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皇镇的金都与金星戏院。从小到中学,不知道在这两间戏院看过多少电影。记得离开新加坡上吉隆坡读书前,和祖母在这儿看了胡茵梦和谷明伦演的《保生大帝》。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30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13, 2022 at 9:53pm


圖書館文創體驗

黃涓·早報悅讀@NLB 歷史課本沒教的萊佛士人與事

由《聯合早報》與國家圖書館聯辦的早報悅讀@NLB,上星期五([2019年] 3月1日)舉行第20場活動,亞洲文明博物館(Asian Civilisations Museum)館長陳威仁(Kennie Ting)以「鮮為人知的萊佛士」為講題,與大家分享萊佛士從1811至1824年在爪哇島、馬來群島,包括新加坡的歷史事跡,現場吸引了數百名觀眾到場聆聽,演講後臺上臺下互動熱烈。


替英國取下爪哇島控制權

陳威仁說,大多數人都知道萊佛士是現代新加坡開埠者,並於1819年1月29日從新加坡河登陸。但對於萊佛士如何爭取到新加坡作為貿易港,他當年在東南亞的所作所為,大多一無所知。

講座從拿破侖戰爭講起,1806年法國雄霸歐洲,東南亞的荷蘭殖民地變成法國殖民地,英格蘭和荷蘭是盟友,但與法國卻互為敵人。萊佛士於是建議英國拿下爪哇島的控制權,並於1811年率領英國軍隊攻打爪哇,順利占領爪哇巴達維亞(Batavia,即今日的雅加達),英國在1811至1815年間統治爪哇,在這期間,萊佛士被任命為爪哇副總督。陳威仁也說,萊佛士在爪哇島呆了五年,在新加坡其實不到八個月。

萊佛士受委為爪哇副總督後,努力鞏固英國在當地的控制權,並在1812年6月21日攻打及焚毀位於爪哇島中部的日惹蘇丹國(Yogyakarta)王宮,從日惹王宮的淪陷記載中知道,英軍扣押蘇丹哈萌庫布哇納二世(Hamengkubuwana)後,並要他交出皇家日惹式馬來短劍(Keris),對於馬來王國來說,這是一種極深的羞辱。

在攻擊日惹王宮時,英軍並把王宮洗劫一空,被英軍掠奪的戰利品包括宮廷裏的重要歷史文獻與文物,例如舊爪哇《羅摩衍那》史詩泥金裝飾手抄本。萊佛士後來另立效忠英國人的帕庫阿拉曼(Pakualaman)公國,由於萊佛士在攻打日惹蘇丹國時,得到蘇丹哈萌庫布哇納二世的弟弟納塔庫蘇瑪(Pangeran Natakusuma)的內應和幫助,納塔庫蘇瑪後來被封為帕庫阿拉曼(Pakualaman)公國的第一任統治者,為帕庫阿覽一世(Paku Alam)。萊佛士還於1813年贈送一輛黃色英式馬車給帕庫阿覽。

直到今天,每逢有王子加冕典禮時都會乘坐這輛被視為傳家寶的馬車出巡,2016年1月7日帕庫阿覽十世的加冕儀式還是乘坐萊佛士贈送的馬車。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13, 2022 at 9:51pm

扮演收藏家與學者角色

陳威仁說,萊佛士是個毫不簡單的人,也扮演著多重角色。由於英國帝國主義者一貫認為,要了解殖民地一定要了解其文化藝術,因此萊佛士一到了爪哇島就開始發掘及收藏爪哇文物與藝術品,例如傳統爪哇面具、皮影人物、甘美蘭樂器、佛教及印度教銅像和石雕、爪哇匕首等。

陳威仁說,由於萊佛士對伊斯蘭教頗有偏見,他幾乎不收藏與伊斯蘭有關的文物。萊佛士在爪哇時也發掘了不少歷史遺跡,包括了佛教石頭建築婆羅浮屠和印度教聖地普蘭巴南。萊佛士認為,石頭建築是高度文明的標誌,在他看來,爪哇曾經擁有文明但已經衰敗,需要英國人的統治才能找到古代的文明。

