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s Blog (144)

柯羅連科·受賄原由

豐子愷譯

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7pm — No Comments

釋迦牟尼·四個老婆

在一次法會上說:“某地有個富商共討了四個老婆:第一個老婆伶俐可愛,整天作陪,寸步不離;第二個老婆是搶來的,是個大美人;第三個老婆,沈溺於生活瑣事,讓他過著安定的生活;第四個老婆工作勤奮,東奔西忙,使丈夫根本忘記了她的存在。

“有一次,商人要出遠門,為免除長途旅行的寂寞,他決定在四個老婆中選一個陪伴自己旅行。商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四個老婆,第一個老婆說:‘你自己去吧,我才不陪你!’“第二個老婆說:‘我是被你搶來的,本來就不心甘情願地當你的老婆,我才不去呢?’“第三個老婆說:‘盡管我是你的老婆,可我不願受風餐露宿之苦,我最多送你到城郊!’“第四個老婆說:‘既然我是你的老婆,無論你到哪里我都跟著你。’“於是商人帶著第四個老婆開始了旅行!”最後,釋迦牟尼說:“各位,這個商人是誰呢?就是你們自己。”…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30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高鷹·願為連理枝

傍晚,正當敏哥在庭院乘涼,突閃出一個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以粗黑的雙手卡住敏哥的脖子咆哮著:“魔鬼!敢再來調戲我媽,我要你的狗命!你別夢想侵占我的住宅。” 

說完,在敏哥臉上猛摑了個巴掌,便走開了。敏哥臉兒發麻,嘴角溢血微帶顫抖。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11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歌林·大慈善家的父親

中午憩息時間,“愛心”老人院的一間寢室里,兩個暮氣沈沈的老人,正躺在床上交談著。 

“再過兩天又是中秋節了,不知道我們有沒有福氣吃中秋月餅?”乙老人凝視著天花板,首先打開話匣。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10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立鋒·扒手

張子林和葉珍珠是小學同學,他倆青梅竹馬,長大後兩情相悅,打得火熱,已達“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地步。張子林是書香子弟。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報館編輯。他從小就在嚴父慈母愛護下受到嚴格教育,灌輸了謙虛、忠誠、禮讓、助人為樂、與人為善的良好道德品質。可惜父親因病早逝,家道中落,母親也因華文報館停辦,只好當家庭教師,含辛茹苦地把惟一的孩子帶大。而葉珍珠的父親是某大企業的董事長,她是葉家的掌上明珠,人人羨慕的千金小姐。他倆的戀愛葉老夫婦並不知情。兩個小戀人,男的高大英俊,女的苗條可人,確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當張子林的母親向葉珍珠的父母提親時,遭到了對方的白眼。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9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立鋒·橫禍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8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林萬里:大小通吃

上午,診室的門鈴響了兩下。我就知道看病的人來了。我一開診室的門,就看到診室里坐著三個人。左邊的長板凳上坐著兩位年齡大約都在四十上下的女人。其中一位愁容滿面、散發不梳、身披牛仔夾克,我暫時稱她為A;另一位呆頭傻腦、眼屎未除,頸項上縛一條灰色圍巾,我姑且叫她為B.這兩位汙垢滿臉的女人,從她們邋遢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是病魔纏身的人。她們的對面,右邊的鐵椅上坐著一位明眸皓齒的紅裝女人。衣裙、嘴唇和指甲全是紅紅的,光彩奪目。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端莊、秀氣、俏麗。我敢斷定地說,這種女人肯定人見人愛。她不像是有病的人。憑經驗我心里猜想,她八成是陪送A、B來的。人們常說寧可做導演,不要做醫生。因為導演是對著漂亮美麗的明星;而醫生是對著愁眉苦臉的病人。今早我可走好運了,總算對著一位美麗的女人。她比明星還要明星。我注視著她,心里美滋滋的十分舒坦。醫生和常人一樣都喜歡欣賞美的東西。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7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林萬里·智擒偷情賊

余信重太太最近發現了兩件使她疑惑的事:一件事是老公忽然間喜歡穿起名牌襯衫;另一件事是家里的女傭人美拉蒂忽然間也塗起口紅來。這兩件大發現,使她寢不安席食不甘味。她堅信在這兩件大發現之間有密切的連帶關系。有一天,她在老公洗澡後所換下的臟衣服堆里,發現有一根長約三十厘米的頭發。這樣長的頭發應該不會是男人的;同時在一件襯衫上也發現了口紅的殘跡,好像洗過後遺留下來的。這一次的發現要比早先的發現更使她像熱鍋上的螞蟻,整日坐立不安。開始感覺到事態發展的嚴重性。她感到後悔不聽朋友們的規勸:家里千萬不可以雇傭美貌的女傭人。她這一次雇傭俏女傭美拉蒂是一次大大的失策。為了應付目前的緊急情況,她采取了兩項重要措施:一項是靜觀事態發展,暫時按兵不動,免得打草驚蛇;另一項是精心設計了一個“智擒偷情賊”的方案。有一天,當余太太跟她老公進早餐時,她對老公說:“今晚,我不回來吃飯。我媽家里來了香港親戚。媽要我陪客吃晚飯。今晚你想吃什麼,可以叫哈山或者多諾去菜館買。”…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6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金梅子:墳前

