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 April 2016 Archive (5)

張曉風《三弦》(7)遇見

一個久晦後的五月清晨,四歲的小女兒忽然尖叫起來。

“媽媽!媽媽!快點來呀!”

我從床上跳起,直奔她的臥室。她已坐起身來,一語不發地望著我,臉上浮起一層神秘詭異的笑容。

“什麼事?”

她不說話。

“到底是什麼事?”

她用一雙肥勻的有著小肉窩的小手,指著窗外。而窗外什麼也沒有,除了另一座公寓的灰壁。

“到底什麼事?”…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29, 2016 at 3:4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6)柳

所有的樹都是用“點”畫成的,只有柳,是用“線”畫成的。

別的樹總有花、或者果實,只有柳,茫然地散出些沒有用處的白絮。

別的樹是密碼緊排的電文,只有柳,是疏落的結繩記事。

別的樹適於插花或裝飾,只有柳,適於霸陵的折柳送別。

柳差不多已經落伍了,柳差不多已經老朽了,柳什麼實用價值都沒有——除了美。柳樹不是匠人的樹,它是詩人的樹,情人的樹。柳是愈來愈少了,我每次看到一棵柳都會神經緊張地屏息凝視——我怕我有一天會忘記柳。我怕我有一天讀到白居易的“何處未春先有思,柳條無力魏王堤”,或是韋莊的“晴煙漠漠柳毿毿”竟必須去翻字典。…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2, 2016 at 10:5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5)見

一個久晦後的五月清晨,四歲的小女兒忽然尖叫起來。

“媽媽!媽媽!快點來呀!”

我從床上跳起,直奔她的臥室。她已坐起身來,一語不發地望著我,臉上浮起一層神秘詭異的笑容。

“什麼事?”

她不說話。

“到底是什麼事?”

她用一雙肥勻的有著小肉窩的小手,指著窗外。而窗外什麼也沒有,除了另一座公寓的灰壁。

“到底什麼事?”…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9, 2016 at 12:34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4)時間

一鍋米飯,放到第二天,水氣就會幹了一些。放到第三天,味道恐怕就有問題。第四天,我們幾乎可以發現,它已經變壞了。再放下去,眼看就要發黴了。

是什麼原因,使那鍋米飯變餿變壞?是時間。

可是,在浙江紹興,年輕的父母生下女兒,他們就在地窖裏,埋下一壇壇米做的酒。十七八年以後,女兒長大了,這些酒就成為嫁女兒婚禮上的佳釀。它有一個美麗而惹人遐思的名字,叫女兒紅。

是什麼使那些平凡的米,變成芬芳甘醇的酒?也是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7, 2016 at 7:04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3)比講理更多

這世上有人不跟我們講道理。我們賺的錢,他們來偷;我們跟他簽契約,他們不遵守;我們對他好,他卻忘恩負義。這種人,我們叫他們“壞人”。

好在這世上大部分的人肯和我們講道理,或者接近講道理。我們買了車票,便可以上車;我們向對方點頭,多半能收回微笑,或者咧嘴;我們付出半斤豬肉的價錢,多半可以買到七兩的豬肉回來。這種人。我們叫他們“普通的人”。

但是,這世界上,卻有一些人,比肯講理的人對我們更好的人。這種人無以名之,勉強說,他們是“有恩於我們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4, 2016 at 11:54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