1815年拿破侖戰爭結束後,英國將爪哇島歸還給荷蘭,萊佛士也因此回到英國,但他仍然野心勃勃,想要借助爪哇島及東南亞尋求自我的榮耀。他充分利用自己在爪哇島廣泛搜尋到的文物與資料,在1817年出版了《爪哇歷史》,這本書雖然有不少錯漏,但至今仍是有關爪哇歷史的重要參考書。《爪哇歷史》是當時的暢銷書,萊佛士也因為這本書奠定了他學者的地位,因而踏進了倫敦上流社會,並被奉為爵士。

陳威仁說,萊佛士於1818年獲得新任務,到蘇門答臘明古連(即今明古魯 Bengkulu, Sumatra)當副總督,但他一上任就大失所望。因為明古連是個偏僻的地方,不為英國殖民統治者者所重視,萊佛士在明古連最大的成就是發現了大花草屬(Rafflesia),這是世界最大的一種花,也是奇臭無比的花。

萊佛士也宣稱他發現馬來貘,並因此和好友兼同事威廉·法誇爾(William Farquhar)競爭,有意在法誇爾之前搶先發表馬來貘的文章,可最終卻由法國學者拔得頭籌。


柔佛—廖內—林加王位之爭

陳威仁說,萊佛士在明古連當副總督期間,已開始尋找第二個可代替爪哇的貿易港口,而他發現了新加坡。當時新加坡屬於柔佛—廖內—林加蘇丹王朝(Johor-Riau-Lingga Sultanate)蘇丹領地的一部分。1811年,當時的柔佛—廖內—林加王朝的蘇丹馬穆·沙—三世(Sultan Mahmud Shah- III)曾寫信給萊佛士,聲明對英國占領爪哇的支持,沒想到不久之後,蘇丹便在沒有冊立繼承人的情況下逝世。蘇丹之死爆發了一場王位爭奪戰。

萊佛士有意支持大王子東姑胡先(Tengku Hussein),而印度尼西亞荷蘭殖民者卻極力支持東姑胡先的弟弟阿都拉曼繼承王位。結果是,東姑胡先於1819年2月6日在新加坡和英國簽署友好聯盟條約,允許英國東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設立貿易港,可幾天後引起荷蘭人抗議。

這場利益紛爭最後於1824年,由英國與荷蘭簽署的英荷條約獲得解決,荷蘭收回對英國占領新加坡的抗議,柔佛—廖內—林加蘇丹王朝領地一分為二,柔佛和新加坡歸英國人統治,廖內—林加則由荷蘭管轄。

陳威仁說,這意味著,歷史悠久的柔佛—廖內—林加王朝就這樣終結了。令人深思的是,現代新加坡的開創是建立在柔佛—廖內—林加的衰敗上興起的!

陳威仁在演講中也呈現不少有關亞洲文明博物館目前正展出的「萊佛士在東南亞:重新審視其學者與政治家角色」展品照片,不但讓大家更了解萊佛士其人,也更清楚新加坡與東南亞其他國家的關係之複雜與戲劇性。2019年3月4日 新加坡聮合早報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21, 2022 at 11:33am


方修·即興二題

食紅毛丹有感

見說前身出嶺南,逾淮卻遜三分甘。

平生看慣浮雲變,何敢苛求五月丹。

新山買榴槤口占

憶昔未聞有艾西,果王啖慣便凄遲。

如今遊客須簽蓋,祇恐流連誤歸期。


方修《兩徑軒雜文》


方修·題熟食巴剎圖 ( 1978 )


大排小食盡登場,得暇何妨多徜徉。

鷄粥魚生福建麵,羊蹄蝦餅果條湯。

生鍋雜錦廉還美,死蛤叻沙辣亦香。

巨厦漸增天然減,來年無此好風光。


方修《重樓小詩》

方修·即興二題


食紅毛丹有感

見說前身出嶺南,逾淮卻遜三分甘。

平生看慣浮雲變,何敢苛求五月丹。

新山買榴槤口占

憶昔未聞有艾西,果王啖慣便凄遲。

如今遊客須簽蓋,祇恐流連誤歸期。


方修《兩徑軒雜文》


郭璧君·南洋竹枝詞

土生女子也風華,螺髻香盤茉莉花。

日學胡琴與胡語,那知中國有桑麻?

