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獵手: 《絕地再生》 第四章·逃離校園

這一切,只不過是個根源罷了。

「嗚嗚嗚嗚嗚…」

我聽著遠方傳來的警笛聲,心裡空虛無神,浮游不定。

突然間,我看到救護人員的臉孔與我愈來愈近,但同時又變得朦朧不清。

再後來,只看到白蒙蒙的一片,到最後,只見到一條黑縫,接著,我就昏暈過去。

現實世界中的我也在此刻醒來,我霍然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冰冷的地面,透著陣陣的寒氣。

我雙手按著地面,站起身來,走到窗前,往外望去。

先前被喪屍圍擁而食的女子,美麗的軀體早已香消玉殞,只剩下一副血骨淋漓的殘軀,幾隻喪屍在旁快活地捧著剩餘的內臟咬食,為本是幽深清冷的街道添上一道濃重血色。

「唉—」我失落地長嘆,剛才女子被喪屍窮追不捨,那無助的眼神觸動了我的內心深處,讓我不自覺地回憶起從前的我。

原來,從前的我也有過如此深情的時侯。

(Feature Photo: Breaking Free by David et Myrtille dpcom.fr on Fivehundredpx)

在那件事情發生後,我的性格也變得陰暗起來。

很多時侯,我都生活在痛苦與矛盾之中。

有時侯,我會藉著肉體的傷痛來痳醉自己。

我曾經以為,我可以一直對任何事情滿不在乎、漠不關心,可是昨天發生的異象卻把這執著的意念無聲地打破了。

原來,每當牽涉到我的生命安危時,我就不得不去在乎,甚至去關心。

這跟我的性格大相逕庭,矛盾極了。

但人活著,不總是充斥著矛盾與逼迫嗎?


就如我一直不喜與人交談一樣,但現在的局勢逼使我不得不與人交談,盡量融入他們的生存圈子裡,否則就會被大伙拋離,落個眾叛親離的下場。

是以,我需要借助他們的力量,與我一同對抗喪屍,必要時更可以讓他們充當肉盾,抵擋喪屍的侵襲。

哈,有件事還滿好笑的,記得幾個月前,我曾經因為性格變幻不定而前去求醫,可是醫學報告出來的結果卻嚴正明確地指出我正常得很,只是心理上的陰影致使我的思想有些扭曲。

偶然,我僅存的良心也會復甦起來,斤責我的不道德行為。其實,我也知道這樣做是錯的,可我還是肆無忌憚地照做了,因為我的心早就已墮落了。

雖然有時侯我還會保留著以前的性格,如喜好玩笑,可是今夜畜意害死李賢宇一事,更是讓我墮落得更加徹底。


我暗自決定,要在屍群肆虐的世界掙扎求生,努力地活下去。

即使因此踐踏別人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因為,我還要向他們展開更殘暴的復仇﹗特別是…吳梓晴﹗

我的額頭壓貼窗框,喃喃低語:「梓晴,最令我著迷的是你,但最傷我心的同樣是你﹗是你造就了今天的我﹗」

我仰天張望,眼眸射出無窮無盡的恨意。

真讓人期待你我的重逢呢﹗到時侯,我會……

我恨恨地想像著梓晴的下場,但腦海卻不自覺地閃過以往與梓晴一起的甜蜜回憶。

包括…我與她的初次相會、雨中漫步、我倆的初吻……

想著想著,我的眼眸漸漸濕潤,水光粼粼的眼瞳閃爍著點點淚光,宛若雨夜星空中點綴的繁星。

不,在未得以報仇前,我還不可以哭出來﹗

我吞聲忍淚,強忍著快要崩塌的淚關。

嘿,或許是我堅持不屈的緣故,過了片刻,淚水竟然真的倒流而回,眶內再也沒有剩餘一滴眼淚

我抬首仰望著無邊無際的夜空,淒然一笑,後而轉身離開。忽然一雙細長而柔暖的柔荑攬上我的肩膀,柔軟的觸感之餘,還夾帶著陣陣的溫柔暖意,以及恬淡幽香的女香,她俯身到我耳邊輕喃:

