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之,各茶座兒又頓時活躍起來。好像老掌櫃一吐出這口氣兒,大夥兒心頭也跟著暢快了。於是又開始品茶的品茶,聊天的聊天兒,而且越看白三爺就越覺得厚道、越覺得他有人緣兒。 

嘿嘿!沒想到那窩囊廢還留著最絕的一手兒哪…… 

大夥兒面帶笑容,白三爺卻仍然還面帶憂戚。等大夥兒心情舒暢地樂夠了,他這才替在座的各位付了茶錢,一抱雙拳告辭了。當今的諸葛亮又成了三國的諸葛亮,夥計們又開始為他抱屈了:好一個老羅鍋兒!表面窩囊心眼兒多著哪,連這麼位厚道的主兒也信不著!

 

得!白三爺要的就是這個! 

背後,白三爺一打聽,原來那男匪派兒又開始串小鋪吃風味小吃喝了。白三爺不由地冷笑了:那女能人兒也不過如此,留給這小子的還是這一手兒,嫩著哪! 

又過了幾天,果然就又變得風調雨順了……

 

這一天,白三爺又要到後草地為陳爺收購殘缺之驢。為了茶樓前那塊招牌,老掌櫃月月得到不少「租賃費」,臨行前有關夥計們的事情,當然也就得多拜託他老人家了。而有關「公司重地,閒人莫入」的禁令,白三爺則一再囑咐過自己那趕車賣肉的兒子嚴加注意。而且怕陳爺沒人伺候,外出前早已督促這小子搬去伴睡了。 

不這麼安排,怎能算深得祖宗真傳呢! 

但說起來也邪門兒,即使作到這樣滴水不漏,白三爺卻還是總感到有點不對勁兒。剛剛出來幾天,就常常被一種說不清、道不明、莫名其妙的情緒攪得睡不安然。這一夜,好不容易睡著了,但半夜裡卻做了一個可怕的夢:那群收回之驢竟突然炸群兒跑了,而自己手裡只剩下一根兒斷韁繩。

 

不對!這是祖宗托夢報訊兒…… 

白三爺趕忙又趕回家來。但穩住神兒一看,江山依舊,裡裡外外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總公司」裡還是他白三爺說了算!可不知為什麼,他卻總覺得那斷韁繩老在眼前晃悠著。再仔細一

看,他找到了心底兒不踏實的原因:瞧!那歪脖兒樹杈子掛著的小瘸驢兒竟顯得活得那麼沒勁兒。

 

白三爺一怔,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小瘸驢兒孤孤單單,再不像他玩那陣子那麼有神兒了。耷拉著耳朵、低著個腦袋,還不住寂寞地打兩個響鼻兒,一副沒娘孩子的架式。白三爺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兒,他實在沒有想到,自己精心玩出的小瘸驢兒轉眼間竟開始掉價兒了。

 

白三爺馬上提高了警惕……

 

第一個查問的是自己的兒子。誰料想這小子每天就是一趟趕車賣肉,完了就泡在酒吧裡扭那洋玩意兒。而陳爺還總是大力支持,少不了接濟他幾張大白邊兒。更可怕的是,那男匪兒在舞廳裡竟成了他的鐵哥兒們!白三爺忙再問街坊鄰右,也都是和他擠眉弄眼兒地一笑,臨完還誰都不願露底兒。完了!自個兒只顧得成天沒明沒黑地為主子玩兒命了,到頭來只落得給蒙在了鼓裡。 

玩驢玩出個這下場?不幹!還得查! 

這一查不要緊,白三爺首先發現自個兒的主子在變,不但開始洗臉了,而且在油漬麻花的衣褂外還皺皺巴巴地罩上了一件特大號的西裝套服。見了他雖然有點兒羞羞答答,但眼神兒裡卻透出股子怪模怪樣的高興勁兒。

 

白三爺又是一驚! 

要知道,祖傳的絕招兒裡也有這一手啊!莫非那娘們…… 

這一天,白三爺佯裝外出,躲在附近的茅廁裡等著,決心要看出個究竟。蒼天不負有心人,真讓他給等上了。就在他解完手繫褲子那工夫,驢財神便把一個人送出了大門。白三爺只覺眼前光艷一閃,便不由地暗暗叫苦了:

 

天哪!果然是她……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