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庫's Blog – February 2019 Archive (6)

袁昌英·遊新都後的感想(下)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20, 2019 at 10:23pm — No Comments

袁昌英·遊新都後的感想(上)

這股南風的來勢,真不可擋!竟把我吹送到新都去住了幾天。在拜訪親友以及酬酢清談之外,我還捉住了些時間去遊覽新舊名勝。秦淮河畔仍是些清瘦的垂楊與泣柳,在那里相對淒然,仿佛怨訴春風的多事,暗示生命的悲涼。那些黑癟枯蒿的船隻也仍然在那里執行它們存在的使命。臭汙混濁的煤炭水自然也還是孜孜流著。只有人—萬物之靈的人—卻另呈一番新氣象。肩章燦爛的兵將,西服或長衫的先生,旗袍或短裝的 婦女,都在那里生氣勃勃地喜氣洋洋地追撲著小巧伶俐、時而逃避、時而在握的快樂神。他們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龍井的清香、花雕的芳馥、言語的熱烘、野草的青嫩、桃李的芳艷、功名事業的陶醉。那自然!人生是這些事,這些事就是人生!…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18, 2019 at 4:00pm — No Comments

袁昌英·再遊新都的感想(下)

幾何年前譚組安先生仍留人世,而今則已是佔有新都最幽妙的地方的古人了。時間,你的食量可真算不小。自古以來,在你黑暗的口內消滅的生命,究成一個什麼數目字?幸而你的生產力是與食量相等,或許更大一些;不然,這地面不是要漸漸成為整片沙漠嗎?其實,你的食量與生產力都一樣無聊,就是你本身的存在也是大可不必!可是你,你只能在活人面前玩花頭。對於孫、譚二老,我的愛父,以及恒河沙數的古人,你又能施展什麼威風?時間,你不必這般壓迫我,我將有一天也會不感覺你的。…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10, 2019 at 8:27pm — No Comments

袁昌英·再遊新都的感想(上)

六年前一陣薰暖的南風,將我吹送到新都去住了幾天,結果我在《現代評論》發表一篇《遊新都後的感想》。今年暑假又不知一陣什麼風,把我飄送到那兒去住了兩個多月。李仲揆先生說我“趨炎赴勢!”這話果真蘊藏著一點深意。因為我到南京那天,室內寒暑表有的升到百十四度。“趨炎”兩字我當然不能不承認了。至於“赴勢”咧,京都是勢利之地,我沒由無故地跑到那兒去,誰還說不是“赴勢”呢?…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9, 2019 at 6:41pm — No Comments

袁昌英·巴黎的一夜

寓所是在賽因河附近的一條僻靜小街上。…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4, 2019 at 5:07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揚州的夏日

揚州從隋煬帝以來,是詩人文士所稱道的地方;稱道的多了,稱道得久了,一般人便也隨聲附和起來。直到現在,你若向人提起揚州這個名字,他會點頭或搖頭說:好地方!好地方!特別是沒去過揚州而唸過些唐詩的人,在他心里,揚州真像蜃樓海市一般美麗;他若唸過《揚州畫舫錄》一類書,那更了不得了。但在一個久住揚州像我的人,他卻沒有那麼多美麗的幻想,他的憎惡也許掩住了他的愛好;他也許離開了三四年並不去想它。若是想呢,—你說他想什麼?女人;不錯,這似乎也有名,但怕不是現在的女人吧?—他也只會想著揚州的夏日,雖然與女人仍然不無關係的。…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February 1, 2019 at 11:5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