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的詩《地圖》

我們約好一起走的


好山好水我們有說有笑


你就是會玩會逗


一路上我都覺得,能這麼過


一輩子,大概也不是很艱難



當鮮花漸少風景開始荒涼


你哀聲連連,甚至變得嘮叨


我說忍耐些吧,風沙


是旅程的一部份



你埋怨走錯了路徑


我說拿出地圖來看看吧


卻發現各拿相異的繪本




你滿目飛翔藍空的散文詩


而我的是沾滿風塵的過客札記


(29.6.2007)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August 23, 2021 at 10:33pm


王爾德散文詩《講故事的人》

從前有一個人,他那村子裏的人都喜歡他,因為他常常講故事給他們聽。

每天早晨他離開村子去別處,到傍晚才回來。他回來的時候,全村子的長工忙了一整天,現在休息了,

便都過來圍著他對他說:"現在來給我們講一個故事吧。你今天看見了些什麽?"

這個人說: "我在林子裏看見了畜牧神在吹笛子,讓一群仙女跳舞。"

"講下去,你還看見了什麽呢?"人們會這樣說。

"我走到海灘,看見三個人魚在浪邊用金梳子梳她們的綠色頭髮。"


村子裏的人喜歡他,因為他常給他們講故事。


有一天早晨,他像平時那樣離開了村子,他走到了海灘,看見三個人魚在浪邊用金梳子梳她們的綠色頭髮。

他在路上又看見樹林旁邊有一個畜牧神在對著一群跳舞的仙女吹笛。

那天傍晚他回到村子的時候,人們像每晚那樣對他說: "給我們講一個故事吧,今天你看見了什麽?"


那個人回答道:"我什麽都沒有看見。"


作者簡介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生于1854年,卒于1900年,為劇作家、詩人、散文家,19世紀與蕭伯納齊名的英國才子。他的戲劇、詩作、小說則留給後人許多慣用語,如:活得快樂,就是最好的報復。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ly 1, 2021 at 4:04pm


李佩甫:黨委會的決議

公社每次開黨委會,三股勢力都有一番水水的較量。公社書記大老王每每像鐵塔一樣坐在那里,聽委員們一個一個發言。那發言有時很激烈,他卻從不插話,只一支接一支吸煙。待人人都講完了,他的目光威嚴地掃過會場。目光的接觸是一種心理素質的反映,當他的目光掃過人臉的時候,沒有人能接住這種目光,所有的公社幹部都無法承受這種目光,躲。於是大老王就說:“同志們講得很好,現在我總結幾句……”這所謂的“總結”完全是按照他的意圖講的,講完就散會。這“總結”自然就成了黨委會的決議。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14, 2021 at 11:58am


馬克·布洛赫

在戰後的法國,他們也註定會被長時間遺忘,恰恰因為他們的勇敢如此毫不含糊。如果他們不曾如此英勇,不曾以勇士的身份死去,或許他們死後很快就會聲名鵲起。
《文化失憶——寫在時間的邊緣》 Cultural Amnesia: Notes in the Margin of My Time, 2020 [澳] 克萊夫·詹姆斯Clive James,譯者: 丁駿, 張楠, 盛韻, 馮潔音,北京日報出版社)

馬克·布洛赫(Marc Bloch),(1886年7月6日出生,1944年6月16日逝世),法國里昂人,法國歷史學家,專治中世紀法國史,年鑑學派創始人之一。二次大戰法國遭納粹德國佔領期間,布洛克因投身法國抵抗運動及其猶太人血統,遭到特務組織蓋世太保逮捕及處決。他將人文關懷貫徹始終的,即使是風景,在於他也是人類的風景。“在風景的線條的背後,在工具和機器的背後,在最冷峻文字的背後,在表面上完全與建立者無涉的機構的背後,正是歷史要去捕捉的人類。如若不然,便只是些淵博的做作了。”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5, 2021 at 10:02pm


加繆·成功的最好定義

阿爾貝·加繆:諸神將成功傾倒在他身上,只能染黑他的風衣,卻從未浸透他的肌膚。

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1913年-1960年),法國小說家、哲學家、戲劇家、評論家,其於195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28, 2021 at 10:16pm


海因里希·伯爾:備加贊賞, 但請他另謀高就

這裏必須公平地補充一句: 朔爾斯多夫可能懷有一些報復心理, 不是對格魯伊滕, 而是對建築業。他原先在一位頗有勢力的朋友推薦下, 到一家建築公司去當工資會計員, 他有計數天才, 人們後來發現了對他備加贊賞, 但請他另謀高就, 因為沒有一家建築公司真正樂意讓別人仔細檢查自己的帳目, 家人們沒有想到一位語言學會這麽做。朔爾斯多夫天真得幾乎難以形容, 以為這些公司真的想要他做他們其實忌諱的事情: 仔細了解掌握他們的種種手法。他們僱傭了一個不通世故、地地道道的語言學家, 原是“出於同情, 讓他有碗飯吃, 不至於去當兵”( 弗拉克斯建築公司老板語, 該公司今天仍生意興隆) , 而“這小子比任何一個審計員竟還要認真。我們可受不了這個”。(197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1971(46)Gruppenbild Mit Dame 【德】Group Portrait with Lady【英】)


Comment by Suan Lab on April 29, 2021 at 12:55am

李佩甫·活守寡

就接著做。納鞋底已納得手麻了,針都捏不住,就咬著牙往上紮,紮著紮著就紮出血來了。見了血,反而愉快了。鞋底上一線線帶著紅染,那已不是情份了,而是沈甸甸的一種東西,叫人不能歇手。那鞋底就越納越密,越納越瓷實,見他娘就為這瓷實納下去……

