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2)

導演者也沒有閑著,當他一進一退的時候,一面用棍棒打著拍子,一面忽輕忽重地哼著一種特別由鼻音出的歌。他沒有一刻停留,時而向著跳舞的人,時而向著提高歌喉在盡力歌唱的女人。舞蹈者漸漸地更形緊張,拍子也打得愈急,動作也變得更敏捷、更活潑。

舞蹈者扭動全身高高地縱入空際,最後乃異口同音發出一種尖銳的喊聲。過了一會兒他們突然地隱入灌木叢中和他們來時一樣。舞場空了一會兒。後來導演者重新發出一聲信號,舞蹈者也再度現身。這次他們排成了一個弧形。



從其他方面看來,這一次好像是繼續第一次的。婦女們出來時一面打著拍子、一面大聲歌唱著,好像連嗓子也震裂了,過了一會兒又發聲非常清幽婉轉地唱得幾乎聽不出她們的喃喃之聲。歌舞的尾聲和第一幕相仿,第三、第四、第五幕也大同小異地繼續表演了出來。但是有一次舞蹈者卻排成四行的一隊:第一行跳向一邊,在後面的各行則向前進,群趨婦女之前。

於是舞隊成了一個由身體四肢構成的不可解的結,有人或者會擔憂舞蹈者因飛舞著棍棒會彼此擊破頭顱。但實際上正像先前的跳舞一樣,他們都遵守著嚴密的規律。這時緊張到了最高點;舞蹈者高呼著頓腳舞躍著,婦女們發狂似的打著拍子,盡力引吭高歌。高照著火光像下急雨似地在野地上分布了一些紅色的火花。

於是導演者兩臂向上高舉;一陣重大的拍掌聲驚破嘈雜,接著舞者就退場了。婦女及觀眾也走散。半小時之後在冷月照耀之下除了將熄未熄的殘火外更無別物。

這就是澳洲的科羅薄利(Corroborry)舞。

 


男子的科羅薄利舞我們上面已經說過,他們表演起來總是大同小異的,但是婦女的舞蹈,實在很少人介紹過它,性質上是很不同的。我們可以引用埃爾(Eyre)所說的絕妙的婦女舞蹈。6

他說“跳舞的婦女在頭頂上拍著手,合著腳,並著膝。於是腿從膝蓋處向旁伸——腳和手維持著原來的地位。——又飛快地收回來,因為收得很快,以致互擊作尖銳的響聲。這種舞蹈或者單獨由一個女子或幾個女子欣欣然奏演。

“有時也有由一個女子,在一隊男性的舞蹈者之前跳舞,以激發他們的情欲。舞蹈者用另一種形狀向前進,腳時常相並蹈著地上,用身體的一種特殊的蠕動形成一種半圓形。這一種舞蹈大概僅由年輕的姑娘們演奏音樂。”

塔斯馬尼亞人的科羅薄利舞,據我們所僅有的寥寥無幾的記錄判斷起來,也和澳洲人沒有什麼差別。


我們所一向所注意的澳洲人和明科彼人間的很明顯的類似之點也存在於舞蹈中間。明科彼人的舞蹈和澳洲人是如此的類似,簡直可以互相替換。表演的時節也相同,如朋友的訪謁、季節的開始、疾病的痊愈、喪期的終了等等,簡單地說,凡是可以激發人們快樂的感情的事情都用舞蹈。

此外,慶祝大節期的時候許多部落都聚集在一起。曼恩(Man)說:在叢莽之間的空地上, 聚集了一百多個身塗彩色的男男女女。月亮吐著柔和的光輝,這時從每一間茅舍里,紅色火焰透過分散的群眾,投射出奇異的陰影。


在這一邊坐著一行歌唱舞曲中疊句的婦女;在另一邊可以看見觀眾們模糊的形狀,有許多觀眾和協地拍手助演。導演者,同時是詩歌和舞曲的制作者,站在眾人所能共見的地方。


他一隻腳踏著響板的狹窄的那一端,7 用一隻矛或一張弓支撐身體,用另一隻腳的腳掌或腳跟頓叩著響板,為歌者和舞者擊拍。當他作宣敘性質的獨唱時,其餘的聲音都完全停止,觀眾們都不動了。

6EyreVolIIPP235236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