誰家少婦與頑童,口吃檳榔去食風。

此是自由傳謬説,任他流毒故無窮。

(【編按】食風,南洋對遊玩、兜風之俗稱。)


三五成群駕白牛,揚鞭高唱無百憂。

佛陀宗教無人我,莫管滄桑萬古愁。

紫須碧眼氣豪雄,怒馬飛車大道中。

手挽美人頻笑語,桃花人面又紗籠。

紅毛丹子也奇奇,其色居然賽荔枝。

聞說原來是同種,將無南渡變於夷!

(【編按】紅毛丹,一種水果。)


1915年4月30日《振南報》“文苑”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方宗漢·南遊雜感

十年十月十九日抵星洲,觀各商店門上蝌蚪縱橫,五腳衢下貧人側身偃臥,橫肱叠股,不堪寓目。坡中華人機關除學校無煙賭具外,其他公館社團,類多吞雲吐霧,捫竹尋花,喧鬧囂塵,實甚於春江上也。漫唱竹枝四首,紀斯遊之所見耳。


小陽十九到星洲,擾擾營營漢子稠。

把晤還須福建語,方言普及馬來由。

(【編按】馬來由,即馬來人、馬來語。)


機關百種都齊備,社會一行空應酬。

麻雀洋煙相徵逐,高歌醉舞出峰頭。

四達康莊眞坦途,南洋首屈號名都。

嗚嗚轆轆車輪接,嚦嚦嘈嘈夾道呼。

海闊澜回無惡浪,山低林茂有靈株。

洋樓高聳堪遮日,最是可憐五腳衢。

(【編按】五腳衢,亦稱五腳基,即商店之騎樓,為流浪漢棲息之地。)


1924年5月22日《南洋商報》“商餘雜誌”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20, 2022 at 4:25pm

勵存〈星洲雜詠〉十首之七

裙穿紗朗口巫音,袖窄衫長盡對襟。

木屐雙拖銀作率,雲鬢高插四金簪。


編按)紗朗,即紗囊。

吾僑居留南洋日久,與祖國消息隔絕,不覺竟與巫人同化,而尤以婦女改扮巫裝為最。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累贅·歪詩三分之一打


其一

相逢時聽說沙也,上著輕羅下著紗。

此女不知亡國恨,一行一擺後庭花。

(編按)沙也,馬來語Saya我。

其二

人道南洋未可非,原來好處是如斯。

車輪過處塵頭起,牛屎浮香不住飛。

(編按)牛屎,當時仍用牛車載物。

其三

尋得南洋好避秦,可憐偏是客猶新。

漢人學得胡人語,翻作胡語罵漢人。

(編按)漢人學得胡人語,殖民地時代,低級官員都是受英文教育之華人。

其四

做工既了不憂貧,男女衣裝一簇新。

坐上牛車敲著鼓,最能行樂是巫人。

(編按)巫人,馬來人。


1930年7月26日《檳城新報》“關仔角”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賴逋泓〈晚秋旅感(半集巫來語)〉四首

一年辣咭又重陽,粦亦趨人日夜忙。

辜負加基空夜爛,阮郎依舊嘆哥商。

秋深麻纜聽蟲鳴,碼打流珠夢不成。

最是霜飛甲罷罅,驚天事業未圍荊。

黃花麻逆滿籬東,那有交彎顧客窮?

留得三司天地醉,人情查甲總窩風!

天涯浪跡感輸沙,捨影韶光兩鬢華。

古打脛疲人已老,吟鞭何日布鈴家?