那年秋後,見他娘死了。死的時候還坐著納鞋底呢,一針沒穿過去,人就不行了。村裏人連夜給見捎了信,見回來了。埋娘的時候,見翻了翻屋裏的東西,也沒找著啥值錢的東西,就見櫃子裏整整齊齊地放著三十雙千層底布鞋。(李佩甫·千層底【下】)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September 11, 2015 at 6:55pm

亦舒語錄

我沒有給自己留余地,我自視太高了,以致摔得這麽重。

世上的人原本如此,要踩大家一起踩一個人,要捧起來爭著捧。

很多男人會來不及地告訴朋友,他有過多少女人。同樣地,低級的女人也會到處喋喋,強迫別人知道她的面首若干。

男人們就是這樣,唯一聽話的時間是在枕頭上的。

男人睡在女人身邊的時候,要他長就長,要他短就短。下了床他又是另外一個人,他有主張,他要開始命令我。

每個人都巴不得我死,我死也不能死在這干人面前,我怎麽能滿足他們的欲望。

什麽也不必追求的生活根本不是生活。

沒有人能傷我的心,可是我自己能夠。

何必悔恨,當初我自己的選擇。

既然打勝了仗,目的達到,就無謂再去踐踏失敗者。

存心幫人,原不待人開口。

磨難使她們長大成熟老練,凡事都不大計較了,並且肯努力叫旁人愉快,即使略吃點虧,也能一笑置之。

他看不到遙遠的眼淚。

人不怕老,最怕一事無成。

我們失去一些,也會得到一些,上帝是公平的。

她的外表是玫瑰,內心卻是一棵樹。

人一胖就顯得髒與懶。

這年頭一紙婚書能阻擋得了什麽,大家不過是憑良心做人。

喜歡的人與事,要抓得緊緊,要努力爭取。

人生在世,總有得失,必有失望的時候,過分沈湎人不如意之處,漸漸心胸狹隘。

什麽鱷魚皮、貴西裝,他全不需要,一個男人最佳裝飾是他的才華。

做錯了不要緊,可是需即刻回頭,並且以後絕對不再犯同一錯誤。

人生根本充滿意外,壞的好的,我們都得接受下來。

她現在喜歡大方成熟的男性,凡事氣量大,不怕吃虧,笑笑算數,懂得生活情趣,會得體貼照顧人,幽默感豐富,還有,有點事業基礎。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24, 2015 at 10:56am

亦舒語錄

人是這樣的,開頭,對看不順眼的事與人,群起而攻之,唯恐天下不亂,七嘴八舌,亂表態亂批評。到了中期,只要事主自信堅強,我行我素,毫不動搖,人們便嚅嚅然散開,講閑話也已講得筋疲力盡。再過一陣子,只要事主仍然屹立不倒,談笑自若,這些先頭不屑的人,還不是調過頭來認他朋友。所以為閑言閑語而壯志消沈,最劃不來。

世人全離棄她也沒關系,她有她自己,一關又一關,她會征服所有的山。

聰明的女子,從來不問。她們只聽。

眼睛要看將來,看過去有何用?

做人是講運氣的,在我感情生活中,並沒有遇見對我好與能保護我的丈夫,許多女人都沒有遇到。

學科學的人頭腦冷靜,絕無過多感情。

不知進退的人,總要捱了耳光,才會忍痛倒下。

心痛是一件事,露出來又是另外一件事。

太自由了,反而需要更大的自律及意志力。

一個人最大敵人,往往是他自己,多少人出自己的醜,斷自己的路,同自己過不去。

無論家庭背景有多好,功課如何優秀,年輕人的荷爾蒙總是叫他們坐立不安。

肝叫存活者,liver,沒有它,活不了。

什麽都有,焉肯吃苦,而無論幹哪一個行業,要真正做出成績來,總不免要捱鹹苦。

一個人走不開,不過因為他不想走開,一個人失約,乃因他不想赴的,一切藉口均團廢話,少女口中的“媽媽不準”,以及男人推搪“妻子癡纏”之類,都是用以掩飾不願犧牲。

趁著年輕,要有自拔精神。冰淇淋在吃的時候享受,吃光了也就是吃光了,要站起來走,切莫賴著空碟子哭鬧惹人憎。趁還能曬太陽的時候真要盡量吸收金光。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4, 2015 at 3:58pm

亦舒妙語

難怪現在街上找不到旗袍女郎,舞廳據說也沒了,旗袍穿得稍帶蘇茜黃味道,迷暈人。

她的外表是玫瑰,內心卻是一棵樹。

做錯了不要緊,可是需即刻回頭,並且以後絕對不再犯同一錯誤。

一胖就顯得髒與懶。

喜歡的人與事,要抓得緊緊,要努力爭取。

人生在世,總有得失,必有失望的時候,過分沈湎人不如意之處,漸漸心胸狹隘。

這年頭一紙婚書能阻擋得了什麽,大家不過是憑良心做人。

什麽鱷魚皮、貴西裝,他全不需要,一個男人最佳裝飾是他的才華。

人生根本充滿意外,壞的好的,我們都得接受下來。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ly 12, 2015 at 6:33am

亦舒·老字號

“豐昌順”令你想起什麽?如果你是在香港念英文中學的,這三個字不會陌生。那年初升中學,校長叫我們縫制冬季校服,指明深藍色的“線仔絨”要到豐昌順去買,好幾十塊錢一碼呢。線仔絨在上海叫“嗶嘰”,時髦點叫“加巴甸”,是不皺的上等貨。呢料買回來以後由母親縫制成裙子,父親特地為我拍張黑白照留念,滿意地說:“是大人了。”那年十二歲。後來,後來就畢業了。最近車子經過中環,猛一擡頭,看到豐昌順的招牌,真是老字號。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