「不要怕,你還有我。」

我愕然瞧著她的柔順胴體貼近我的胸膛,她的粉色小嘴微微張開,吐出一絲絲溫馨暖氣,她的柔荑漸漸向下移落,到脖頸,再到右胸,當她試圖觸碰我的心骨、試圖用她的柔暖去暖解我冰冷的心之時,我狠狠地推開了她,然後帶著半分哀傷、半分怒意的眼神注望著她。

因為,她令我再次想起我被吳梓晴叛離後,林愛紗用她的暖愛去化解我心中的傷痛,然而此時的柳青絲,無論在動作上、眼神上、言語上都與她是那般的相似﹗

柳青絲依然沒有半點氣餒,再次用她的柔暖攬著我冷得發抖的胸膛。

「夠了﹗你到底還要纏著我到何時?」我一時間百感交雜,複雜的眼神收藏著驚異、憂傷、惱怒,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熱慟。

「殤影哥,嗚,我知道你經歷過很多傷痛,但我每次看到你陰沈沈的樣子時,總感覺到你內心深藏的暗痛。每當我想起你以往的陽光笑容,再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我就心如刀割,忍不住黯然落淚。嗚嗚,給我一個機會,留在你的身邊。你可以當我是情感困擾的療傷所,再大的痛苦也由我倆一同承擔,好嗎?嗚嗚…」柳青絲把頭貼靠在我的胸膛,咽聲道。

我感到一道又一道的情淚流過我的心房,輕輕觸動著我敏感的心門。

但我這次沒有推開她,我是一個憐香惜玉、重視感情的人,真的不忍心看到她再次受到傷害,這是其一。

其二,我不想她繼續哭泣下去,然後讓大家都得知我背後的另一面。

說到底,我還是一個容易受情感影響的人,只不過在一般情況下,我不會顯露出來罷了。

我伸手抬起她的俏頷,近距離凝視著她,慘然一笑,道:「不,你不可能理解我心內真正的痛苦。

「不是我不能理解,而是你一直沒有給我機會,現在,時機已然顯現了,就等著你來奪取﹗」柳青絲雙手環著我的脖頸,粉唇微微向前,似乎在誘人將其採摘。

我用食指輕按著她的粉唇,輕聲道:「你給我一些時間去整理心神,明天到了安全之所,我會給你滿意的答覆。」

柳青絲臉上一紅,點點頭,轉身就走,走之前還留下令人心神蕩樣的一句:「嗯,我會等著你,我的陰門永遠為你敞開。」

哇哇,這小妞實在太會勾人心弘了﹗

我頓時有種飄飄然的感覺,整個身軀像是飛起來一樣,爽快神怡。

「不過我還得做個試驗。」我神祕一笑,從褲袋取出一包薄荷味香煙。

我朝望遠方,把煙點燃了,優雅地吐出煙圈。

不知道明天等著我的會是什麼?是未知的新品種喪屍?還是遇上我熟悉的朋友?

不管怎樣,明天我都要把計劃弄好,並確保一切萬全。

這樣,我才有機會去完成我的復仇大計。

在煙霧籠罩的氣氛下,我漸漸迷失了自我,在黑夜之中沉沉睡去。 


清晨,日光初現,灼熱的陽光穿過樹葉間的空隙,透霧而出,一絲一縷地灑滿了整個校園,使整個校園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臉上火辣辣的一片,我輕皺眉頭,睜開雙眼,慵懶地站起來,揉了揉眼珠。

「殤影同學,你醒了?醒了就坐過來商討要事吧。」剛剛醒來,肥崔粗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我聞聲望去,卻見肥崔、張楠、蘇民峰等人圍坐在大桌上,你爭我吵地討論著。