註:此組詩使用馬來語。辣咭(Lakas快速),粦亦(Ringgit金錢),加基(Kaki双脚),夜爛(Jalan行走),哥商(Kosong空蕩);麻纜(Malam夜晚),碼打(Mata眼睛),甲罷罅(Kepala頭顱),圍荊(Wajib尽责);麻逆(Manis漂亮),交彎(Kawan朋友),三司(Samsu酒),查甲(Chakap說話),窩風(Bo-hong謊言);輸沙(susah艱苦)、舍影(sayang可惜)、古打(kuda馬)、布鈴(pulang回返)眼末(


《南洋商報》1926年12月3日


康有為·星坡所居憩園有檳榔,綠幹圓黃子繁垂,甚愛而摩撫之

大葉粗枝綠幹圓,孤高浄直上雲煙。

垂黃簇簇酣秋色,結子貞心最栗堅。

康有為《萬木草堂詩集》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9, 2022 at 4:01pm

梁榮基·南歌子 ( 1973 )

細細淸明雨,炎炎旭日華。

帝鄉萬古盡塵沙。

冷看龍飛蛇舞,了無涯。

嶺上千人墓,林間百姓家。

荒煙遠處逐殘霞。

爲問秦皇漢武,可堪誇。


淸明後三日,至碧山亭墳場掃墓,歸來有感倚聲。

按:碧山墳場,乃廣東廣、惠、肇三屬人之墓地,政府於七十年代將葬於該地之墳墓淸理,同時將墓中之骨骸火化後,移交給有關家人安置於萬禮火化場或其他廟宇中,以供後人祭拜。現在之碧山新鎮,即爲當日之碧山墳場所在地。


梁榮基·胡姬花(和饒師固廠《琵琶湖》原韻)
( 1981 )

半醒半醉可吟詩,無葉胡姬亦弄姿。

綠草如茵添翠色,坐聽溪水細流時。


胡姬花爲熱帶蘭花之總稱,品種繁多。其品種經植物專家及花農之研究、培植,已有不下萬種,其中錦黛蘭被稱為新加坡之國花。胡姬花顏色鮮艷且能耐久,故甚惹人喜愛。胡姬花雖爲蘭花之一種,但與中國大陸之蘭花相比,各具特色。


梁榮基《又山詩詞》


梁榮基·紅頭巾 ( 1995 )


重洋遠渡別鄉親,風雨飄零落難人。

無怨無尤勤作息,滄桑歷盡歲寒身。

片牆片瓦皆含淚,半餓半饑何苦辛。

凄苦無依驚歲晚,蒼蒼白髮一紅巾。


紅頭巾婦女爲我國早期勞工,來自廣東三水,彼等多當建築工人,節儉勤勞,對我國建築業作出巨大貢獻。由彼等胼手胝足所建之樓宇,有者尚被保留。彼等多聚居於牛車水一帶,皆未婚而孤獨無依。八十年代後,已退出勞工行列。世事滄桑,而今已垂垂老矣,頗足堪憐。

按:該詩蒙沈炳光教授配成曲,並於一九九六年四月三日華族文化節在維多利亞音樂廳演出。

梁榮基《又山詩詞》


梁榮基·霧鎖獅城 (1997 )

近鄰煙霧鎖獅城,掩卻中秋月色淸。

野火燎原堪指發,滿空瘴氣不見晴。

天災人禍何時了,大地生機可復明。

但盼煙消雲散日,長空萬里一天靑。


由於鄰國之蘇門答臘及加里曼丹兩地發生森林大火,煙霧彌漫,暗無天日,長達數週。其空氣污染指數,日見嚴重,有時污染指數竟高達兩百點以上;而東馬古晉,污染指數曾超越八百點,屬非常危險之水平。東南亞鄰近國家,數萬人因之而生病。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焚燒森林,害人利己,泯滅良心,破壞生態。此乃人為之天災,若不嚴加禁止,實後患無窮。


梁榮基《又山詩詞》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9, 2022 at 3:47pm

潘潔夫·蕭山啖榴槤

驅車越嶺過蕭山,一縷香風撲鼻間,

乍惹口垂涎幾尺,那慳囊裏幣三鍰,

却憐荔子難爭美,話到留連頓展顏,

南國果王尊號當,餘芬猶帶夕陽還。


潘潔夫《餐英樓詩稿》


梅宋博·星坡竹枝詞十五章之十四


膊搭紅巾幾隊排,籃攜香飯喜相偕。

水程萬里圖微末,傍晚人回豆腐街。


(編按)新加坡早年建築業婦女,都是來自廣東三水、東莞,她們頭戴紅色摺疊頭巾,人稱紅頭巾,其居住地點,集中在豆腐街。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6, 2022 at 5:52pm


