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下)

再講一個進言過程中存在的危害,那就是人們會存私心而進言。毫無疑問,“他在地面上將找不到忠誠,”這句話意在形容一個時代而非指所有的人。有一些天性忠實、誠懇、質樸、爽直而不狡猾曲折的人,為君主者應當首先把有這樣天性的人吸引到自己身邊來。再者,言官並非都是團結一致的;反之,他們常常互相監視。因此,如果有一個人的言論是因黨爭或私心而發的,這種情形多半會傳到君主的耳朵里來的。但是最好的救治之道就是君主要懂得言官,如言官之懂得君主:


“君主之至德在乎知人。”


而另一方面,言官也不可過於喜歡察究其終的君主。一個進言者應該通曉其主人的事務而不是熟悉他的性格;因為這樣他就會勸導君主而不是迎合君主。為君主者假如在聽取他的議事諸臣的意見時能聽取個人私下的意見,又能聽取當眾的意見,那將是有益的。因為私下的意見是較為自由,而當眾的意見是較為慎重的。在私下,人們比較勇於表示自己的好惡;在公眾面前,人們較易受到別人的好惡之影響,因此兩種意見都采取是好的,並且在聽取較為低級的人們的意見時,最好是在私下,為的是可以使他們暢所欲言;在聽取較為尊貴的人們的意見時,最好是在公開場合,為的是可以使他們出言慎重。為君主者若僅為事求言而不為人求言,那麼這種求言的舉動就是空虛的。因為這樣做,一切的事務就好像無生命的圖像一般了,而辦理事務的那種生氣則全賴擇人得宜也。

要用人而征求意見時若僅依階級為標準,以求其人品與性格,就好像在研究一種觀念,或者一道數學題的時候進行分門別類一樣,那也是不夠的。因為大錯誤之造成,或大識見之顯出,都在用人得當與否也。古人說:“死了的人乃是最好的進言人。”這話說得不錯:當活著的有言責者畏縮不言時,書籍是最敢直言的。因此最好熟讀書籍,尤其是那些曾經身臨其境的人所作的書。


今日各處的議事大多數不過是一種平常的會議而已,在這種會議上諸種事務僅僅被談論到而並沒有得以辯論,並且他們都是草草地由議事機關的命令或決議加以處理的。而在重大事件上,最好提前一天提出來,而次日始討論之為愈,“黑夜帶來良言”。蘇格蘭合並問題議事會上就是這樣做的,那是個慎重有序的會議機關。

我主張應有一定的日期專議請願之事,因為這種辦法既可以使請願者對於他們的請求能受注意的一事較有把握,又可以使會議機關有工夫來討論國家之事,這樣就可以處理當前的緊急事件。在選任委員會為總議事機關預備一切的時候,任用那些無成見的人們比任用正反兩面成見甚深的人,而造成一種均衡中立之勢的辦法要好。我也贊成永久委員會制度,例如與貿易、財政、軍事、訴訟以及關於某項特別事務都是如此,因為若有許多特殊的小議事機關而只有一個國家的議事機關(如在西班牙就是這樣),那實際上他們就等於永久委員會,不過他們的權力大些罷了。


凡是由他們的特殊職業而對於議事機關有所報告或陳述的人們(如律師、海員、鑄錢者等)應當先到各委員會報告,然後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呈報到議事機關,並且他們不可結群而來,也不可帶著一種傲慢不遜的態度。因為那樣就是對議事機關咆哮示威,而不是陳述事情了。一條長桌或是一張方桌,或是依墻排列座位,這看起來都好像是形式上的事情而其實是很實質的事情,因為在一條長桌之旁,在上端坐的少數人就可以指揮一切;但是在別的坐法中,那坐在下位的議事人的意見就可以多受採納了。一位君主,當他主持會議的時候,應當注意,不可在其言辭中過多地泄露自己的意向,否則那些言官就要見風使舵,不能自由自主地貢獻意見,而要給他唱一曲“吾將榮耀我主”的贊歌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