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頓(Aten)在埃及神話裏,是太陽神的一種,是宇宙的創造者。埃及法老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埃及宗教中引入了阿頓神,並藉此開展一場崇拜唯一阿頓神的一神教宗教改革。但是這場改革過於激烈,不符合民情,以失敗告終。與其他埃及神祇不同,阿頓沒有人形,而是太陽。阿頓有時被視為拉神的另一種型態。

(Photo:Pharaoh Akhenaten and his family adoring the Aten, second from the left is Meritaten who was the daughter of Akhenaten. Source: Wikipedia)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yesterday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第一章·去國行

(續上)“風只管吼叫,浪只管打來,

我不怕驚風險浪,

可是,公子呵,您不必奇怪

我為何這樣悲傷。

只因我這次拜別了老父,

又和我慈母分離,

離開了他們,我無親無故,

只有您——還有上帝。

 

“父親祝福我平安吉利,

沒怎麽怨天尤人;

母親少不了唉聲嘆氣,

巴望我回轉家門。”

“得了,得了,我的小夥子!

難怪你哭個沒完;

若像你那樣天真幼稚,

我也會熱淚不乾。

 

“過來,過來,我的好伴當!

你怎麽蒼白失色?

你是怕法國敵寇兇狂,

還是怕暴風兇惡?”

“公子,您當我貪生怕死?

我不是那種膿包,

是因為掛念家中的妻子,

才這樣蒼白枯槁。

 

“就在那湖邊,離府上不遠,

住著我妻兒一家,

孩子要他爹,聲聲哭喊,

叫我妻怎生回話?”

“得了,得了,我的好夥伴!

誰不知你的悲傷,

我的心性卻輕浮冷淡,

一笑就去國離鄉。”

 

誰會相信妻子或情婦

虛情假意的傷感?

兩眼方才還滂沱如注,

又嫣然笑對新歡。

我不為眼前的危難而憂傷,

也不為舊情悲悼;

傷心的倒是:世上沒一樣

值得我珠淚輕拋。

 

如今我一身孤孤單單,

在茫茫大海飄流;

沒有任何人為我嗟嘆,

我何必為別人憂愁?

我走後哀吠不休的愛犬

又有了新的主子;

過不了多久,我若敢近前,

會把我咬個半死。

 

船兒呵,全靠你,疾駛如飛,

橫跨那滔滔海浪;

任憑你送我到天南地北,

只莫回我的故鄉。

我向你歡呼,蒼茫的碧海!

當陸地來到眼前,

我就歡呼那石窟、荒埃!

我的故鄉呵,再見!


楊德豫譯


①當時,英國同席卷歐陸的拿破侖法國正處於交戰狀態。恰爾德·哈羅德的航船從英國駛往葡萄牙;要經過法國海岸附近。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November 25, 2021 at 1:11pm

拜倫《贈伊涅茲》

1

切莫對著我愁容笑微微,

哎!我不能以笑容相迎;

但願上帝保佑你永不掉淚,

或者永不突然哭泣傷心。

 

2

 

你不是想明了,是什麽苦惱,

在把我的歡樂與青春腐蝕?

但不知你可願意知道,

這苦痛連你也難幫我療治?

 

3

 

既不是愛,也不是恨,

更非卑微的野心難實現;

使我對自己的現狀感到可憎,

並且拋棄我往昔之所戀:

 

4

 

而是從耳聞、目睹和經歷

產生了厭倦的心情:

美人再不能使我感到欣喜;

你的眸子也不能使我出神。

 

5

 

像傳說中希伯來漂泊者的憂郁,

那是注定的命運,無法脫離,

他不願窺探黑暗的地獄,

又不能希望在死以前得到安息。

 

6

 

往哪兒逃,能擺脫身內的不幸,

即使漂流到越來越遙遠的地方,

不論逃到哪里,它還是纏身,

這毒害著生命的惡魔似的思想。

 

7

 

然而人們還在虛假的歡樂里沈湎,

我所厭絕的他們都感到夠味;

呵!願他們在好夢里多留幾天,

總不要像我般蘇醒夢回!

