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說到被白三爺抬得那麼高的陳爺,那當然再不能在茶樓前拋頭露面了,有那小瘸驢拉著那木轆轤車當幌子就足夠了。要知道,總經理、總技師、總財務主任,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再讓他老人家成天吆喝著小瘸驢兒、趕著木轆轤車去賣驢肉,那不是成心自個兒找掉價兒嗎?好在這位驢財神也尚有自知之明,似乎也很發愁茶樓前那每天一趟的自我展覽。尤其最後那次差點兒被擠在木轆轤車輪下之後,就更對老少爺兒們的熱情敬仰發悚了。 


多虧有了白三爺…… 


為了開發驢肉事業,他把自己的兒子打發來幹這苦差事,而把陳爺恭恭敬敬地供在那神秘的府邸裡,任其發揮自個兒的高超本領。這一下可好了,什麼瘸驢、強驢、豁唇子驢、斷脖子驢、轉腦子驢、六條腿兒驢等等殘缺之驢,便源源不斷運進了這塞外湯褪驢的發祥地。而這位總經理、總技師兼總財務主任,也樂得一天到晚汗流滿面、咳嗽氣短、呼哧呼哧、哼哼呀呀,埋著頭兒地褪呀、宰呀、剝呀、割呀、切呀、煮呀、鹵呀,沒明沒黑地忙著玩兒命,差點兒一頭栽到湯鍋裡把自個兒也一塊兒煮了。但這值得!古泉居茶樓裡的夥計們都知道,一位年輕記者來採訪,一出門就高度評價:這才像個埋頭苦幹的當代企業家!如果不是因為外形和服裝差了點兒,早就上報了。

 

瞧瞧!陳爺又成了大褲襠胡同第一個當代企業家! 

為此,古泉居茶樓的老夥計們又跟著驕做了好一陣子。但白三爺似乎仍覺不夠,他還要把主子推向榮譽和事業的頂峰:好您哪!驢肉滾滾而來,那就必須為擴大影響而大造聲勢。按現在的時髦話兒說,那就得做廣告。電視裡不是動不動就閃現出個現代妞兒嗎?嗲聲嗲氣兒地來一陣子什麼「譽滿全球、全國第一」,就是這麼個意思。僅以牙膏為例,就不知讓多少人吃盡了苦頭,據說鳥協副主席宗二爺一下子就買了二十多種,愣把腮幫子裡都杵出了血。 

白三爺看不上這個……



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不干!白三爺用的是祖傳的老辦法,講究正派。只要滿臉真誠地對得月樓飯莊經理來這麼幾句:「七爺!我好不容易給您掖下四十斤!您天黑了派人來拿,讓塞外香酒樓知道了,我白三兒可不好做人哪!」得!行了,塞外香酒樓得到的訊兒准比打電話還快,而且一張口還得比得月樓多要一倍。再說,前一陣子那哄起的各種冒牌驢肉陳,總不能讓人家白置了那瘸驢和木轆轤車吧?不能!白三爺最講究的就是厚道!於是這些倒霉主兒便不時得到了點兒真正湯褪驢肉的供應,成了「驢肉陳驢肉開發總公司」的分銷車。讓這些傢伙趕著各自的瘸驢破車到大街小巷轆轤去吧!肉不多,剛夠逗起饞蟲兒,可這老城裡卻到處都是陳爺的活廣告啦! 


絕! 


果然,自從有白三爺忠心保主,驢財神便更加財源不斷、滾滾而來。據古泉居茶樓老掌櫃說,不到三個月就又是好幾萬了!

 

但老掌櫃卻不知道,牙齒還難免咬舌尖兒呢,何況家大業大,這兩位之間也常常鬧點兒小彆扭。比如說,湯褪驢肉賣得順順當當的,白三爺卻總愛冷不丁地抽一下筋兒,愣把驢肉捂在大鍋裡就是不往外賣了,而這位結巴總經理也總被這抽筋兒抽得更結巴了,愁眉苦臉地一個勁兒不高興。每逢這時候,白三爺總是擺出一副拚死進諫的忠臣模樣兒,大談其做生意之道。而這位財神爺卻總不吃這一套,耳朵眼兒就像塞進驢尾巴似的。沒法子!這時的白三爺就得拿絕招兒:一片忠義無處傾述,只好抱著腦袋痛心地哭,直哭得那頭小驢兒也跟著這過去的主人悲從心頭起,叫從嘴邊兒來,大彎大調,哀聲入雲。最後終於迫使這位總經理天良發現,心神不安,頭昏腦脹,手腳失措,結巴的頻律驟然加快了五倍,但還得告饒似地說:

 

「啊!……行、行、行行行行……行不行!」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