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City: Blizzard by Sergey Redki

亦舒:愛情故事

     小友說:幾時再炮制一則俊男美女愛情故事。布景豪華,衣著瑰麗,氣氛浪漫。

  一聽此言,即時沈默,呵,若他們還懷念那個,即表示此刻采用的題材尚未成功。

  恍然若失。

  可幸愛情小說最易做不過,是心情緣故吧,正像大衛寶兒已拒唱舊歌:“四十六歲的我若再唱‘叛逆叛逆’已無誠意”,不如努力將來。

  讀者相信亦會結婚生子,認識生活中除出愛情,還有其他許多大小事宜需要處理,憧憬日益減少,一日比一日踏實可靠。

  生活得充實上進比光談戀愛不顧責任難度高許多。

  不,以後大抵是不會再寫“懿姿一亮相,真正目如寒星,膚若凝脂,襯著一件寶藍絲絨長裙,同項圈上的大顆麥花藍寶石相輝映,何俊復的目光緊貼著她,這是誰!這是誰!他前半輩子就在等這個人,忽然鼻子一酸,別過頭去,別,千萬別讓她是大哥的未婚妻......”

  你不覺得好笑?我現在覺得。

  一支禿筆,實在寫不下去。

  我比較喜歡今日完稿的故事。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ly 1, 2021 at 12:19pm


瑪格麗特·杜拉斯:母親

我的母親,就是我上的第一個學校。讓我們看看她是怎樣組織她的幾處家宅的。她怎樣把它們打掃得一塵不染。是她教育我懂得什麼叫清潔。1915年在印度支那,那個有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出於本性,簡直成了迷信似的、病態的潔癖。


這個女人,我的母親,她的心願無非是讓我們,她的孩子在生活中任何時候,不論發生什麼事,哪怕發生最最嚴重的事件,比如戰爭,都不要陷入措手不及的窘境。只要有一個住處,有我們的母親,我們就不會被拋棄,就不會陷於困境。戰爭,水災,旱災,孤立無援,這些事都可能發生,但是對我們來說,住房,母親,吃的喝的總是有的。我相信一直到她死,她都在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準備果醬貯存。她還貯砂糖、乾麵條。這是出自根深蒂固的悲觀主義的悲觀估計,這種悲觀主義我也全盤繼承下來了。
(1992年電影《情人》(The Lover)原著者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房屋)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ne 6, 2021 at 10:57am


石黑一雄·垂死挣扎,最後還是去了

接下來幾周,工作似乎前所未有的少,每次,要是我打去問布藍得利有沒有案子,他就說:“實在很難幫一個不自救的人啊。”弄到最後,我開始用比較實際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不可否認,我得糊口飯吃。如果,忍受這一遭磨難能讓更多人願意聽我的音樂,那麼,難道還算是很糟的結果?還有,我想自己組一個樂團的夢呢?怎樣才能實現?



最後,大概是海倫提議六周以後,一天我隨興地和布藍得利提起我重新考慮了一遍,他要的就是這個。聽完他馬上開始打電話、安排時間,大吼大叫,很是興奮。

我必須承認,他確實遵守諾言:所有聯系的瑣事他一手包辦,我一句自取其辱的話都不用跟海倫說,更別說普蘭德蓋斯特。有時,布藍得利甚至還製造了替我談生意的幻覺,仿佛我有東西出售。

即便如此,每天我仍數度被疑慮糾纏。而事情發生得說來就來。布藍得利打來,說布瑞斯醫生臨時取消一個約,於是當天下午三點半,我得備妥行李把自己帶到某一個住址。

那時或許我又出現垂死掙扎的跡象,因為我記得布藍得利在電話另一頭對我咆哮,叫我要一鼓作氣,還說他會親自來接我。於是我被載著開上蜿蜒路徑,來到好萊塢山丘的一間大房子進行麻醉,就像雷蒙德.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故事里的角色那樣。(石黑一雄《夜曲》)


延續閱讀 》

SUBWAY LOVE

DREAMS & DREAMING〉18

FISHEYE MAGIC HOUR

WAITING BY NALINI (ALEX) G.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14, 2021 at 9:05am


石黑一雄·懸在白熱化警戒線好些時間的怒火

“既然你都問了,”她說:“我就告訴你,食物完全沒問題,比你們這一帶的爛餐館都還好。不過,只是要個三明治和一份沙拉,我們竟然等了三十五分鐘。三十五分鐘。”

這下子我發現,這女人滿腔怒火。不是那種瞬間湧上、亦或正在消退去的憤怒。不,看得出來,這女人已經懸在白熱化的警戒線一些時間了。是那種來了便開始累積的憤怒,像嚴重偏頭痛不時干擾,從不真的瞬間激動,卻也拒絕找個適當出口。瑪姬一向脾氣溫和,認不出這些症狀,大概以為這女人的抱怨還算合理。所以她再度抱歉:“你也看到的,剛剛客人那麼多……”

“這種情況天天都有,不是嗎?難道不是嗎?夏天要是天氣好,尖峰時段難道只有這麼一次?唔?為什麼不先準備好?這種每天發生的事還會讓你手忙腳亂?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石黑一雄《夜曲》 の《莫爾文丘 Malvern Hills》)

延續閱讀 》THE LIGHT OF CITY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