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銳傑譯〈朗西埃·德勒茲、巴特比與文學句式〉(2)

位於這一體系中心的是被表象者具有規範性[normativité]力量這一原則。根據這一原則,被表象的主體控制著其表象的形式、相稱的類型,以及相應的表達模式。【180】根據這一原則,不管表象的是國王還是資產階級,牧羊人還是動物,人們必須選擇屬於不同類型,意味著不同作文法則的詩歌形式。

人們必須采用不同的語言和音調:由悲劇風格的高貴統一(在這里,女僕在其女主人上升的格調中表達了她低賤的想法)到小說繪聲繪色的多樣性(在這里,每個人說著和他自身社會地位一致的話)。

簡而言之,支撐起模仿大廈的是被表象者的等級制度。正是這樣,福樓拜的句式崩潰了。簡單地取消這一等級制度標志著文學的破裂,標志著整個規範體系和用以識別依附在這一體系上的作品的合法性的標準的坍塌。接下來的問題是:究竟是什麽在支撐著文學的大廈,究竟是什麽為作品的價值提供了衡量標準?


有這麽一種簡單的、得到了普遍證實的答案。這種答案認為:即使不再存在外部的法則,也會存在內部的法則。文學憑借其自身權能(Puissance)的確證(démonstration)取代了模仿相似性的驗證和inventio(運思)、dispositio(謀篇)、elocutio(宏詞)的標準。[4]


這一真理index sui(指向自身)。這種文學自律和自我確證的觀念,可以有三種解釋模式。

第一種:作品的權能就是生產這一作品的獨一的個體的權能。
第二種:這是封閉的全體性(totalité)的權能,這種權能形成了自身統一的規則。
第三種:當其脫離表象與交際的用途,轉向自身存在的時候,呈現出來的是語言的純粹權能。


全部這些答案看上去都不錯,且都已經久經考驗。不過,用馬拉美的話說,它們始終只是“舞臺上序幕里的俏皮話”[plaisanteries de tréteaux et de prefaciers]而已,除非它們能或多或少謹慎地,為自己提供完全不同的基礎。[5]

自聖保羅起,我們就知道,擺脫舊法的自律不過意味著受解救他的權能的奴役。支撐著解放文學里的“自律”作品的是另一種類型的他律性。【181】這種他律性以獨一的思想權能、思想在物質中在場的獨特模式(這同樣是思想的他律性)為標志。


一切旨在為文學賦予一致性的事業,或明或暗,都依賴於一種單一的形而上學。這些事業意圖取代賦予詩歌tekhnê(技藝)根基者,即physis(自然)——tekhnê(技藝)模仿和補全其作品。這些事業要求一種能夠充當文學思想根基的不同的自然,反自然(contrenature,antinature)。反自然是一種文學風格(style)physis(自然)則是表象的技藝。

風格——讓我再次征引福樓拜——是一種看待事物的絕對方式。詞句是有意義的,即使在作者使用的時候也是這樣。而絕對意味著解放[délié]。風格是讓解放的自然在場的權能。由什麽中獲得解放?

由現象的在場形式中,由定義表象世界的現象間的關聯中獲得解放。文學堅持自身的權能,因此僅僅取消模仿的規範和等級制度是不夠的。文學必須取消表象的形而上學,以及其建基於其上的“自然”:個體在場的模式以及個體間的聯系;因果和推斷模式;總而言之,整個意義系統。

[4] [中译注]inventio(发现、运思、选题)、dispositio(谋篇布局)、elocutio(演说、风格)三者都是西方古典修辞学的基本术语。一般认为这些修辞术语起源于古希腊,成型于古罗马。在古罗马,在上述三项之外,尚要包括memoria(记忆)和pronuntiatio(传达、发表)。参尼采:《古修辞学描述》,屠友祥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5] “Crise de vers(诗歌的危机)”, Oeuvrescompletes(《马拉美全集》), Paris: Gallimard, 1945, p. 364.


譯自朗西埃:《詞句的血肉》(Jacques Ranciere, The Flesh of Words,Trans. by Charlotte Mandell,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4)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