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之十

 

白蜜蜂,在我陶醉於蜜中的心靈嗡嗡,

你在煙霧糾縵之中盤旋飛翔。

 

我是沒有希望的人,沒有回音的話,

喪失了一切,又擁有一切。

 

最後的錨鏈,我最後的慕戀為你吱嘎作響。

在我荒涼的土地上,你是最後的玫瑰。

 

啊沈默的你!

 

閉上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鼓翼。

啊你的身體,受驚的塑像,一絲不掛。

 

你深邃的眼睛,夜在其中打谷。

花朵的冰涼手臂與滿膝的玫瑰。

 

啊沈默的你!

 

這是你所不在的孤獨。

落雨。海風追逐著迷途的海鷗。

 

流水赤腳走過濕透的街道。

樹葉象是病了,在樹上抱怨。

 

白蜜蜂,即使你走了,還在我心中嗡嗡。

你在時光中再生,苗條又沈默。

 

啊沈默的你!

 

程步奎 譯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ly 1, 2021 at 4:39pm


李佩甫·記憶咀嚼,思想唾液粘起來

日子很碎,不是麼?

一天一天的,人在日子里碎著。想一想,來處是那樣偶然,而去處呢,早早晚晚的,又是那樣的一致,來既無蹤,走也走得無影。剩下的,只是一些片片段段的過程。縱是主些過程,也是經過了記憶修飾的,是每個人心中的東西。說起來,不也很空?

幸好有了文字。人類的物質生命是由後代來延續的,人類的精神生命卻是由文字來延續的。文字是人類精神生命的記錄,語言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先導。於是一代一代的後人們才有了借鑒的憑據,活的依托。


在過程里,人成了一片一片的點,那就是生命的亮點。正是這些亮點把時間分解了,時間成了一個一個的瞬間、一片一片的記憶,成了活鮮的有血有肉的人生,成了一種有質有量的東西。是文字稱出了人生的重量。

文字造成了時間的分解,文字也造成了生命的永恒。分解後的時間,不再是人類共有的概念,而變成了億萬人不同的立體時空。在這樣的時空里,人成了時間的切片,成了一個個活的標本。這里有千千萬萬個各不相同的春夏秋冬,有千千萬萬個各不相同的分分秒秒,有千各萬萬個各不相同的凝固了的瞬間……


這麼說,在肢解過的時間里,世間已沒有了絕對的真實。所謂的真實已是被人的視角篡改過、被人的記憶吞噬過的,那是一些被人們的記憶咀嚼後又被人的思想唾液粘起來的東西:可以說是亦真亦幻哪。

文學就是一個亦真亦幻的世界。也可以說,文學是從這個世界里發出的聲音。是來自靈魂的聲音。(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序)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8, 2021 at 8:19pm


海因里希·伯爾:不信一個人死了就是死了

當然有時會有幾個瘋子, 他們不信一個人死了就是死了; 他們翻墻頭進來, 夜間到墓前痛哭流涕, 呼天搶地, 祈求等待——不過我在五十年中這種情況只遇見過兩三次——這時我自然悄悄走開。再就是, 每十年左右, 一對無所畏懼、毫無偏見的情侶也許會出現, 他們明白, 世上很難找到這樣一個僻靜的去處——遇到這種情況, 我當然也悄悄走開。我現在當然已不清楚在陵園外圍地區發生的事情了——可我告訴您, 這里冬天下雪時也很美, 夜里我穿得暖暖和和的, 腳上穿著氈靴, 抽著煙斗, 出去溜達——萬籟俱寂, 他們全都十分安靜, 十分安靜。(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52】)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31, 2021 at 11:42am


托妮·莫里森:對待醜陋的方式

他們對待醜陋的方式各不相同。布里德洛太太看待自己的醜陋就像眼緣看待道具:為了凸顯性格,為了強調她時常想像的那個屬於自己的角色殉道者。薩米把自己的醜陋當作讓別人痛苦的屋子。他據此調整行為,選擇夥伴:那些為之著迷,甚至為之震懾的人。還有佩科拉。她躲藏在自己的醜陋後面。隱蔽,遮掩,銷聲匿跡,偶爾偷偷想歪張望幾眼,結果也只是更加迫不及待地回到面具之後。 (托妮·莫里森 Toni Morrison,1931-2019,199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最藍的眼睛》)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24, 2021 at 11:40am


石黑一雄·恍如隔世

他揮揮手臂,一開始我還以為他是在和我們打招呼,後來才發現他要找服務生。他看起來變老了,也變胖些,但還是不難認出他。雖然擺在薩克斯風上的兩隻手沒辦法抽開為他指清楚,我推了推坐在隔壁的手風琴手法比恩,朝那年輕男人點點頭。把樂團團員看了一圈,我才恍然驚覺,認識提伯的那個夏天以後,我們原本的陣容已只剩下我和法比恩兩個人。

唔,這一切都是七年前的事了,卻仍悸動猶存。像這樣每天團練,你會把樂團當成自己的家,其他團員也像自己的親兄弟。要是偶然有人離開,你也希望相信他會繼續保持聯系,從威尼斯或倫敦或什麽地方寄張明信片回來,或是一張他現在樂團的拍立得照片──就像寫信回故鄉那樣。因此,一旦有些事讓你不得不正視世事變化之速,那種時刻總是不愉快的。今日的知心之交,明天卻變成飄零的陌生人,四散在歐洲各地,各自在你永遠不會造訪的廣場或咖啡店演奏著《教父》主題曲,又或者〈秋天的葉子〉(Autumn Leaves )(石黑一雄《大提琴》)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