邱菽園〈星洲竹枝詞〉
二十首之十五

(編按)本題用粵語撰寫。

勿為三蛇鬧恐慌,蛇公蛇仔又蛇王。

笑他拔草尋蛇去,豈識相逢仔戲場。


廣州人嗜食蛇,或為計算過,年中買入毒蛇,只供藥物及盤餐之用者可二百餘萬元。星洲廣僑,樂守鄉風,每年需要三種毒蛇,均從香港航運入口,無虞缺乏,有名為三蛇羹者,屬於食品之於口味,此一事也。乃廣州戲班中人,所署街招化名,每多以蛇自號,有曰蛇公某或蛇仔某也,則丑角也。有曰蛇王乜者,則旦角也,屬於耳目之於聲色,與食品異矣。其來已久,風從粵始,轉相沿襲,迄乎星洲,故能使人一望而知,此又一事也。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5, 2022 at 11:01am

邱菽園·星洲竹枝詞(四首)其一

饕夫嗜食口流涎,手乏何曾饌萬錢?

容易南荒充闊客,路旁吮指吃榴蓮。


自注:榴蓮本不是什麽好東西,嗜者如斯,揆其心理,亦摩登而已。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2, 2022 at 10:22am

邱菽園·星洲竹枝詞(六首選二首)其四

馬干馬莫聚餐豪,馬里馬寅任樂陶。

幸勿酒狂諠馬己,何妨三馬喫同槽


自注:馬來語馬干,食也。馬莫,醉也。馬里,來也。馬寅,玩耍也。馬己,言語衝以至惡聲必反也。三馬,相偕也。


《星洲日報》,1932年9月4日

Comment by 超人偶爾飛 on May 11, 2022 at 12:10pm

邱菽園 〈星洲竹枝詞〉六首選四首

諧用閩南音譯馬來語。

其一

董岸修光十爪齊,強分左右別高低。

須知答禮無需左,右手方拈加里雞。

註:馬來語董岸謂手,加里謂香辣調味。島俗不留爪甲,由掌貴而潔,用五指取食入口。左掌獨賤,每晨如廁,洗滌肛門,惟此是賴,不需紙料也。答禮即英語之惜軒。唐山新客如與人握手,或誤伸其左掌,島人必視為失儀。故遇右手掇食,五指黏膩時,免去答禮,可無咎焉。

(編按)董岸,馬來語Tangan。加里雞,即咖喱雞。惜軒,英語ShakeHand握手。

其二

呼天為證緞鴉拉,不敢巫風半句差。

例外亞淹遭枉死,便宜息訟去孫巴。

註:馬來語緞鴉拉謂天帝。巫風謂妄言謊説,亞淹謂雞。孫巴謂誓,凡訟,原告被告及證人均舉手呼天為誓,以示無妄。倘遇難了之微細爭執,猝未易分者,法庭因兩造之請求,斬雞頭瀝血相詛,誓畢,以不了了之,姑徇習俗,非常法也。

(編按)緞鴉拉,馬來語Tuan Allah。巫風Bohong。亞淹Ayam。孫巴Sumpah。

其五

加惹心情買亞遲,如愚若穀拍琉璃。

旁人嗤彼輸盤算,爭奈勞工感甲施。

註:馬來語加惹,富豪也。買亞遲,好心術也。拍琉璃,不計較也。甲施,給予也。詩意為侈靡亦足為進化之佐。

(編按)加惹,馬來語Kaya。買亞遲Baik Hati。拍琉璃,Peduli。甲施,Kasi。

其六

碧澄老鬱見浮羅,打槳珍籠唱櫂歌。

網得夷乾誇釣侶,狎遊隱語嗜紅曹。

註:馬來語老鬱,海也。浮羅,島嶼也。珍籠,水平無風浪也。夷乾,魚之總稱也。紅曹,本是一種魚名,狎邪諸少年互相隱謔,以僑生婦女為紅曹,粵妓為烏魚,則其衣色常服而為此會意與假借也。

(編按)老鬱,馬來語Laut。浮羅Pulau。珍籠Tenang。夷乾Ikan。


1932年9月4日《星洲日報》“遊藝場”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