「我知道了,等我一會。」我回道,轉而走到窗邊,望出街外。

街道空無一人,就連四處覓食的喪屍也失去蹤影,冷冷的清風飄然輕過,遺棄在路邊的報章雜誌被吹拂得四飛八散,有的吹到路面,有的飄到樹上,有的飛上天邊,整條街道都散佈著荒涼廢棄之色。

哈哈,這次行通了﹗

我見狀,暗暗竊喜,希望之光在心中油然而生。

「殤影同學,你還愣在那邊幹什麼?快些過來商討對策啦。」肥崔焦躁的聲音把我從竊喜之中拉回現實。

「嗯。」我點點頭,抽回視線,轉而走到肥崔身邊,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一坐下,坐我旁邊的柳青絲,就急不及待地對我道:「殤影哥,我們現在在續說昨天未完的議案。

「哦,那你們現在討論成怎樣了?」我扭首望向肥崔,問道。

「不太順利,還有兩項議案需要達成共識。」肥崔呶了呶嘴,頓了頓,沉聲道:「首先,我們要找

尋安全的藏身之所,在小西灣區,哪裡既安全,又可以長期留守,且能提供大量食糧供我們食用,還有,路程不能太遠,最好是在於學校的視程內,不然我們沒走到一半就被喪屍撲殺了﹗其次,我們如何才能確保安全地抵制目的地,靠武器?靠運氣?靠捷徑?還是靠……」

我漫不經心地聽著肥崔的長遍大論,目光四處遊移。

縱管肥崔的演講沒有多少煽動性,大家都依然聚精會神地聽著,畢竟這是性命悠關的事。

乍然,我見到陳慧欣幽怨地瞪著我,那眼神就像是獨守空房多年的深宮怨婦,使我不禁拉下幾條黑線。

汗,幹麼用這種眼神瞪著我?我又不是做錯了什麼,害得我幾乎以為傳說中的貞子從電視機爬了出來,要找我追魂索命似的。

為了逃避她幽怨的眼神,我扭首望向旁邊的柳青絲。

只見柳青絲輕咬銀牙,臉頰緋紅,活像一顆熟透了的蘋果。

咦…連你也這樣…

我大感奇怪,向下望去,才發覺我的手不知何時放到她粉嫩柔滑的大腿上。

哈哈…我真是…

我心中暗笑,連忙抽離手,對她說了聲:「抱歉。」

柳青絲搖了搖頭,紅著臉低聲道:「不要緊,你又不是故意的。」

這時,陳慧欣怨恨的眼神又強了幾分。

嘿嘿…她如此看著我,不會是因為吃醋了吧?

這樣的念頭在我腦海一閃而逝,隨即啞然失笑,搖了搖頭。

這當然不可能啦,我想她一定是還在記恨昨晚我害死李賢宇一事。

女人心思就如同翻復多變的天氣,變幻莫測—這句話真不是蓋的。

不過,詭計多端的我當然不會就這樣被難倒了,我凝望著她,舔了舔唇邊,內裡意思不言而喻。

果然,陳慧欣臉上一紅,眼裡滿是羞窘之色,再也不敢與我對望。

「夠了﹗你們兩個眉目傳情夠了沒有?生死時刻,你們……」

「行了,不用再說了﹗我知道怎樣做了﹗」我豁然站起來,面朝眾人,自信滿滿道:「第一條問題,安全之所暫時定為我家……」

「等等…為何我們不去小西灣購物商場?那裡環境又大又安全,而且商品繁多,食物更多不勝數。」蘇民峰忍不住提出疑問,打斷了我的話。


「唉,民峰,你聽我把話說完,再作評論,好嗎?」我嘆了口氣,一臉無奈。

「哦,好的,不好意思,嘿嘿…」蘇民峰歉意地對我點了點頭,尷尬地笑了笑。

「那麼我們繼續……」我攤開雙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

「再等等…你記得…」在我準備展開長篇演講時,肥崔又打斷我的話。

縱管我有著極高的忍耐力,在此刻也禁不住感到一絲煩躁。

「幹﹗又怎樣啊?﹗」三番四次地被人打斷重要的言論,我臉色通紅,煩躁不已,忍不住把心底話說了出來。

「喂,年輕人應該尊敬長輩,別出言不慎,要有禮貌…好的好的,別用那種眼光看著我,總之我一句說完,你記緊你提出的建議是可行且絕對有效就行了。」肥崔不忘為我的意見提點一下。

