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December 2015 Archive (6)

張曉風·敬畏生命

那是一個夏天的長得不能再長的下午,在印第安那州〔印第安那州:美國的一個州,位於美國東部。〕的一個湖邊。我起先是不經意地坐著看書,忽然發現湖邊有幾棵樹正在飄散一些白色的纖維,大團大團的,像棉花似的,有些飄到草地上,有些飄入湖水裏。我當時沒有十分註意,只當是偶然風起所帶來的。

可是,漸漸地,我發現情況簡直令人吃驚。好幾個小時過去了,那些樹仍舊渾然不覺地,在飄送那些小型的雲朵,倒好像是一座無限的雲庫似的。整個下午,整個晚上,漫天都是那種東西。第二天情形完全一樣,我感到詫異和震撼。

其實,小學的時候就知道有一類種子是靠風力吹動纖維播送的。但也只是知道一道測驗題的答案而已。那幾天真的看到了,滿心所感到的是一種折服〔折服:信服。〕,一種無以名之的敬畏。我幾乎是第一次遇見生命──雖然是植物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31, 2015 at 9: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林中雜想

我躺在樹林子裏看《水滸傳》。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暑假前,我答應學生“帶隊”,所謂帶隊,是指帶“醫療服務隊”到四湖鄉去。起先倒還好,後來就漸漸不怎麽好了。原來隊上出了一位“學術氣氛”極濃的副隊長,他最先要我們讀胡臺麗的《媳婦入門》,這倒罷了,不料他接著又一口氣指定我們讀楊懋春的《鄉村社會學》,吳湘相的《晏陽初傳》,蘇兆堂翻譯的《小龍村》等等。這些書加起來怕不有一尺高,這家夥也太煩人了,這樣下去,我們醫學院的同學都有成為人類學家和社會學家的危險。…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27, 2015 at 7:09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想要道謝的時刻

研究室裏,我正伏案趕一篇稿子,為了搶救桃園山上一棟“仿唐式”木造建築。自己想想也好笑,怎麼到了這個年紀,拖兒帶女過日子,每天柴米油鹽煩心,卻還是一碰到事情就心熱如火呢?

正趕著稿,眼角餘風卻看到玻璃墊上有些小黑點在移動,我想,難道是螞蟻嗎?咦,不止一只哩,我停了筆,凝目去看,奇怪了,又沒有了,等我寫稿,它又來了。我幹脆放下筆,想知道這神出鬼沒的螞蟻究竟是怎麼回事。

終於讓我等到那黑點了,把它看清楚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它們哪裏是螞蟻,簡直天差地遠,它們是鳥哩——不是鳥的實體,是鳥映在玻璃上的倒影。

於是我站起來,到窗口去看天,天空裏有八九只純黑色的鳥在回旋疾飛,因為飛得極高,所以只剩一個小點,但仍然看得出來有分叉式的尾巴,是烏鴉嗎?還是小雨燕?…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21, 2015 at 11:24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人物篇

我在餐廳看書,那一年我大三。

餐廳四周是樹,樹外是曲折的杜鵑雜生的山徑,山徑之上交錯著縱橫的夜星。

餐廳的一頭是間空屋,堆著幾張乒乓球桌,另一頭是廚房,那裏住著一個新來的廚子。

我看完了書,收拾我的東西,忽然發現少了一本《古文觀止》。我不好意思大叫,只好一個一個地去問,大家全說沒有看到,最後有一個女孩不太確定的說:“我看到廚子捧著一本書,在乒乓球桌那裏,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我生著氣去找廚子,正好一眼就看到他拿著那本《古文觀止》,我一言不發地走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17, 2015 at 10:54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我交給你們一個孩子

小男孩走出大門,返身向四樓陽臺上的我招手,說:“再見!”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個早晨是他開始上小學的第二天。

我其實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樣,再陪他一次,但我卻狠下心來,看他自己單獨去了。他有屬於他的一生,是我不能相陪的,母子一場,只能看做一把借來的琴弦,能彈多久,便彈多久,但借來的歲月畢竟是有其歸還期限的。

他歡然地走出長巷,很聽話地既不跑也不跳,一副循規蹈矩的模樣。我一個人怔怔地望著巷子下細細的朝陽而落淚。

想大聲地告訴全城市,今天早晨,我交給你們一個小男孩,他還不知恐懼為何物,我卻是知道的,我開始恐懼自己有沒有交錯?…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13, 2015 at 10:2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從你美麗的流域

推著車子從閘口出來,才發覺行李有多重,不該逞能,應該叫丈夫來接的,一擡頭,熟悉的笑容迎面而來,我一時簡直嚇一跳,覺得自己是呼風喚雨的魔術家,心念一動,幻夢頓然成真。

“不是說,叫你別來接我嗎?”看到人,我又嘴硬了。

“你叫我別來的時候,我心裏已經決定要來了,答應你不來只是為了讓你驚喜嘛!”

我沒說話,兩人一起推著車子走,仿佛舉足處可以踏盡天涯。

“孫越說,他想來接你。”

“接什麽接,七十分鐘的飛機,去演一個講就回來了,要接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December 5, 2015 at 10:0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