 

8

 

命運要我去流浪的地方還不少,

去時還帶著多少可嘆的記憶;

但我唯一的慰藉是我知道:

最不幸的遭遇也不足為奇。

 

9

什麽是最不幸?何必問到底,

發慈悲不要再探究竟;

笑吧——不要把帷幕硬拉起,

將男人心底的地獄看分明。

楊熙齡譯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November 14, 2021 at 8:09p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第一章節選

九二

啊!最早相識、最受尊敬的朋友!

我心里雖然再沒有人比你更值得憶念!

雖然在這輩子永無重逢的時候,

但願你別拒絕在夢中和我相見!

然而曙光會悄悄地使我淚痕滿面,

當我從夢中醒來,重感到現實的慘酷;

而幻想卻要常常盤旋在你的墓邊,

知道我脆弱的身軀也回返泥土,

那時候,逝者和傷逝者就一起在地下相處。

楊熙齡譯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30, 2021 at 9:29p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續第二章節選——親人的喪失九


你也在那兒了!你的生命和愛情,

都消逝了,我的愛和生活也陷於絕望;

你的形影在我心頭縈繞,記憶猶新,

教我怎麽能承認你已經真的死亡?

好吧——我們會重逢,我將這樣夢想,

用這個想像來填補我空虛的心底:

只要還留下絲毫記憶,在重逢的時光,

不論我的命運如何,只要你魂魄安謐,

這在我就等於得到莫大的幸福、莫大的慰藉!

 

二三

我們會默默地追念,當夜深人靜,

自己曾經愛過,盡管這愛情已一去不返;

心兒孤獨地傷悼著受了打擊的熱情,

雖然形單影只,仍懷念著過去的侶伴。

少年的愛和歡欣已逝而青春未完,

人誰願意就這此平白地老去呢?哎,

倘使本是水乳交融的靈魂彼此離散,

在死來臨之前,生也沒有多大意味!

誰不願意重做少年呢?呵,快樂又幸福的年歲!

 

二五

坐在山石上冥想,對著山巒與河流;

用緩緩的步子探訪那陰暗的森林,

那里居住著不受人管轄的野獸,

人跡不至,或者是難得有人通行;

攀登那無人知曉、無路可循的山嶺,

那上面有不需要人來飼養的獸類;

徘徊在懸崖和瀑布旁,獨自一人;

這並不孤獨,而是跟嫵媚的自然相會,

她把豐富寶藏攤開在你眼前,讓你細細玩味。

楊熙齡譯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27, 2021 at 10:27p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續第二章節選——親人的喪失九八

等待老年的最大的傷痛是什麽?

是什麽把額上的皺紋烙得最深?

那是看著每個親人從生命冊中抹掉,

像我現在這樣,在世間煢煢獨存。

呵,讓我在“懲罰者”之前低低垂下頭,

為被分開的心,為已毀的希望默哀;

流逝吧,虛妄的歲月!你盡可不再憂愁,

因為時間已帶走了一切我心之所愛,

並且以暮年的災厄腐蝕了我以往的年代。

查良錚譯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22, 2021 at 11:43a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第三章節選
可愛的孩子,你的臉可像你媽媽?

上次相見,你天真的藍眼珠含著笑,

我的家庭和心靈的獨養女兒,艾達!

然後分手了,——可不像這一遭,

那時還有希望。——

猛然間我才驚覺:

周圍已是起伏的海浪,風在唏噓;

我走了;漂泊到哪兒,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那海岸已經在我眼前隱去,

阿爾比溫是再也不能使我歡欣,或者使我憂郁。

 

又到了海上!又一次以海為家!

我歡迎你,歡迎你,吼叫的波浪!

