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下)

像前面已談過的那個土耳其的事例,就使梭利門大帝以後的土耳其君統,一直都有非嫡派子孫的嫌疑。甚至有人認為梭利門二世可能是皇妃與別人的私生子。自從君士坦丁大帝殺死了他那秉性溫柔的王子克里普斯後,他的家室就不復有安寧。太子君士坦丁和另兩個兒子康斯坦斯、康斯坦修斯後來相繼死於爭奪繼位權的家哄。馬其頓王菲力普二世的太子狄修斯,受他的兄弟誣陷而被賜死。當菲力普發現了真相後,結果憂悔而死。類似的事例在歷史上實在多得難以枚舉。但大多數帝王對他們兒子的防範,事實上卻很少是有充足理由的。當然,歷史上也不乏相反的例子,例如叛變了父王梭利門皇帝的王子巴加劄特,以及叛變了亨利二世的那三個王子等等。

再談帝王與宗教領袖的關係。如果宗教勢力過大,那對他的統治也會形成可怕的威脅。例如歷史上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安薩姆和貝克勒,都曾企圖把教權與王權集於一身。他們用手中的權杖對抗君主的劍,如果不是遭遇到強有力的對手,他們幾乎就得手了。教權的危險,並非來自宗教本身,而是來自與世俗政治勢力的勾結——特別是如果有國家外部勢力的支持,或者主教的出任並非出自帝王的旨意,而是來自民眾自發的擁戴的時候。


至於貴族們,帝王應當對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如果過於壓制他們,這雖然有助於加強中央集權,但也可能導致政治的危險。關於這一點,我在《亨利七世傳》中曾作過討論。由於亨利七世一直與貴族階級對立,因此在他那一時代,王權始終是面臨著危險的。貴族們對他保持著表面的恭順,在事實上卻不肯與他合作,使他的處境十分孤立。

社會上的紳士階層,對王權的威脅要小得多。不妨讓他們放言高論,但卻不要讓他們結成社團。他們既是貴族勢力的制約,而且由於他們接近平民,也可以利用他們調和帝王與人民的關係。


關於國家中的富人階級,他們好比社會的血脈。如果他們不繁榮,那麼一個國家就可能營養不良,不可能強壯。

因此帝王不應企圖用高稅率壓榨他們,這也許能帶來暫時的好處,但從長遠說,商業的不發達只能導致國庫財富泉源的枯竭。

至於國家中的平民,需要注意他們中間的那種精英人物。若沒有這種人的發動和領導,只要君王不對人民的生活、風俗、宗教信仰作粗暴的幹涉,那麼人們是不會鬧事的。

最後再談談軍隊。這是一個危險的團體,尤其當他們產生了物質欲望的時候。這方面的例子,我們可以回顧一下歷史上土耳其禦林軍和羅馬近衛兵的叛亂。防範的辦法是分而治之,並且經常調換他們的軍官,更不要輕易用賞賜刺激他們的貪欲。


帝王好比天上的行星,他們的出沒決定了人間的季節,雖然受到世人的崇拜,卻周天運行不能休止。以上關於帝王之術的所有論述,最終可以歸納為如下兩句話:

第一,“請不要忘記帝王也是凡人。”

第二,“但也請注意,帝王既是人世上的神,又是神之意志的體現。”

第一句話所告誡帝王的,是他們能力的局限。而第二句話所提醒他們的,是他們的責任和使命。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