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絕對不能讓匪派兒把大褲襠胡同的風水拔走了! 

想到這兒,白三爺拔腳就走。一出陳爺府邸,滿懷的豪情便有點按捺不住了。姥姥!栽在一個洋式娘兒們的手下,摘了這行的面兒,天理不公,祖宗不容!但一走進古泉居茶樓,就發現情況 

有點兒不對頭。老少爺兒們那樂呵勁兒不但沒有過去,而且比聽說不拆大褲襠胡同那陣子還邪乎。

 

一桶涼水兜頭又向白三爺潑來了……

 

誰料想,人家總是走前一步,就在白三爺到來之前,那騷娘兒們已經陪著劉老先生又來過了。而且這次不是一看就走,而是專門為坐到那古老的茶桌旁喝茶的。一手端著茶碗兒,一手捏著碗蓋兒,喝得有板有眼兒,一舉一動無處不符合老祖宗的章法。致使老掌櫃瞅著瞅著,竟不由地熱淚盈眶了。隨之,人家又就勢在茶桌旁品嚐了燒餅劉的芝麻火燒,雜碎趙的辣油雜碎湯,爆肚兒張的嫩爆肚兒,肉串楊的鮮羊肉串兒,以及各路能人的拿手絕玩藝幾。雖然一家只嘗一點兒,但已經嘗出三十多年前的老滋味兒來了。最後,只嘗得老淚縱橫,顫著聲兒連連誇道: 


「嗯!嗯!不錯、不錯!老牌子沒倒了,還是祖宗留下老滋味兒!好、好!……」
 

還要什麼?不就是要的這麼一句話嗎?當即又有好幾位主兒竟為此也抹開眼淚了。 

好您哪!誰說人家忘了祖宗?……

 

更重要的是,人家劉老先生茶用過了,風味小吃也品嚐過了,還是捨不得離開這塊地兒,卻坐在老掌櫃一旁和大夥兒聊上了。一個話題兒:給將來那二十五層高的大洋樓起個名兒。七嘴八舌,您猜起了個什麼?最後還是人家劉老先生想的絕: 

「我看,咱這老城是乾隆爺點的地兒,數祖不忘典,就叫乾隆大酒家吧!」 

瞧瞧!把老祖宗豎得夠多高?後輩兒孫還能夠跟著不沾光嗎?如果說,過去老少爺兒們還有什麼不滿,那現在就讓劉老先生的行動一掃而光了。

 

但更令人高興的話題兒還在後頭呢!……

 

可惜白三爺沒趕上。他來了,人家早走了。但樂懵了頭兒的夥計們今兒是大方的。一見他來晚了,都恨不得馬上就把自己的高興勁兒分給他一半兒。 

「三爺!」燒餅劉首先嚷嚷上了,「這回褲腰裡的老住戶可有盼了!人家劉老先生說了,先挑地兒蓋什麼居民新村!這才叫鳥槍換炮,一步登天哪!」 

「還有哪!」爆肚兒張也搶著說,「蓋好那高樓,咱們都能在裡頭露一手!劉老先生說過,帶著自己的拿手絕活兒也能入股,年底還保準能夠分紅!」

 

「您知道,」修腳李也馬上插嘴,「說是酒家,那可稱得起服務一條龍啊!上頭有賓館,中層有各式餐廳,院裡有游泳池,底樓還專門設有搓澡修腳服務部。瞅著吧!到時候連老外也得排著號兒求我啦!」 

「大好事兒!」老掌櫃德高望重得地作了總結,「聽劉老先生說,大褲襠胡同還留著!兒子上樓,爹守鋪面兒,一古一今,一洋一中,互相搭配,那才叫勁兒哪!」 

「那是!那是!」一片叫好聲。

 

白三爺傻了。大夥兒熱情越高,他覺得心坎兒裡越涼。好您哪!他是祖傳靠耍嘴皮子吃飯的,褲腿兒裡自古就沒有他家的鋪面兒。白三爺沒有這個福氣,但他還是不願摘面兒。他想笑,又笑不出來。臉皮兒抽巴了幾下,只抽巴出一堆苦紋兒。又是老掌櫃先看出來了,走上一步,問:

 

「三爺!您、您這是怎麼了?」 

「我、我只顧想著陳爺……」白三爺慌忙應付。 

「咳!」老掌櫃忙安慰,「您先別替主子發愁!陳爺是什麼人物兒?劉老先生能想不到嗎?」

 

「就是!」修腳李馬上插話了,「人家早就說了,湯褪驢連北京青龍橋都絕了,咱這幾算獨一份兒,高樓頂兒上不插這幌子,能稱得起乾隆大酒家嗎?」 

「是呀!」燒餅劉又搶過話茬兒,「劉老先生早有安排了,他要陳爺第一個到樓頂兒大辦公室去,當什麼大股東、大顧問、大技師的。說明了!人家借的就是十代單傳驢肉陳這點風水!」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