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九章 詩歌 (13)

詩歌的這樣強大的社會生活影響力,到底是什麼成分所組成的呢?每一首詩最初只是表現詩人個人的情感;但是它表現的方式, 會激起聽者和讀者同樣的感情。

詩人擊著音準而激起了一切類似的和弦,而發出同樣或和諧的音。偉大的詩人好像彈著德國傳說中所見的有魔術的琵琶,能使行刑者為此停刀、打鐵匠為此棄錘、學生為此拋書,而傾耳諦聽:使一切人們受同樣感情的激蕩,其心臟也起同樣速率的跳動——就是聽眾和詩人及他們相互間,融合而成一體。


“詩歌由喚起一切人類的同一的感情,而將為生活興趣而分歧的人們聯合起來;並且因為不斷地反復喚起同一的感情,詩歌到最後創出了一種持續的心情。像這樣的詩的統一的實際價值,在歷史上,我們是屢見不鮮的。


政治分割了意大利,但是詩歌卻將她聯合了;意大利偉大的詩人有權威的呼聲,不論對那不勒托人(Napolitans), 或者對羅朗巴提人(Lombardo)使經過長期的分裂,和隸屬的意大利人的腦海里,還存有他們整個民族,而且應該是整個民族的意識。

關於詩的統一的力量,德國也有同樣的經驗,當“神聖羅馬帝國”瓦解之後,在實際生活上,我們只有普魯士人或者斯韋俾阿人(Swabians), 或者巴伐利阿人(Bavarians)的意識,等到我們的大詩人出來,才引導我們感覺得到我們是德國人。

在這個意義上說起來,歌德對於建設新德意志帝國的功績,並不下於俾斯麥詩歌還做了更進一層的工作,就是它不但團結了人民,——並且還振作了人民。


自然,詩人要能振作人群,必須他自己真超越了人群。但在這時,詩人也只憑他高超而尊貴的感情的表現,在人們心里喚醒了一種, 比較實際生活所獲得的更精美, 而又更豐富的感情生活。


無論怎樣偉大的詩人,都不能引出讀者本身原來沒有的感情,只能喚醒和發展原已經存在人心中的感情。然而,倘若沒有詩人的力量,則這些高尚的心情,會比在日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的種子還要睡迷不醒,而一經詩的光輝照耀著我們靈魂的時候,我們卻就會意識到我們能夠做,或者應該做的事情,雖則神聖的年華已經消逝,——倘使曾經正經地生活過的——在我們的生活里也不會不留痕跡。


詩歌對我們喚起的審美感情,並不是跟我們的生活沒有關係的感情。詩的興奮可以說是足以左右行為趨向的同樣感,情在特殊形式里的一種激動。


“我們正在快樂的時候,就是正在生活的時候。”這樣說起來,偉大的詩人們簡直做了人類的教師——然而並不是藉著有韻或無韻的說教,因為這不過是拙劣的作家誤用了詩歌。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