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派克《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10)

自律:神經官能症與人格失調


求助於心理醫生的大多數人,不是有神經官能症,就是患有人格失調。它們都是責任感出現問題所致,其表現症狀卻恰恰相反:神經官能症患者為自己強加責任,患有人格失調的人卻不願承擔責任。與外界發生衝突和矛盾,神經官能症患者認為錯在自己,人格失調症患者卻把錯誤歸咎於旁人。前面那位酗酒的軍官,認為責任在沖繩島,不在他自己;而那個軍人妻子覺得,面對孤獨她無能為力。我在沖繩島工作期間,還接待過一位患有神經官能症的女士,過度的寂寞讓她難以忍受。她說:“我每天都會駕車到軍屬俱樂部,希望結識到新朋友,可那個地方總是讓我心煩意亂,我感覺其他軍人妻子都不願和我在一起,我想我一定有什麼問題,我的性格可能太內向了。我無法理解,我為什麼不受歡迎呢?”這位女士曾認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認為寂寞完全是自己性格怪異、咎由自取的結果。治療發現,問題在於她的智商高於常人,進取心也比一般人強烈。她和其他軍官妻子以及丈夫格格不入,是因為和他們相比,她的智商更高,進取心更強。她終於意識到感覺孤寂,不是自身有多麼大的缺點。就這樣,她做出了適合自己的選擇:不久後她和丈夫離了婚,回到大學校園,一邊讀書,一邊撫養孩子。她如今在一家雜誌社當編輯,嫁給了一位事業有成的出版商。

神經官能症患者常常把“我本來可以”、“我或許應該”、“我不應該”掛在嘴邊。不管做任何事,他們都覺得能力不及他人,他們缺少勇氣和個性。人格失調症患者則強調“我不能”、“我不可能”、“我做不到”,他們缺少自主判斷及承擔責任的能力。治療神經官能症,比治療人格失調症容易得多,因為前者堅持問題應由自己負責,而非別人和社會所致。治愈人格失調症患者則較為困難,他們頑固地認為問題和自己無關,他人和外界才是罪魁禍首。不少人兼有神經官能症和人格失調症,統稱為“人格神經官能症”。在某些問題上,他們把別人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內心充滿內疚感;而在別的問題上,他們卻一推了之。治療人格神經官能症,不見得如想象的那樣困難,首先治愈其神經官能症,就能讓患者對治療樹立信心,進而接受醫生的建議,糾正不願承擔責任的心理,消除人格失調的根源。

幾乎人人都患有程度不同的神經官能症或人格失調症,因此,只要及時求診,對於心理健康大有好處。人生一世,正確評估自己的角色,判定該為何人、何事負責,既是我們的責任,也是無法逃避的問題。評估責任歸屬,必然讓我們感覺痛苦,從而產生回避傾向。從內心出發,做出權衡,當事人須自我反省,其中的痛苦和折磨,令不少人望而卻步。好逸惡勞顯然是人類的天性。某種意義上,所有的孩子都患有人格失調,都會本能地逃避責罰。兄弟姐妹打架,大人追究起來,他們會忙不疊地推卸責任。不少孩子也都患有某種神經官能症。他們理解力有限,就會把承受的苦楚看成是罪有應得。缺少關心的孩子自慚形穢,認為自己不夠可愛,缺點大於優點,他們從來不會想到,這是根源於父母缺乏愛和照顧。

他們無法得到異性的青睞,或在運動方面差強人意,也都一概懷疑自己有嚴重的能力缺陷。他們難以意識到,即便發育遲緩、智力平平,他們仍是正常的人。人人都需要多年經驗,讓心智不斷成熟,才能夠正確認識自己,客觀評定自己和他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隨著子女的成長,父母隨時可以提供幫助。但如果父母卻逃避責任,甚至提醒孩子:問題是他們咎由自取,而不是做父母的責任。那就難以滿足孩子的需要。當然,把握教育的時機也不容易,這是長久而艱辛的工作,父母需要保持敏感,了解孩子的需要,投入時間和精力,哪怕是承受痛苦,父母也需要付出更多的愛,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除了缺乏敏感或者忽視教育,許多父母還有別的缺點。程度輕微的神經官能症患者,倒是能履行家長職責,除非他們工作壓力過大,以致無力履行為人父母的本分;人格失調者則多是不稱職的父母,本人卻不知不覺。心理學界有一種公認的說法:“神經官能症患者讓自己活得痛苦,人格失調者卻讓別人活得痛苦。”也就是說,神經官能症患者把責任攬給自己,弄得疲憊不堪;人格失調症患者卻嫁禍別人,首當其衝的就是其子女。他們不履行父母的責任,不給孩子需要的愛和關心。孩子的德行或學業出現問題,他們從來不會自我檢討,而是歸咎於教育制度,要麼就抱怨和指責別的孩子,認為是他們“帶壞”了自己的孩子。嫁禍於人顯然是有意逃避責任。父母常常指責孩子:“你們這些孩子,都快把我逼瘋了!”“要不是你們這些搗蛋鬼,我才不會跟你們的爸爸(媽媽)結婚!”“你們的媽媽神經衰弱,都是你們造成的!”“要不是為了撫養和照顧你們,我原本可以順利讀完大學,幹一番真正的大事業。”他們為孩子日後逃避責任提供了榜樣,還給孩子這樣的信息:“我的婚姻很不幸、我的心理不健康、我的人生潦倒不堪,完全是你們的責任。”孩子無法理解這種指責多麼不合理,就將責任歸咎於自己,由此成了神經官能症患者。因此,父母有人格失調症狀,孩子自身也會出現人格失調症或神經官能症,長輩的問題影響下一代成長,這種情形司空見慣,遺患無窮。

患有人格失調的父母,為孩子樹立的是反面的榜樣。他們的病情,也會影響到婚姻、交友和事業。

他們不肯擔負起自己的責任,導致人生問題重重。前面說過,面對問題要挺身而出,不然它們會永遠存在,人格失調症患者完全背離這種做法,不由自主地把責任推給配偶、孩子、朋友、父母、上司,或者推給其他抽象事物———帶來“壞的影響”的組織機構,比如學校、政府、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社會制度、時代潮流等等,但問題卻始終存在。他們推卸責任時,可能感覺舒服和痛快,但心智卻無法成熟,常常成為集體、社會的負擔。人格失調症患者把痛苦轉移到集體和社會身上,讓人想起上世紀六十年代,埃爾德里奇·克里佛(美國黑人作家)一句流行的話:“你不能解決問題,你就會成為問題。”其實,這句話是對所有人說的。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