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hoto Appreciation: Elizabeth by Vladimir Rudkovskii)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911

Albums: For Your Eyes Only
Favorite of 1 person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1, 2022 at 11:28pm

陳明發〈欺〉

以為傷感寄託詩最安心

像是在陰暗的陋巷抹眼角


燈下翻讀時才明了


每顆聲韻每個字


都是詩撞見我言過其實的


竊笑

(1.5.2022)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8, 2022 at 3:09pm

陳明發詩想《聯想》

對月夜蕩舟的一次聯想,只想到啥都別想了。很多借諭,都是事後的呼召。妳的微笑與我在划槳的雙腕,當時確有某種內在同拍的韻律,但我沒去找適當的形容。所有的記錄,都是後來造句時浮上來的。縱一葦淩萬頃,泉雖靜瀑卻飛,回想起來,很多都是記憶的拼寫錯誤,或是想像的精力過剩。說完,當時情景與當下情懷之間,還是交由記憶與詮釋去協議吧。還好當時和妳玩得真的很開心。任何歲月瘢痕後來的再造或抹拭,都無法抵消這點。
(8.4.2022)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December 15, 2021 at 1:59pm

陳明發《話語》
習性一直不放過寫詩的男子
幾個凝固的修辭
青春翩雪倦成了砂石
颳得人睜不開眼
扁平的迴蕩盡是
淺淺,淺淺的浮沫
碎影戲謔:豐饒?多元?
遠遠,遠遠不是這模樣

(15.12.2021/ Photo Credit:Falling: Emerge - Clara Lieu)


覆詩友:風花雪月是自然現象,在「詩抒情」的傳統下,海內外中華民族何其有幸,都繼承了說不完的不朽遺産。詩還有一個「言誌」的傳統,揭示喜怒哀樂的人文現象,我們也無限感激,生活稍有不開心,蘇東波、陶淵明諸子便出來陪我們;激烈一點、悲憤一點的,還有屈原。來到後現代社會,我們碰上了更復雜的人文現象,大有我們去面對與挖掘之處。四海華族共勉之。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November 27, 2021 at 6:29pm


陳明發《意識岔口》


在意識的岔口,千鈞一髮之間有個雷霆萬鈞的抉擇機會。一般上,有兩股自然衝力可能引起我們的注意,一叫蠻荒,一叫文明。意識拐進前者是一條秘徑;轉入後者則是另一道風景。文明取徑通常佔上鋒,這是人們自幼接受理性啟蒙的勝利。所以即便是文學/藝術論述也常常鬧得像寫機械組裝手冊。這與其說是文化的演進結果,毋寧說是教育發揮了其威權。這也就是為什麼書寫經驗越豐富者,越容易受本身美其名叫“造詣”的知識结構勒緊。任何事物到了他/她手裏,唯有一種經營方式。為了十拿九穩,不符一貫作業者,只好捨棄。這有點像有的餐館,不論是任何海產,一概丟進咖喱去滾就是了,吃來都是那蓋過一切的辣味。即使擺得滿桌子都是海鮮,舉筷那一道似乎都無所謂,反正都是那個味。


意識岔口是我在夢醒瞬間所察覺到的其中一種現像;讓我在面對某個夢象時,能更準確把握個人的流狀意念,牽引關注力流向未知的蠻荒。在有機會更深入潛意識的關鍵時刻,保護它不被日常秩序所阻擾。這樣,或可能與列祖列宗的集體潛意識會晤,而不是老坐在課堂裏有條有理地接受循循善誘。


新生命蔓延在蠻荒裏;包括詩的新生命。
(26.11.2021 / Photo Credit:Dear Nature 1/2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2, 2021 at 10:54am


陳明發的詩《磚》

詩人日常幹的是动手的活

搬運詞磚,搭建理想國

繭如城墻守護着指掌

川流不息,一張網

過濾不規則的形狀


一雙腿無需走出城外

雙眼看每一塊磚每一面壁

還有高掛成裝置的雙翼

都閃熠如玉



天地俱足。閣樓上的星斗


位置、光亮與明滅

已訓練有素


(22.5.2021 / 愛墾網制圖)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3, 2021 at 7:24pm

陳明發的詩 1981《心事》

河邊一棵樹,夢見

自己的枝葉


叫魚給噬光


河中一尾魚,夢見

自己的前途


叫樹的倒影給限制



他們夢醒後


開始心事重重起來


(27.12.1981 刊於《南洋文藝》/ 筆名舒靈 / 愛墾網制圖)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21, 2021 at 11:37pm

陳明發的詩《感覺》

說感覺,發現了


每個人都很孤獨


我不知道你的,你不知道我的


感覺,我們是


河邊的小石頭,一顆一顆


一場大雨就將我們


卷入不可抗拒的流離


而我不告訴你我的,你不告訴我你的


(23.7.1979)

                                                                      (Anastasia Lisitsyna — Brigitte Studio)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1, 2021 at 6:59pm


陳明發的詩《病》

文字與病糾纏,

幾回鼻水淚两行。


一陣乾咳聲聲慢,


竟是宋詞元曲唐時雨。


每一顆冷顫,


都叫詩。


(陳明發,21.3.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8, 2021 at 12:24am


陳明發《書店》


走進書局。

許多人熱衷算命,一年已經過了了快半年,還在查看今年的運數如何如何;五十歲了,還在翻《怎樣在三十歲錢前賺個千萬》,不知道是不是為下輩子做準備。

除了這些“指點迷津”的暢銷書,人們還是喜歡故事;沒有劇情,人們很難想像什麼是激情或悸情。

因此,小說在書局里還是占據明顯的位置。

那些吸引人們站在書架前,閱讀三兩個小時不覺得累的小說家,究竟屬于什麼種類的人類呢?


在剛3月15日出版的《村上春樹雜文集》(臺北時報文化,藍小說系列956)中,作者說:


“小說家,是以多觀察,但只稍微下判斷為業的人。” (16頁)

“為什麼小說家必須多觀察?因為不多做正確觀察,就無法做很多正確的描寫--例如透過觀察奄美的黑兔,想描寫保齡球。那麼為什麼只稍微下判斷呢?因為最終下判斷的經常是讀者,不是作者。小說家的任務,是把該下的判斷以更有魅力的形式稍稍(或以暴力也行)交給讀者。

”我想您可能知道,小說家(覺得麻煩,或單純只為自我表現)不把那權利讓給讀者,卻自己對各種事物開始下判斷時,小說首先就會變無聊。失去深度,語言喪失自然的光輝,故事變得不能靈活展開。“(17頁)

(收藏于《陳楨: 札記2001》專頁)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7, 2021 at 3:03pm

陳明發2020第一首詩《開場白》

為遷就篇幅而拆散的腳註

叫光陰,瑣瑣碎碎的話語


不穿過針孔織不成一株一株樹


長不成市價較好的花和果


這樣的開場白若嫌不含蓄


耐心地等吧,等到夜深人靜時


月光會在天地間自在的裸泳


看膚色看遊姿看天韻地貌


是雕塑是合奏是對吟各自欣賞


再猜測再計算再臆想天就亮了


(1.1.2020)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