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9)

終於,三月到了。道路解凍了,一切都變得汗穢不堪。渡輪服務恢復了,丹尼爾帕里什又開始了漫遊。銷售代表們帶著夏季的書目來到這里,A.J.不辭辛勞地對他們熱情相待。他開始以打領帶來向瑪雅表明他“在工作”,與“在家”相區別。

或許因為這是他最期待的會面,他把阿米莉婭的上門推銷安排到了最後。在他們約定日期的前兩周,他給她發了條短信:“你覺得裴廓德餐廳可以嗎?還是你更想試試新地方?”

“這次去裴廓德我請客。”她回覆道,“你看《真愛如血》了嗎?”

那年冬天的天氣特別不方便人們社交,所以晚上瑪雅入睡後,A.J.看完了四季《真愛如血》。他挺快就看完了,因為他比預期的更喜歡——它把幾種元素雜糅在一起:弗蘭納里奧康納式的南方哥特風格、《厄舍古屋的倒塌》加上《羅馬帝國艷情史》。他一直計劃著阿米莉婭來到這里後,隨意引用他所掌握的《真愛如血》的知識,讓她嘆服。

“來了你就知道。”他寫道,但是沒有按發送鍵,因為他覺得這則短信聽著調情意味太濃。他不知道阿米莉婭的婚禮定的是什麼時候,所以現在她有可能是位已婚女士。“下星期四見。”他寫道。

星期三,他接到一個電話,是陌生號碼。打來電話的是布雷特布魯爾,那位美國英雄,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真愛如血》中的比爾[70]。A.J.認為布雷特布魯爾的口音是裝出來的,但是顯然,一位美國英雄不需要偽裝出南方口音。“費克里先生,我是布雷特布魯爾,打電話是為阿米莉婭的事。她出了點意外,所以讓我告訴您她得改一下你們見面的時間。”

A.J.扯松領帶。“但願不嚴重。”

“我一直想讓她別穿那種橡膠套鞋。下雨時穿不錯,可是在冰上就有點危險了,你知道嗎?嗯,她在普羅維登斯這里結了冰的幾級臺階上滑了一下——我跟她說過會出那種事的——她的腳踝骨折了。她目前正在手術中,所以沒什麼嚴重的,不過她要臥床一段時間。”

“請代我向您的未婚妻問好,行嗎?”A.J.說。

對方有一陣子沒說話,A.J.不知道是不是電話掉線了。“會的。”布雷特布魯爾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阿米莉婭的傷勢不是很嚴重,這讓A.J.松了口氣,但還是對她來不了感到有點失望(還因為那位美國英雄的的確確還存在於她的生活中這個消息)。

他考慮要送阿米莉婭一束花或者一本書,但最終决定發條短信。他想引用《真愛如血》中的臺詞,能讓她笑起來的什麼話。他就此搜索谷歌時,那些引語似乎全都頗具調情意味。他寫道:“很遺憾你受傷了。一直盼望聽聽奈特利出版社夏季書單上都有什麼。希望我們可以很快重新安排時間。另外,我這話說得可是不容易——‘給賈森斯塔克豪斯[71]喂吸血鬼的血,就好像給糖尿病患者奶油巧克力蛋糕’。”

六個小時後,阿米莉婭回覆道:“你看了!!!”

A.J.:“我看了。”

阿米莉婭:“我們可以通過電話或者Skype把書單過一下嗎?”

A.J.:“什麼是‘Skype’?”

阿米莉婭:“我什麼都得教你嗎?!”

阿米莉婭解釋了什麼是Skype之後,他們决定那樣見面。

A.J.很高興見到她,哪怕只能在顯示器上。在她梳理書單時,他發現自己幾乎無法集中注意力。畫面里她身後那些具備阿米莉婭特性的東西讓他入了迷:一個玻璃食品罐,里面插滿即將枯萎的向日葵,一份瓦薩學院[72]的文憑(他如是認為),一個赫敏格蘭傑[73]模樣的搖頭娃娃,一張放在鏡框里的照片,他想照片上是年輕的阿米莉婭和她的父母,一盞上面搭著小圓點圍巾的臺燈,一個樣子像是基思哈林[74]畫作中的訂書機,一本A.J.看不出書名是什麼的舊書,一瓶亮閃閃的指甲油,一隻發條龍蝦,一對吸血鬼的塑料尖牙,一瓶未開的好香檳,一個——

“A.J.,”阿米莉婭打斷了他,“你在聽嗎?”

“在聽,當然,我在……”盯著你的東西看?“我不習慣Skype。我可以把‘Skype’當動詞用嗎?”

“我覺得《牛津英語詞典》還沒有考慮這件事,不過我認為你用著沒事。”她說,“我剛才只是在說奈特利的夏季書單上不是有一本,而是有兩本短篇小說集。”

阿米莉婭接著說那兩本短篇小說集,A.J.繼續偷看。那是本什麼書?太薄了,不會是《聖經》或者詞典。他往前湊,試圖看得更清楚些,但是磨損了的燙金字在視頻會議中還是顏色淡得認不出來。真是討厭,他沒法放大或改變角度去看。她沒在說話了。顯然,她需要A.J.的回應。

“對,我盼望讀到。”他說。

“太棒了。我今天或明天就給你寄去。那麼等秋季書目出來了再說吧。”

“但願到那時你能親自過來。”

“能的,絕對能。”

“那是什麼書?”A.J.問。

“什麼什麼書?”

“那本靠著臺燈的舊書,在你後面的桌子上。”

“你想知道,是嗎?”她說,“那是我的最愛。是我父親送給我的大學畢業禮物。”

“那麼,是什麼書呢?”

“如果你哪天能來一趟普羅維登斯,我會讓你看看的。”她說。

A.J.看著她。這聽上去也許語帶調情,只不過她說這話時低頭看著所做的筆記,根本沒擡頭。然而……

“布雷特布魯爾好像人挺不錯的。”A.J.說。

“什麼?”

“他打電話給我說你受了傷,沒法來的時候。”A.J.解釋道。

“對。”

“我覺得他說起話來就像《真愛如血》中的比爾。”

阿米莉婭大笑起來。“你瞧你,隨隨便便就掉一下《真愛如血》的書袋。下次我見到布雷特時,得跟他說說。”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