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June 2016 Archive (4)

梁宗岱《一切的峰頂》序言

這是我的雜譯外國詩集,而以其中一首的第一行命名1。原因只為那是我最癖 愛的一首罷了,雖然讀者未嘗不可加以多少象徵的涵義。

詩,在一定意義上,是不可譯的。一首好詩是種種精神和物質的景況和遭遇深 切合作的結果。產生一首好詩的條件不僅是外物所給的題材與機緣,內心所起的感 應和努力。山風與海濤,夜氣與晨光,星座與讀物,良友的低談,路人的咳笑,以 及一切至大與至微的動靜和聲息,無不冥冥中啟發那凝神握管的詩人的沈思,指引 和催促他的情緒和意境開到那美滿圓融的微妙的剎那;在那裡詩像一滴凝重、晶瑩、 金色的蜜從筆端墜下來;在那裡飛躍的詩思要求不朽的形體而俯就重濁的文字,重 濁的文字受了心靈的點化而升向飛躍的詩思,在那不可避免的驟然接觸處,迸出了 燦爛的火花和鏗鏹的金聲!所以即最大的詩人也不能成功兩首相同的傑作。

何況翻譯?作者與譯者感受程度的深淺,藝術手腕的強弱。和兩國文字的根深…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21, 2016 at 5:09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散後

花對詩人說:

「我們的花雖有大小,

我們都是各自創造我們的藝術的,

都是一樣美麗的呵。」

在生命的路上,

快樂時的腳跡是輕而浮的,

一剎那便模糊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18, 2016 at 10:24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晚禱之二——呈敏慧

我獨自地站在籬邊。

主呵,在這暮靄的茫昧中。

溫軟的影兒恬靜地來去,

牧羊兒正開始他野薔薇的幽夢。

我獨自地站在這裡,

悔恨而沈思著我狂熱的從前,

癡妄地採擷世界的花朵。

我只含淚地期待著——

祈望有幽微的片紅…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11, 2016 at 9:00am — No Comments

梁宗岱·談詩

一片方塘如鑒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他那得請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詩人是兩重觀察者。他底視線一方面要內傾,一方面又要外向。對內的省察愈 深微,對外的認識也愈透澈。正如風底方向和動靜全靠草木搖動或雲浪起伏才顯露, 心靈底活動也得受形於外物才能啟示和完成自己:最幽玄最縹緲的靈境要借最鮮明 最具體的意象表現出來。

進一步說,二者不獨相成,並且相生:洞觀心體後,萬象自然都展示一副充滿 意義的面孔;對外界的認識愈準確,愈真切,心靈也愈開朗,愈活躍,愈豐富,愈…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3, 2016 at 6:3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