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11)

D2 愛情詩第一首(節選)作者:張士甫

我已把廣場等成原始時代的原野

子規在灌木中啼叫

 

第一抹熹微伴隨一位汲水的村女

從歪歪斜斜的黃土路走來

焦躁是歡樂和夏天聯合發出的請柬無法放在身邊

不時想起她在夢中投來的木瓜

風吹動雲影掠過扇面的陰影

 

她若不來日子像一隻扔棄的空酒瓶 

 

如果要說D1的風格是莽浪(文字行進如奔馬),D2是織稼,語言空間濃密,紋理細致,仿如可觸。有兩個主要特征:一是形象化的語言,這本來可能是漢語詩歌的主要特征,但被現代人遺棄。"夢中投來的木瓜",既現代又古典,仿佛熟識但又始創,披攏上潛意識氛圍。二是句構的擴張,如第五行是複雜單句,它的意念軌跡一折三叠。漢語的句式有繁簡之分。繁句是不避複雜,以求充分表達。本句的第一層是述補結構,"無法放在身邊"作補語,補充說明焦躁的因緣:是欲望的盛夏,盛夏中的歡樂,人不由自主地想念愛情。本詩的最後三行是復句形式,到達繁句邊緣了嗎?不見得,提供出來供參考:"我是在那個片刻理解了恐懼沒有走過去/不想同時看見一千具死屍和歲月昂貴的恩賜——/一隻擁有無邊春天的燕子"。 

 

D3 夢想活在世上 作者:蔡天新

樹枝從雲層中長出

飛鳥向往我的眼睛

 

鄉村和炊煙飄過屋頂

河流挽著我的胳膊出現

 

月亮如一枚藍藍的寶石

嵌入指環

 

我站到耳朵的懸崖上

夢想活在世上

 

 

相對於D2的繁句形式,D3的句構算是簡句形式,是完整的主謂句,還不夠簡,還不到邊緣,更簡的形式是非主謂句,但相當少見,我自己寫過一些。D3的語言類型是語言的純化,盡可能去掉語言中非詩的成分。這種形態的詩不能在語義邏輯中理解,因為它不是表述,它是詩的內在的規章的顯影,是語言的詩而非詩化的語言。語言的質感有兩種判斷方法,一個是語感判斷,一個是構詞判斷,以語感判斷為主,構詞判斷為輔。語感判斷的憑藉是什麽?歸結要回到語言意識中的身份自覺來考察,也就是操縱語言者的階位、視域,使用語言的態度等面相往返摸索。從這個角度來說:語言意識就是生命意識,詩與人是完全叠合的。不在語義邏輯中理解,它的釋義方式又如何?這種類型的詩,主要的釋義方式都是互涉式,它的語義場里空無一物,我命名為語義空場。它也沒有邊界可言,只等待你踏入,它是因你而顯形的,你這一次進去和下一次觀睹睹不盡雷同,取擷不盡,來之無窮。這首詩真要無情分析可從最後兩行進去:耳朵的懸崖比擬聽覺的邊際,站在聽覺的邊界傾聽,傾聽什麽呢?傾聽夢想在人世的飛馳,此之所以有前面六行語言的自由拼貼,誰不想望飛翔呢?看看夏卡爾的畫也可領略幾分。

先鋒詩歌的語言類型除了上述之外,跨越了兩端而墜落的,在文學語言的一方有兩種:一類是沾滯古典情調的修辭性文本,空余修辭而已;另一類是充塞異國情調,仙女天使滿天飛,乍看之如西詩中譯,姑且稱之為翻譯性文本,以上兩種類型有待專文論述。掉落現實語言的一方尚有轉圈余地,不管是後現代的文本解構還是口語變形,都有實驗空間的可行性,唯時間是最後的評判,目前尚待觀察。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