我身下的洶湧的海潮像識主的駿馬;

快把我送走,不論送往什麽地方,

雖然那緊張的桅桿要像蘆葦般搖晃,

雖然破裂的帆篷會在大風中亂飄,

然而我還是不得不流浪去他鄉,

因為我像從岩石上掉下的一棵草,

將在海洋上漂泊,不管風暴多兇,浪頭多麽高。

 

在青春的黃金時代,我曾歌詠一人,

那反抗自己抑郁心靈的漂泊的叛逆;

現在來重提過去說開頭的事情,

像疾風推浮雲前進,讓我把它說到底。

從這故事,我發現往昔思想的痕跡,

還有乾了的眼淚,它們逐漸地湮滅,

但留下一條荒涼的小徑;就從這里,

以沈重的腳步,踏著生命的沙土,歲月

逝去了;這生命的最後的沙土,沒有一花一葉。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20, 2021 at 10:16a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續)

第二章(節選)親人的喪失

也許因年輕時歡樂和苦痛的激情,

我的心、我的琴都折斷了一根弦,

它們都會發出刺耳的嘈雜聲音,

現在重彈舊調,怕也難以改善;

雖然我的曲調是沈悶的,抑郁不歡,

然而為著這歌兒能夠幫助我脫離

自私的悲歡夢境——那是多麽可厭,

而使我陶醉於忘掉一切的境界里,

它至少對於我(也只對我)不算是無益的主題。

 

誰要是憑著經歷而不是靠年歲,

熟知這悲慘世界,看透了人生,

那麽他就會把一切看得無所謂;

塵世上的榮譽、野心、悲哀、鬥爭、愛情,

都再也不能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

留下無聲而劇烈的痛苦,在他心坎上;

他知道何以思想要到寂寞的洞穴里退隱,

而那洞穴里,卻充滿著活潑的幻想,

在擁擠的腦海里還留著陳舊而完好的形象。

 

 

為了創造並在創造中活得更活潑,

我們把種種幻想變成具體的形象,

同時照著我們幻想的生活而生活,

簡而言之,就像我如今寫著詩行。

我是什麽?空空如也。你卻不一樣,

我思想之魂!我和你一起漂泊各地,

雖然不可見,卻總凝視著萬象,

我已經和你變成了渾然的一體,

你總是在我身邊,即使在我情感枯竭之際。

 

 

但是我不應該想得這麽熱狂、雜亂,

我已經想得太陰郁,而且也太多,

我的頭腦在動蕩中沸騰,過分疲倦,

變成一團狂熱和火焰急轉著的漩渦。

從青年時代起,我的心就不受束縛,

所以我的生命之泉已經受了毒害。

已經太遲了!然而我已非故我,

雖然時間治不好的痛苦,我仍能忍耐;

雖然依舊吃得下苦果,而不責怪命運,自怨自艾。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17, 2021 at 4:16pm

一二

可是不久他就醒悟,知道他自己

最不適合與人們為伍,在人群中廝混;

他同人們格格不入,志趣迥異;

豈肯隨聲附和,雖然他的靈魂,

在年青時,曾被自己的思想所戰勝;

他特立獨行,怎肯把心的主權

割讓給心靈所反對的那些庸人;

在孤獨中感到驕傲,因為即使孤單,

人在離群索居時,別有一種生活,會被發現。

 

一三

起伏的山巒都像是他知心的朋友,

波濤翻騰著的大海是他的家鄉;

他有力量而且也有熱情去浪遊,

只要那里有蔚藍的天和明媚風光;

沙漠、森林、洞窟以及海上的白浪,

這些都是他的伴侶,都使他留戀;

它們有著共通的語言,明白流暢,

勝過他本國的典籍——他常拋開一邊,

而寧肯閱讀陽光寫在湖面上的造化的詩篇。

 

三三

宛如一塊裂成許多碎塊的破鏡,

變成許多小小的鏡子,一面一面;

越是破碎,就會映出越多的人影。

會把一個人的影子化作幾千;

而那忘不掉往事的心何獨不然,

破碎地活著;它冰冷、憔悴而孤獨,

在慢慢長夜里悲痛得不能成眠,

軀殼不死,它的愁苦總難以消除,

哪種苦痛深藏不露,因為是言語無法傾訴。

 

四七

它們矗立著,仿佛是孤高的心靈,

雖然憔悴,但是又決不像庸眾折腰,

里面空無一人,唯有風從縫隙吹進;

只能跟浮雲暗暗地交談,這些古堡;

曾經有一天,它們是年青而驕傲,

下方進行著戰爭,旗幟飄揚在上空;

但如今那些戰鬥的,早已魄散魂銷,

那些飄揚的,連灰燼也無影無蹤,

留下荒涼的城垛,也永不會再遭炮火進攻。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8, 2021 at 10:33pm

七五

山峰、湖泊以及藍天難道不屬於我

和我的靈魂,如同我是它們的一部分?

