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愛情的十四行詩選之四十五

不要遠離,哪怕只有一天,因為——

因為我不知怎樣說:一天也長

而我將等待你,就像在空曠的車站

此時火車停在別的某處,熟睡。

 

不要離開我,哪怕只有一小時,因為

那樣痛苦的淚珠就會一齊迸發,

徘徊著想回家的煙霧就會漂

向我,窒息我失落的心。

 

噢,也許你的剪影永遠不會在海灘上消融;

也許你的眼瞼永遠不會眨動到空蕩蕩的遠方。

不要離開我一秒鐘,我最親愛的,

 

因為那一瞬你將已走得太遠

我將滿世界迷惘地遊走,追尋,

你會回來,或在這兒拋棄我去死嗎?

 

(陳子弘譯)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9, 2021 at 10:35am


奧威爾:最殘酷的,是無法使自己失去意識

每次總有五六個穿黑制服的人同時向他撲來。有時是拳頭,有時是橡皮棍,有時是鐵條,有時是皮靴。他常常在地上打滾,像畜生一樣不講羞恥,蜷縮著身子閃來閃去,想躲開拳打腳賜,但是這是一點也沒有希望的,只會招來更多的腳踢,踢在他的肋骨上,肚子上,手肘上,腰上,腿上,下腹上,睪丸上,脊梁骨上。這樣沒完沒了的拳打腳踢有時持續到使他覺得最殘酷的、可惡的、不可原諒的事情,不是那些警衛繼續打他,而是他竟無法使自己失去意識昏過去。有時候他神經緊張得還沒有開始打他就大聲叫喊求饒,或者一見到拔出拳頭來就自動招供了各種各樣真真假假的罪行。
(喬治·奧威爾《1984》【80】)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y 23, 2021 at 7:01pm


石黑一雄·美國女人


奏完曲子以後,法布恩狠狠瞪了我一眼,生氣我竟然在他的主奏段落干擾他─雖然稱不上獨奏,卻也是少數小提琴和豎笛停下來的樂段,我在背景勾勒淡淡的幾個音,全由他的手風琴主導旋律。我試著向他解釋,把提伯指給他看,他正在遮陽傘下攪拌咖啡。法布恩似乎不怎麼記得他,最後他說:


噢,沒錯,拉大提琴那個男的。不知道他還有沒有跟那個美國女人在一起。


當然沒有,我說:你不記得了嗎?那時就結束了。


法布恩聳聳肩。他這會兒把注意力集中在樂譜上,然後我們開始下一首曲子。
(石黑一雄《大提琴手》,見《夜曲》短篇小說合集)


隨諾貝爾大師學寫小說 》

Launch of hair

DREAMS & DREAMING

WAITING BY NALINI

A HAPPY CORNER

VIENNA FESTIVAL CRAZE 維也納瘋節慶

THE LIGHT OF CITY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16, 2015 at 10:51pm

聶魯達·酋長的教育

勞羅達是一支修長的箭,

敏捷而蔚藍,是我們的父親。

他的幼年只有沈默,

少年時代是權力。

壯年是定向的風。

他鍛煉自己如一支長矛。

他的腳要熟識瀑布,

他學習駱馬的技能。

棲身於雪洞。

伏擊鷹鷲的食物。

探索山巖的秘密。

稽留火的花瓣。

啜吸寒冷的春天。

在地獄的峽谷燃燒。

他是食肉鳥中之獵人。

他的鬥篷染滿勝利。

他熟識夜的霸圖。

阻擋硫磺傾瀉。

 

他練成速度,迅捷如光。

 

他掌握秋天的遲緩,

在看不見的地洞工作。

在風雪席子上睡眠。

行動猶如箭矢。

上路時茹毛飲血,

向海浪取寶。

教自己兇猛如陰沈的神。

在每個族人的廚房吃飯。

學會電光的語言。

能嗅出飛散的灰。

用黑皮裹住自己的心。

 

他翻譯煙的曲折密碼。

以沈默充實自己。

像橄欖枝一樣塗油。

讓自己變成堅硬透明的水晶。

追隨颶風的榜樣。

向自己挑戰直至血液熄滅。

 

這時候,他才配得起自己的子民。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