秋雲是在子晶逝世後第三個月才來到墳前憑吊。墳場荒草淒淒,蟲聲唧唧,不是清明節,四周一片寂謐。她悄悄地移步墳前,將一雙呆滯的眼光投向墓前的碑石。光潔的雲石板上刻著一行秀氣的草書:“在此長眠著,我這一生惟一鐘愛的妻子——子晶!”很新穎的墓碑,很高雅的構思,很富詩意的紀念,死心塌地的癡情……一絲冷笑浮上秋雲蒼白的臉龐,冷笑中含著深深的哀怨。子晶,一個活活潑潑的女孩子,曾經是自己如膠似漆的膩友,亦曾是自己反臉相向的情敵;浩與自己交往三年,卻在最後的時刻背棄了她,投向子晶。而今天,三年來情書中頻頻為她歌頌的字眼:“我此生惟一鐘愛的你”,卻很詼諧地鏤刻在子晶墓前。男人……秋雲系緊絲帶,打了個寒噤,轉過身,正想離去。驀地——“秋雲,你也來了?”一聲熟悉的問訊發自身旁。她舉首一望,失聲輕呼:“浩……?”浩點點頭,臉上掛著笑容,還是那麼英俊,瀟灑。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5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金梅子:廟內,廟外

古廟內,香火繚繞,朝拜的香客很多。一臉“慈悲”的廟祝方伯坐於一側,在為一位新來的少女解析問題。

 

“你求什麼呀?”他問?“求姻緣,”少女答,聲音很細,帶點靦腆。方伯點點頭:“求婚緣,放生最好,明日是觀音誕,多放生,多行善,良緣自然會來!”少女面呈喜色:“我要放生!”

 

“那好,”方伯說:“我們這里每逢菩薩聖誕都有舉行放生會,廟外賣鳥雀的攤子很多,你可以買些放生!”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4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莫名妙·舊瓶

為了貪圖一張免費旅遊國外的機票,他飛新加坡作健康檢查。新加坡人壽保險公司的汪小姐和他約法三章:檢查合格,買成保險的話,旅費由她負責。買不成的話,自個兒掏腰包。買保險事,他們是一條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健康檢查包括:驗血、檢查心臟、化尿。工作人員還詢問他的家族史,上輩可有甜尿的?是否有高血壓的遺傳?他回答說,鄉下的家族,百年之內榮獲兩次“五代同堂”的殊榮,遐邇聞名,還樹碑立傳呢,他的父母均在九十歲才仙逝,今八、九十歲高齡的叔嬸,健在的還多呢。那些工作人員聽了贊嘆不已,也深信他不是那種對保險公司抱有什麼企圖的人。驗血,檢查心臟他自信可輕易過關;年輕時,他愛好運動,而且向來對起居飲食也十分注意。輪到化尿了,他從廁所走出時,遇見汪小姐,她一見大吃一驚:“咦,你的小便怎麼如此濁黃,好像還帶點血絲呢。”

 

“是的,近來我的腎有點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01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雯飛·是你教我的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58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意如香·關心別人

在聯歡會上。闊別卅多年的校友聚會“本紮”山頂。老吳夫婦也興致勃勃地駕車赴會。到達時,山頂賓館里早已雲集了百多位顯現銀發、皺紋露臉的老師與同學們。久別會面,大家都顯得分外高興與熱情。笑語連連,侃侃而談。晚會開始。節目安排極為豐富多彩,食品飲料更是應有盡有。主持人“小李子”事業有成,是商場上炙手可熱的人物,氣宇非凡,出口成章。令出席者倍感親切與溫馨。他取出了三個精致的盒子來熱情洋溢地宣布道:“這里備有三個盒子,每個盒里頭都各有三張字條。現在,請大家推舉出三對已過金婚的夫妻來。三對夫妻各取一個盒子,然後,選出他們認為不要的字條交出來。選中暗猜的都會得獎!……”大家轟然著,熱熱鬧鬧地推選出三對老夫老妻上臺去。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58pm — No Comments

劉墉·愛就註定了一生的漂泊

傍晚,我站在臺北辦公大樓的門前,看見一輛公共汽車駛過,有個黑人正從後排的車窗向外張望,我突然興起一種感傷,想起多年前在紐約公車上見到的一幕:一個黑人媽媽帶著不過四五歲的小女兒上車,不用票的孩子自己跑到前排坐下,黑人媽媽丁零當啷地丟下硬幣。但是,才往車里走,就被司機喊住:“喂!不要走,你少給了一毛錢!”黑人媽媽走回收費機,低頭數了半天,喃喃地說:“沒有錯啊!”“是嗎?”司機重新瞄了一眼,揮揮手:“喔,沒有少,你可以走了!”令人驚心的事出現了:當黑人媽媽漲紅著臉,走向自己的小女兒時,突然狠狠出手,抽了小女孩一記耳光。

