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外公墳地時,他佇立一陣。原本不高的土丘被羊群踏平了。上面的草和別處的草一樣散發著明凈爽朗的芬芳。起初他想說些什麼。但又想,要是人死後有靈魂那他就什麼都知道。要是沒有,告訴了他也不知道。

 

到了村子里,他想把這些想法告訴母親。可她說:“你看我忙不過來了,兒子,你幫我記記賬。”大約三個小時,他記了十二筆賬,付了兩千多元,按每付五十元賺三十元算,她這一天就已經賺了一千多元了。 

母親卻坐下來,和售完蘑菇的鄉親商量安排他們從她手中拿到的票子的用途了,誰家買一頭良種奶牛。誰家翻蓋房子。誰家加上舊有的積蓄買一臺小型拖拉機。她還對村長說:“每家出點蘑菇錢,水電站的水渠該修理了。”當然,她還對每一個人驕傲地說:“那是我兒子,有點看不起他母親。我愛他。”嘉措笑笑,但竭力不顯出受到感動的樣子。他問母親,你算個什麼幹部,管這麼多事情。

 

“就算個扶貧工作組組長,你看可以嗎?”“可以。”嘉措又說,“外公的墳都平了。”“孩子,外公知道你心里記著他就是了。墳里沒有靈魂。以後我死了也是一樣。”嘉措覺得母親從未把話說得如此得體。 

這是下午了,已經由別的老人和孩子放牧的羊群正從山上下來。羊角在白色群羊中像波浪中的桅桿一樣起伏錯動。嘉措把羊欄打開,溫順的羊群呼兒喚娘進了羊欄。

 

母親也趴在羊欄邊上,兩人沈默著誰也不開口。 

後來,還是她說:“你的朋友們下山了。”他倆兩手空空下山來了。並對嘉措做了好些辜負了他們友誼的表情,但嘉措一直向他們微笑。因為他知道自己今後還需要交朋結友。 

母親不肯收購他們的蘑菇。

“我只會給你們五十元一斤,還是帶回去賣個好價錢吧,孩子們。”蘑菇一共是二十多斤。八十元一斤,賣了一千多塊。嘉措一分不要,兩個朋友一人八百元。剩下的都一齊吃飯喝酒花掉了。啟明的錢打麻將輸掉一部分,剩下的給妻子買了時裝。嘉措覺得他瀟灑大方。哈雷則運用特長,買了一臺日本進口的唱機和原來的收錄機並聯,裝上兩隻皇冠牌音箱。嘉措覺得他實在,而且有文化。 

他們依然是朋友。 

有時嘉措也想,他們明年會帶我去找外公的那些蘑菇嗎?那我們就不是朋友了。這是冬天了。妻子即將來過春節。母親果然給了他兩萬塊錢。他在臥室鋪了地毯,紅色的。還給兒子買了一臺電子遊戲機,外加好幾盤卡帶。雖然兒子尚未出生。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