我對它們的眷愛,在我深深的心窩,

是否真誠純潔?叫我怎能不看輕

其他一切,假使同山水和蒼穹比並?

我又怎能不低擋那惱人的濁浪,

而拋棄這些感情,學那些庸碌之人,

換上一副麻木而世俗的冰冷心腸?

庸人的眼只注視泥坑,他們的思想怎敢發光。

 

八九

 

天地寂然,雖則並沒有沈沈酣睡,

但忘了呼吸,像人在感觸最深時一般;

靜靜地,正如人思索得如癡如醉:

天地寂然,從高遠的星空燦爛,

到平靜安寧的湖水和環抱的群山,

一切的一切集中於一個實在的生命,

無論是一線光、一陣風、一張葉瓣,

都不遺失,而成了存在的一部分,

各各感到了萬物的創造者和衛護者的真純。

 

九○

 

於是深深激起宇宙無窮的感慨,

尤其在孤寂中——其實是最不寂寥;

這種感觸是真理,它通過我們的存在,

又滲透而擺脫了自我;它是一種音調,

稱為音樂的靈魂和源泉,使人明了

永恒的諧和;好像西塞里亞的腰帶,

它復有著一種魔力,能夠產生奇效,

一切東西縛上了它,就美得勾人喜愛,

它使得死之魔影也再不能對我們有所損害。

 

一一三

 

我沒有愛過這人世,人世也不愛我;

它的臭惡氣息,我從來也不贊美;

沒有強露歡顏去奉承,不隨聲附和,

也未曾向它偶像崇拜的教條下跪,

因此世人無法把我當作同類;

我側身其中,卻不是他們中的一人;

要是沒有屈辱自己,心靈沾上汙穢,

那麽我也許至今還在人海中浮沈,

在並非他們的、而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屍衣下棲身。

楊熙齡譯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September 27, 2021 at 2:19pm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第三章(節選)

龍岩

龍岩雄踞,古堡峙立,

怒視著萊茵曲折的洪流;

河水的胸懷茫茫漲溢,

兩岸的葡萄密密稠稠;

山巒遍被著林木花卉,

田疇許諾著豐年旨酒;

稀疏的城邑遠近點綴,

白墻掩映,景色清幽;

迷人的勝境會加倍歡愉,

只消你呵,來與我相聚!

 

深藍眼珠的鄉下姑娘,

笑盈盈,在這樂園裏漫步,

贈給我鮮花,嬌蕾初放;

諸侯的樓塔淩空高矗,

綠陰裏隱現灰暗的墻垣,

陡峭的峻巖顰眉怒目;

殘破的拱門傲態儼然,

俯瞰著葡萄成陰的幽谷;

萊茵河兩岸應有盡有,——

只欠你與我攜手同遊!

 

這一束百合,我投寄給你,

只怕還不曾到達你手,

它們就已經萎謝無遺,

但願你不致拒絕收受,

對它們,我曾百般珍惜:

想它們終會到你眼前,

指引你神魂前來此地;

你一見它們憔悴的芳顏,

便知是采啟萊茵河濱,

是我的心靈敬獻的禮品!

 

大河奔騰,浪花飛濺,

使大地陶醉,把人心吸引;

它千曲百折,次第展現

周遭的萬變常新的奇景。

若能在此地終身棲隱,

最高傲的心胸也怡然知足;

與造化、與我如此親近,

除去此間,再沒有別處。

你那雙明眸若與我相隨,

萊茵河兩岸更令人心醉!


楊德豫譯

龍岩是一座高峰,在科隆(今屬西德)附近的萊茵河濱,有古堡峙立其上。哈洛德巡遊到此,流連勝景,懷念在英國的姊姊而賦此詩。原詩無題,牛津大學出版的《拜倫詩選》以《龍岩》為題,今從之。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