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許久,他才說:“要是找不到,我們回來找她要。”這天天氣很好。陽光明媚,輕風里飄逸著這一年里最後的花香。灌木枝條上掛著羊子穿行時留下的一綹綹羊毛。 

嘉措想談談外公。但他知道兩個朋友這時對這些事情不會感興趣。他們會認為那是一些瑣碎的事情。譬如外公掏出一塊玉石般晶瑩的鹽讓每隻羊都舔上一口,然後叫外孫也用舌尖接觸一下。外公還慨嘆世間很久沒有聖跡出現了。要是他知道蘑菇一下變得身價百倍時,會感到驚異嗎?外公已經死了。他的生命像某一季節的花香一樣永遠消失了。 

“你外公的蘑菇在哪里?”朋友的問話打斷了他的遐想。

 

“快了。”他知道就要到“仙人鍋莊”了。每一個生長蘑菇的地方就像有人居住的地方一樣有自己的名字。那個地方鼎足而立三塊白色的石英石。像牧人熬茶的鍋莊。外公給它起名為“仙人鍋莊”。 

嘉措就像從未離開過這里一樣就找到了這個地方。三塊石頭依然潔白無瑕,纖塵不染。但那一群蘑菇已經開始腐爛了。地勢低的地方,蘑菇生長早,腐爛也早。林子里空氣十分清新,其中明顯混合了腐爛的蘑菇的略近甘甜的氣息。

 

於是,又往上攀登。 

嘉措抑制住心里對兩個朋友的失望,帶他們去第二個地方。

 

第二個地方叫“初五的月亮”。那是一彎白樺林所環繞的新月形草地。草地上開滿黃色花蕊雪青色花瓣的太陽花。鮮花中果然有一隻隻黝黑稚氣的蘑菇閃爍光芒,兩個朋友歡躍起來,撲向草地。他們顯然不知道怎樣採蘑菇。他倆撲向那些高立在草叢中,張開菌傘,香氣散失很多的大蘑菇。那些最好的尚且掩沒在淺草中的卻被他們的身子壓碎了,加上最近又有熊光顧了草地上十幾年前就有的蜂巢。熊揭開了草皮,用它們的利爪,搗毀蜂巢,喝了蜜,過後肯定十分高興,就在草地上,在它們的舌頭不能辨別滋味的蘑菇中打滾。所以,在這個本該採到五六十斤蘑菇的地方,只弄到二十多斤。嘉措給兩個朋友講外公怎樣帶他到這里取蜂蜜。他用柏香樹枝熏起輕煙,外公說柏枝是潔凈的東西。蜜蜂也是,對它們用了汙穢之物就會搬遷。柏煙升起後,蜜蜂們就不再頻繁進出了。這時,把一隻空心的草莖插進蜂巢就可以吸食蜜糖了。嘉措講這些事情時,哈雷和啟明一副心猿意馬的樣子。

他倆迫不及待地問還有沒有這樣的地方。 

“有,可我不想去了。”“為什麼?”哈雷問。 

“算了,”啟明說,“是我也想一個人發財。”“那下山去吧,夠意思了,比原來的預想已經超出了十倍。”嘉措說完就掉頭下山。兩個朋友卻返身又朝山上爬去。他朝他們難看地撅起的屁股喊:“告訴你們一些名字,動動腦子會找到的。”外公給長蘑菇的地方取的名字都有點不太寫實,而是寫意性質的。那個有水潭的地方,他叫“鏡子里的星光”;那片最幽深的樹林,只是偶爾漏進幾斑陽光,他叫“腦海”。喊完,嘉措就下山去了。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