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上)

帝王的內心常常對世界無所欲望而多感畏懼,這真是一種可悲的心境。他們高踞萬民之上,至尊至貴,當然對生活無所渴望和需求。但是,他們正因此而倍加煩惱,因為他們不得不時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陰謀和背叛。所以《聖經》中說:“君王之心深不可測。”當人心中除了猜疑恐懼便容不下其他事物的時候,這種心靈當然是不可測度的!

為了逃避這種可悲的心態,明智的帝王往往因為自己沒事而找些事做,例如設計一座樓臺,組織一個社團,選拔一個臣僚,練習某種技藝等。譬如尼羅王愛好豎琴,達密王精於射箭,哥莫達王熱愛劍術,卡拉卡王喜歡騎馬等等。這在有些人看來似乎是很奇怪的,因為他們不理解。為什麼君王不關心大事,卻愛好這些匹夫小術呢?我們在歷史中還看到,有些帝王早年英姿天縱、所向無敵,到了晚年卻陷入迷信和憂郁之境,例如亞歷山大大帝和德奧克里王就是如此。晚些的還有查理五世也是如此。這是因為一個已習慣於叱咤風云生涯的人,一入無事寂寞之境就難免會走向頹廢。


現在再說帝王的威嚴。善於保持威信者,是懂得恩威並施這種駕馭之術的人。這意味著要在兩個極端之間掌握平衡,卻又絕非一件很容易的事。維斯帕思曾問阿波洛尼亞:“是什麼原因導致尼羅王的失敗?”阿波洛尼亞說:“尼羅王雖然是個高明的琴師,但在政治上卻顯然不精此道。他有時把弦繃得過緊,而有時又把弦放得太松。”毫無疑義,寬嚴兩誤是導致政治失敗的契機。

近代論權術者,所注意的重點,常常是放在如何處置危機而不是如何防止危機上,這就未免有點舍本求末了。一方面固然不可因小失大——所謂明察秋毫而不見輿薪。

但另一方面也不可見大失小——殊不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任何帝王也難免有一些政治上的對手,但最可怕的對手卻藏在他們自己心靈中。據塔西佗說,帝王不僅多疑,而且願望往往自相矛盾。而權力之所以腐蝕人,也正是因為它提供了肆行無忌的種種可能性,使帝王不僅可以為所欲為,而且可以不擇手段。


對於帝王來說,他的敵人似乎舉目皆是——無論鄰國、妻子、兒女、僧侶、貴族、紳士、盲人、平民還是士兵,稍有不測,都可能成為仇敵。先說鄰國吧!與鄰國的關係隨形勢而多變,但無論怎樣變,卻總有一條是永遠不變的,這就是:要自強不懈,警惕你的鄰國(在領土、經濟或軍事上)強於你。

所以在歷史上,英王亨利八世、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和皇帝查理五世,曾經建立這樣一種三頭聯盟。每當其中一位強過別人時,另兩位就聯合在一起抑制和反對他,例如那不勒斯的裴迪南王、佛羅倫薩的美迪奇王和米蘭的斯福查王所組成的聯盟。經院哲學家認為,如果一國沒有侵犯一國,就不應該進行戰爭。這種說法是不可相信的。因為先期打擊潛在的對手,正是預防被侵略的方法之一。


至於談到帝王與他的后妃,歷史上是有過悲慘的事例的。里維亞王后毒死了她的夫君奧古斯都大帝。土耳其王梭利門一世的寵妃洛克莎娜,為了能使自己生的兒子成為太子,就暗殺了真正的皇太子穆斯塔發,擾亂了繼承的大統。而英王愛德華二世的皇后,既是迫使他退位那一陰謀中的主角,又是最後暗殺他的兇手。這些悲慘事件之所以發生,不是由於儲君的廢立,就是由於後妃們有了私情。

至於帝王的子嗣,給他們帶來的苦惱也不比別人少。一般來說,做帝王的父親對兒子們很少有不暗懷猜忌的。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