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6)

“這不是我本來要說的話,不是我要說的話。”她重復道,只見她前額沁出汗珠。接著,她垂下眼瞼,閉目呆了一會兒,好像要收攏心思,或者要恢復當初瞎眼的狀態。繼而,她睜開眼睛,同時又開口講話,起初聲調遲緩而淒然;繼而提高嗓門兒,越說越激動,最後疾言厲聲了: 

“您讓我恢復了視覺,我睜開眼睛,看見一個比我夢想還美的世界;千真萬確,我沒有想到陽光這樣明亮,空氣這樣清澈,天空這樣遼闊。不過,我也沒有想到人的額頭這樣瘦骨嶙峋。我一走進你們家,您知道最先看到什麽嗎……噢!我總得告訴您:我最先看到的,就是我們的過錯,我們的罪孽。噯,不要申辯了。您想一想基督的話:‘你們若是盲人,就沒有罪了。’可是,現在我看得見了……請起來吧,牧師,您在我身邊坐下,聽我說,不要打斷我的話。我在住院期間,閱讀了,確切地說,請人給我唸了《聖經》中您從未給我唸過、我還不知道的段落。記得聖保羅有一句話,我反復背誦了一整天:‘從前沒有法律,我就那麽活著;後來有了戒律,罪孽便復活,我卻死了’。”

 

她激動極了,說話聲音特別高,最後的幾乎是喊出來的,弄得我很尷尬,真怕外邊人聽見。隨後,她又閉上眼睛,仿佛自言自語: 

“‘罪孽便復活,我卻死了。’”

 

我不寒而栗,一陣恐懼,心都涼了。我想轉移她的思想,便問道:“是誰唸給你聽的?“ 

“是雅克,”她回答,同時睜開眼睛凝視我,“他改宗了,您知道吧?“

 

這太過分了,我正要懇求她住口,可是她已經講下去了:

“我的朋友,我的話要讓您非常難過;可是您我之間,不能再容一點謊言了。我一看見雅克,就恍然大悟,我愛的不是您,而是他。他跟您的面孔一模一樣,我是說像您在我想像中的面容……噢!為什麽您叫我拒絕他了呢?我本來可以嫁給他……”

 

“哼,熱特律德,現在也成啊!”我氣急敗壞地嚷道。 

“他成為天主教神職人員了,”她衝動地說道。接著,她開始啜泣,身子也隨之顫動:“噢!我真想向他懺悔……”她神志恍惚地哀嘆道,“您瞧見了,我只有一死。我渴了,求求您,叫個人來。我胸口憋悶。您走吧。唉!原指望同您這樣談談,我的心情會輕松些。離開我吧。我們分手吧。看到您在面前,我再也忍受不了啦。”

於是我離開,叫路易絲小姐替換我守護她。熱特律德極度狂躁,令我十分擔心,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認,我在那里,反而會使她的病情惡化。我請求路易絲小姐,一旦情況不妙,趕緊派人通知我一聲。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