小女兒怔住了,捂住火辣辣的臉頰望著母親,露出惶恐無知的眼神,終於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57pm — No Comments

筱筠·不公平

兩個小孩在校很不守紀律,教師罰他們放學後留下來把各人的名字寫上500遍*大約15分鐘後,其中一個又氣又傷心地抽泣著說:“這太不公平了!他的名字叫‘奈’,而我的名字叫‘費瑟斯通’!”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54pm — No Comments

佐佐木大善 ·懺悔

李旭譯 

他很苦惱,事情的起因是由於一個男人到他這個神父面前懺悔。

“實話相告,我是個殺人犯。”

那男人坦白說他是一個殺人案中真正的兇手,而該案的嫌疑犯已被逮捕並判處死刑。他當然應該向警察局報告這件事的真相,可是他的宗教嚴禁將懺悔的內容泄漏他人。

他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就這樣保持沈默,一個無辜的人就將冤死,這會使他良”“心不安。但是要打破教規,這對於發誓將一生獻給上帝的他來說,無論如何做不到。他陷入了進退兩難之中。…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40pm — No Comments

瞿沙蔓·長大的一刻

六年前一個冬日的午間,天空中還陸續飄著零星小雪。寒氣襲人,路面很濕很滑,行人很少。

走到樓下的小巷,她發現外面依舊很冷,趕緊加快了腳步,匆忙之中,她看到在不遠的垃圾堆前站著兩個穿得極其單薄破爛的人,一個四十多歲光景的男人和一個六七歲光景的小男孩,像是父子二人。父親彎下腰,蹲下身子,一只手拿著一只缺口的碗,一只手在垃圾堆里急急地翻找。兒子呆呆地站著,眼睛一泛不眨地盯著父親那只翻找東西的手。那只手凍得發紫,裂口的地方正淌著血水。什麽也沒有找到!父親回過頭無奈地看著兒子,兒子還是呆呆地站著,盼著!父親重新轉過頭繼續不厭其煩地翻那一堆堆腥臭的垃圾。

她繼續朝前走,走過了那個垃圾堆,走遠了!但她的心很痛。…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9pm — No Comments

宗源·長鬍子的那天

一個人長到16歲還未刮過胡子,那可真糟糕。在聖誕節,父親給了我一個裝有香皂、骨柄剃須刷和最時髦的剃刀的大口杯,滿懷信心地眨眨眼說:“你不久就會需要這些東西的。”

1949年4月2日,我收拾起從未使用過的大口杯、剃須刀和剃須刷,跟隨父母走上舷梯,登上豪華舒適的“瑪麗亞王後”客輪,去英格蘭作短期旅行。

登船後,我和一位朋友一直在看乘客名單,突然,我不太相信地指著一個名字大聲念道:“溫斯頓·邱吉爾。”邱吉爾!在我16歲的時候,他在我心目中如同神明一般。

我直奔父親的艙房,問道:“你知道誰在這條船上嗎?”…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9pm — No Comments

王蒙·常勝的歌手

有一位歌手,有一次她唱完了歌,竟沒一個人鼓掌。於是她在開會的時候說道:“掌聲究竟說明什麼問題?難道掌聲是美?是藝術?是黃金?掌聲到底賣幾分錢一斤?被觀眾鼓了幾聲掌就飄飄然,就忘乎所以,就成了歌星,就坐飛機,就灌唱片,這簡直是胡鬧!是對靈魂的腐蝕!你不信!如果我扭起屁股唱黃歌兒,比她得到的掌聲還多!”她還建議,對觀眾進行一次調查分析,分類排隊,以證明掌聲的無價值或反價值。…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8pm — No Comments

張起輝·唱片

我和弗雷德幾乎沒有什麼共同點,可不知為什麼我們卻是好朋友,也許是他那巧的手吸引了我。弗雷德善於制作各種東西,他制成的每一樣傑作都是那樣完美逼真,有時真讓我嫉妒。

比如,我無意當中說出我的哪本書破得不像樣子了,準備將它扔掉;弗雷德就把那本書拿回家,幾天後就能帶回一本裝裱一新的書。

要是我打碎了一只花瓶,碎得一塌糊塗,弗雷德卻能把它重新拼粘起來,甚至”“連專家也看不出什麼破綻。

我屬於那種好高騖遠,志大才疏而異常懶散的人。工作之余(鬼知道這工作多麼無聊),唯一感興趣的是欣賞一段古典音樂,我收集了一大堆唱片。整天從早到晚,我都在想快點回家,聽一曲交響樂或協奏曲。…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