廢話,這個不用你說我也會。

我深吸幾口氣,臉色很快就回復如常,平靜地道:「剛才民峰問我為何不去小西灣商場暫避?因為我曾經說過我們需要集合幸存者的力量去對抗喪屍,因此我需要大家一起到我家裡尋找我的家人,相信這時你們會有個疑問:『為什麼一定要去你的家啊?去其他人的家不行嗎?』我可以回答你們,不行﹗原因是我熟悉你們每一個人的家。青絲住在西灣河,民峰住在太古,而張楠則住在西環。」

「慧欣,你好像也不是住在小西灣,對嗎?」我頓了頓,轉望陳慧欣,問道。

陳慧欣點了點頭。

「肥崔,你呢?你不會是住在小西灣吧?」我轉而望向肥崔。

「我也不是,我住在九龍塘。」肥崔回應道。

「那就行了,既然你們的家都不在小西灣,那麼,除了去我家外,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選擇了﹗

去我家後,其一,可以先聚集幾個幸存者來幫助我們,如果我的家人沒事的話…其二,我的家比這裡更加安全,我家位於高樓,相信喪屍不會懂得乘升降機來找上門吧﹗好,就算牠們由後樓梯過來,我家的鐵閘是以高價打造的,堅硬的程度並不比一般防子彈的鋼門遜色多少,怎樣也能頂上五天、六天,所以大家可以安心在我家暫避。至於安全通往方面…」說到這裡,我停了停,鬆了口氣。

「影哥,我深知你的為人,你這樣說就一定有你的理由,你一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你就說說如何可以保證大家安全吧。」一言不發的張楠突然出聲,幫我建造一個上台階。

嘿…其實剛才我漫不經心地聽著肥崔說話是因為我已然明察秋毫,心裡早已有了決定,只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說出來後他們會難以接受而已。

「呃,其實呢……」我遲疑著,有點難以啟齒。

「我們都是一起逃生的同伴,有話不妨直言。」肥崔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道,以示鼓勵。

「那我照直說好了,在剛才,我發現到街上的喪屍全都失去蹤影,加上太陽剛剛升起,因此我懷疑喪屍會在清晨時侯躲藏或轉移某處,可能是牠們懼怕陽光,可能是牠們被某種生物吸引了注意,也可能還有其他可能。但我估計喪屍『失蹤』的時間並不會持續太久,而且我無法保證是否所有喪屍都躲藏起來了。前往的途中可能有著未知的風險,這樣,你們還願意冒險前往我家嗎?」

我把先前的發現一字不漏地說了出來。

眾人聽後,旨聳然動容,肥崔的表情是若有所思,蘇民峰的表情是驚奇不已,而張楠的表情則是豁然開朗。

蘇民峰先提出疑問:「但喪屍又不是吸血鬼,怎可能會因懼怕陽光而躲藏某處?」

我聳聳肩,不以為意:「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喪屍,我只是舉個猜測罷了。」

「好了,喪屍的行為並不是我們能探討得到的,也不是我們討論的重點。重點是我們到底應否前往殤影同學的家,並如何進一步保證途中的安全。」肥崔不讓我們扯離話題。

「我第一個贊成去影哥的家,我可不想待在這裡坐以待斃,等著死神來收割我們的生命﹗即使途中有著多大的危險,我也願意冒險前進,因為希望就像暗藏磚中的寶石,你用肉眼無法看見它的存存,只有親自用手去摸索,然後把它掘出來,這樣才可以長久地擁有它。大家說我說的對不對?」張楠眼裡閃爍著堅定的神采。縱使他昨晚一副驚弓之鳥狀,然而經過一晚的冷靜思考後,他終於變回那個冷傲不羈的他。

