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January 2017 Archive (4)

葉靈鳳·家鄉名稱沿革的小考證

我的家鄉南京,在歷史上是六朝舊都,堆集著一大堆歷代封建王朝的歷史舊渣滓。不說別的,單是這個地方的不同名稱,就多得使你弄不清,要整理考訂一下也不是易事。《金陵建置沿革表》的編著者傅春官,在他這本書的自序裡說:

金陵之邑,帝王之州,古稱重鎮,八姓所都。東晉以還,復多僑置,欲考名實,最易混淆。

最近有機會又重讀了幾種關於家鄉的志書,在名稱的沿革方面,讀到了不少很有趣的新資料。

首先,我們的家鄉今日通稱南京。這個名字實在是很新的,在明朝才開始用,明以前是不通用的。明以前的南京,通稱金陵。…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anuary 31, 2017 at 8:51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蠔和蠔田

近來報紙上時常有男變女,女變男的新聞,認為是現代的奇跡。其實,在生物界裡,男變女,女變男,或是亦男亦女,實在是家常便飯。就拿廣東人最愛吃蠔來說,這小生物在一年之中,就要從雌變成雄,然後又從雄變雌好幾次。

蠔是有世界聲譽的美食。對於生蠔的嗜好,歐洲人比我們中國人更甚,歐洲的法國和英國都是以產蛇著名的,甚至古羅馬人就已經懂得吃生蠔,視為珍味之一。在羅馬帝國末年,荒淫的富豪們的奢侈宴會,每年就不知要消耗多少由奴隸們向大西洋沿海用冰車運來的生蠔。

廣東人對於生蠔,除了冬天打邊爐和酥炸生吃以外,還懂得生曬製成蠔豉,又能夠提取蠔汁的精華,製成著名的蠔油。…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anuary 21, 2017 at 9:36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山豬和箭豬

野豬,俗名山豬,香港的山上沒有,可是新界則很多,這因為南中國一帶的野豬本來是很多的。它們是一種極兇猛可怕的動物,嘴上有一對獠牙伸出唇外,下面的一對有時向上反挑,這是用來挖掘泥土和植物根株的。山豬的衝擊力很大,咬人也極厲害。給它咬了一口,或是被它的獠牙戳了一下,往往能夠致命。因此不僅獵人怕它,就是獵狗也怕它。據說山豬的嗅覺極靈敏,視覺也極敏銳,奔跑迅速。它又有一見火光和響聲便立刻衝刺過來的習慣,因此,老於打獵的人時常告誡同伴,見了山豬萬不能從正面開槍,否則被它依著火光衝過來;萬一逃避不及,那就要吃大虧了。

一隻普通的大山豬,可以重至三百磅以上。新界的大帽山、馬鞍山、西貢、沙頭角、大埔一帶的山林中,都有它們的蹤跡。它們是晝伏夜出的。一到黑夜,時常成群結隊的出現,能夠一夜之間將整塊田地毀爛,因此,對於農作物的害處很大。可是因了生性兇猛,便不像黃麂那麼容易對付。…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anuary 19, 2017 at 9:30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從鱷魚談到爬蟲類

香港中環有一座著名的茶廳被稱為「鱷魚潭」,可是我們所見到的只是兩腳鱷魚,很少有機會見過一條真的四腳鱷魚的。這並非由於韓文公的力量,靠了他的一篇大文將鱷魚從潮州一直驅逐到南洋去了,而是因為香港一帶的海濱近年根本沒有鱷魚。據本地人的解釋,鱷魚與鯊魚是勢不兩立的,香港海外不時有鯊魚出現,因此鱷魚都避到別處去了。只有在一九一二年,香港曾偶然發現過一條鱷魚,此後便一直不曾再有過了。但在生物史上,廣東三角洲一帶在過去是有鱷魚棲息過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anuary 17, 2017 at 9:5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