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七一看關老爺子神色不對,就一摞又一摞地往老頭兒頭上戴高帽子。什麼「德高望重」呀!什麼「威鎮鳥界」呀!什麼「鳥協主席比個公司經理還大」呀!但老頭子光戴高帽子就是不領他的情,剛聽完便咧咧上他了: 

「滾一邊吧!豁唇騾子賣了個驢價錢,全壞在你小子那嘴頭子上了!」

 

打江山的自古就沒個下場!侯七一聽,心坎兒就種下了一根刺兒…… 

但人和鳥之間,最可憐的大概還要數小妞子了。這些天鳥籠子一直在屋子裡掛著,鳥籠套一直也沒摘。它還以為這個夜晚就該這麼長、這麼悶、這麼黑,外頭還有風聲、雨聲、閃電聲!

 

可不是嘛!據侯七調查報告說,宗二爺這些天,一連砸了兩把瓷茶壺、碎了四個瓷茶碗兒! 

該怎麼說呢?還據侯七說,宗二爺自從那天見識了什麼叫十三套,回家就又犯了病兒:心煩、氣悶、胸脯子堵得慌,脾氣大得怕人!除了哼哼唧唧外,就是破口大罵。單位裡又重新倒了霉,但挨罵的重點是年輕人。小樹林裡也沾了光,但主攻方向卻轉向了老頭子。

 

鳥友們聽了這份心裡煩呀!都盯著那橫生的虯龍爪,恨不得砍了這惹是生非的樹杈子! 

可隔了兩天,傳回的訊兒就又有點不一樣了,似乎是說,宗二爺突然若有所悟,蒙住被子整整睡了一整天,發了一身大汗,再一起來就變得風調雨順了。一張嘴不是罵,卻是宣佈:請客!而且請的人正是背後搗他鬼的侯七。這一下把鳥友們都搞懵了,除了懷疑起侯七前幾天的調查報告外,就是懷疑起自己過去的擔心是否多餘。

 

不管怎麼樣,小妞子總算熬過了漫漫的長夜,摘掉鳥籠套重見了光明…… 

只有關老爺子還在叨叨著: 

「這小子!那天是在打我老頭子的臉啊!老匪派兒、生茬子!」

 

可等候七再回到這小樹林裡來,那天宗二爺的不辭而別,就似乎又有了新的解釋。這小子脖梗子上架著那只不安份守己的「老西子」,逢人就嚷嚷,說: 

「我二哥是什麼人兒?師兄弟好幾十年,我還能不知道嗎?(小聲)嘿嘿!別聽關老頭子瞎喳喳,老幫子就是愛疑心生暗鬼!匪派兒聽說我二哥受擠兌,一幫一夥地來請。我二哥記著大夥兒的情份,愣是八抬大轎也沒讓這幫小子抬去!」

 

眾鳥友剎那間覺得心頭暖烘烘的:夠意思!可那天?…… 

「其實呀!(大聲)那天我二哥是犯了病,怕攪了大夥兒的興致,就悄悄提著鳥籠子退了。瞧瞧這份兒對大夥兒的心意!」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