眾人旨點點頭,顯然贊同張楠的意見。唯獨陳慧欣一人搖搖頭,駁斥:「我承認你說的言之有理,可是你如何擔保我們逃亡的過程絕對安全?」

「啊…我…」張楠一時語塞,支支吾吾,答不出話來。

張楠幫了我一把,現在該是我回報他的時侯了。

「你太過執著了,世上沒有議案是絕對成功的。」我冷冷道,思索一會,冷笑道:「你所說的『安全』就在你的桌下,你可以利用它來自保,但老話在先,你不用指望我可以保證你的『絕對安全』﹗你想去尋找它的話,我歡迎你任意去尋找,不過到時你若是被喪屍咬了,別怪我心狠手辣﹗」我心中一片冰冷,我絕不允許有人阻擋我們的生存之道,即使是女性也一樣﹗

眾人面面相覷,陳慧欣忿然變色,美眸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傷感,但也沒說什麼。

張楠淡然置之,摸了摸桌下的椅腳,才恍然大悟:「哦,你是說用我們桌下的椅腳充當武器,這法子不錯,我們可以用它來自保。」

「這的確可行,但是在圖書館裡,我們應去哪裡找工具把椅腳拆開?」肥崔臉上露出讚佩之意,但隨即又提出質疑。

「用腳把它踹開。」我答道,轉而走到空無人坐的桌椅,一腳踹去椅腳。

「通」的一聲,堅硬的椅腳沒有想像中的塌下,只是震了一震,頂端部份有點扭曲。

我忿忿不平,再一再二地踹踢椅腳,然而椅腳還是絲毫無損,反而是我的足踝隱隱作痛。

陳慧欣眼中露出一絲嘲弄之色,嘴角微微揚起,似乎在嘲笑我的無能。

「你笑什麼?」我感到敏感的自尊心被觸動了,冷冷地問她。

「我笑你不自量力,你明明無法踢開椅腳,還要死撐下去﹗」陳慧欣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意。

誰說我不行的﹗﹗我就不相信這次不行﹗﹗

「喝—」

我一聽,心中勃然泛起莫名的怒火,冷喝一聲,集中全身的力量,向桌椅的中央狠狠踢去。

「燈、燈、燈、燈」

果不其然,四枝堅硬的椅腳赫然跌下,失去椅腳支撐的桌椅倒在地上。

我撿起其中一枝椅腳,默然走到另一張座椅,一腳踹去。

「燈、燈、燈、燈」

座椅再次倒下,四枝椅腳應聲跌落。

「嘩—」

圖書館頓時響起一片嘩然,大家都驚訝不已地看著我。

「不用這樣看著我,只要集中全身力量於一處,我相信,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能做到。」我淡淡一笑,毫不為意道。

「嗯,安全問題總算是解決了,現在時間無多,大家快撿起鐵通,然後跟著我出去。」肥崔立時撿起一枝鐵通,走到門前,指示道。

每人都在地上撿起一枝鐵通,蘇民峰指著剩餘的兩枝鐵通,眼裡透出一絲疑惑:「這裡還有兩枝鐵通,怎麼辦?」

肥崔走上前,伸出手,對蘇民峰道:「給我,有多的不好浪費,留下來以作備用。」

「哦。」蘇民峰答允一聲,把兩枝交給了肥崔。

肥崔匆匆走到門前,按著閘門的把手,回首問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準備好了?」

「是—」

眾人走到肥崔的身後,齊聲地發出一把合和之聲。

終於都要開始了﹗

「那我們出發了﹗」肥崔一咬牙,毅然拉開閘門。

外面的世界,喪屍真的消聲匿跡嗎?

殘冷的街道等著我們的是怖然的喪屍?殘暴的殺戮?抑或是未知的驚嚇?

掌控生死的生存之旅就此展開序幕﹗

-------------------------------------------------------
第四章完,待續。

Views: 1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