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City: Ureka by Yaroslav Belousov

陳楨的詩《愛戀中的女子》

妳是愛戀中的女子
一切都富足,高度長度深度廣度
對妳都只有一個意義;雲端或土地
隨時都可以起舞可以譜曲
好幾回從峽谷翻個身
剛好就落在冰峰的一匹雪豹上
騎着牠奔向看賞日昇日落的
海灘,十二顆太陽
同時昇同時落,同在一個方向
溫度光度濕度速度,恰恰調到
我對妳縱容的程度

(13.8.2008)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15, 2021 at 4:05pm


莫迪亞諾《有那麽幾秒鐘》

我摸索著,找到了門,然後找到定時樓梯燈的開關。我又盡量輕手輕腳地把門關上。當我剛推開帶有小格玻璃的另一扇門,好由它穿過樓房入口處的時候,我剛才從房間的窗口向外了望時所悟到的感覺又出現了。入口處天花板上的球形燈,放出白色的光。漸漸地我適應了這種過份強烈的光線。我佇立在那里,觀察著灰色的墻壁和門上閃光的玻璃小格子。


這時,我突然產生了一種感覺,就如同夢醒以後想竭力抓住一些轉瞬即逝的片斷,以回憶起整個夢境似的。我推開了康巴塞雷斯街這幢樓房的大門,看見自己在黑暗的巴黎行走。突然,我眼花了,有那麽幾秒鐘的時間,什麽也看不見因為人口處的白光同外面的黑暗對比太強烈了。
(暗店街,第15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12, 2021 at 6:37pm


莫迪亞諾《彈子臺》

在下面的樓梯上,我果真看到一個彈子臺。他用手電照了照,可以看到一隻白色的球還留在彈子臺的中央。就好像這一盤因故暫停,隨時要接著打下去似的;就好像嘉·奧爾羅夫,或者我,或者弗雷迪,或者陪著我到這里來的那位神秘的法國姑娘,或者博布,正在彎著腰準備瞄準呢。(暗店街,第11章)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