族的遺民幾乎要釀成反叛的舉動,“因為青年們都怕會因此失歡於他們的同鄉婦女。”103

從這個重要的動機出發,對於原始裝飾為什麼要在青年加入成年隊伍的入社式時舉行,我們就可以得到一個很簡單的說明了。



然而男人並不單是求愛者,他同時也是一個戰士。所以他的身體裝飾就有了雙重理由。我們上文已經說過,凡是為吸引用的裝飾,同時也可以作威嚇的工具。紅色不但是宴樂的顏色,同時也是戰爭的顏色。

羽制的頭飾可以增進佩戴者的觀瞻,故不但戰場上用它,舞場上也用它;胸脯上的創痕,一方面可以使女人欣羨,一方面也可以使敵人懼怕。在原始裝飾方面,要找到專為拒敵目的的形式,倒也是不容易的。只有很少的畫身,至少在我們的眼光里看來是完全可怕。



在較高的文明階段里,身體裝飾已經沒有它那原始的意義。但另外盡了一個範圍較廣也較重要的職務:那就是擔任區分各種不同的地位和階級。在原始民族間,沒有區分地位和階級的服裝,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地位階級之別的。在狩獵民族間,很難於追溯出社會階級的影跡。

在澳洲,一族中最年長最有經驗的人可以享有一種特權;“但他們只居在顧問的地位,並不發號施令,因為每個父老都是一家之主,可以用很專制的態度主持他的家事,每個男人都是絕對自由的。”104

“在安達曼群島領袖的權力也是很有限的。他沒有懲罰別人的權,也不能強人服他的意志,只能聽由各人使用他們的拳頭去取得利權。”105布須曼人完全處在無政府狀態之下。在翡及安人中“也至今沒有發現任何社會組織的或政治組織的遺痕。”106 而在埃斯基摩人中,則誰也沒有權柄處在別人之上,所以在原始民族的集團中間,權柄的分別是非常微細的。




102.根據菩維(G.Bove)對翡及安人的觀察,則他們的男人的關懷裝飾實比婦女為甚(見Globus,Vol.XIII,p.157)。拉姆荷爾茲認為,昆斯蘭德人總覺得婦女將她們自己裝飾起來是很不合身分的(見Lumholtz,p.178),對於南澳洲的諸部落,布拉夫·斯邁斯曾有過這樣的陳述:“婦女的裝飾,並不受男人的特別珍視。婦女對於自己的裝飾並不怎樣力求進步。假使她天然的豐姿足以引起別人的愛慕她就覺得很滿足了”(見Brough Smyth,Vol.I,p.275)。


103.見Bonwick,Daily Life of the Tasmanians,p.25.


104.見Waitz-Gerland,Vol.VI,p.790.


105.見Man,Jour.Anthrop Inst.,Vol.XII,p.109.


106.見Waitz-Gerland,Vol.III,p.508.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