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s Blog (127)

柯羅連科·受賄原由

豐子愷譯

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7p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高鷹·願為連理枝

傍晚,正當敏哥在庭院乘涼,突閃出一個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以粗黑的雙手卡住敏哥的脖子咆哮著:“魔鬼!敢再來調戲我媽,我要你的狗命!你別夢想侵占我的住宅。” 

說完,在敏哥臉上猛摑了個巴掌,便走開了。敏哥臉兒發麻,嘴角溢血微帶顫抖。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11am — No Comments

〔印度尼西亞〕歌林·大慈善家的父親

中午憩息時間,“愛心”老人院的一間寢室里,兩個暮氣沈沈的老人,正躺在床上交談著。 

“再過兩天又是中秋節了,不知道我們有沒有福氣吃中秋月餅?”乙老人凝視著天花板,首先打開話匣。

 …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1, 2017 at 12:10am — No Comments

李昆一·沈船

1874年夏天,我與布隆森·傑瑞特合夥的商行倒閉了。他一貧如洗,開槍自殺了。為此,我來到利物浦。

我每當辦完事後就感到十分疲倦,於是便想進行一次漫長的海上航行,因為這對我來說既舒適、又劃算。所以,沒有去搭乘那些豪華的客輪,而是登上了一艘回紐約的英國帆船“清晨”號。

這艘貨船只有很少的宿艙,旅客除了我,還有一位年輕的英國姑娘傑妮·哈佛德和她的傭人——一個中年黑女人。這個傭人對姑娘照料得細心周到。後來我才知道,黑女人是一對夫婦從南卡羅來納州帶來留在她家的。那對夫婦同一天死在傑妮爸爸的房間里。這件事本身就夠稀奇的了,而更使我驚訝不已的是:傑尼小姐告訴我,那男人叫威廉·雷切爾——這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在我的家族中有一支曾定居於南卡羅來納州,但對他們及他們的歷史卻一無所知。…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贛榆報·誠實人·

從前,有一個愛說老實話的人,什麼事情他都照實說,所以,他不管到哪兒,被人趕走。這樣,他變得一貧如洗,簡直無處棲身。最後,他來到一座修道院,指望著能被收容進去。修道院長見過他以後,問他從哪兒來,到這兒來干什麼,為什麼窮到這種地步。

誠實人答道:“我很窮,我很不幸,因為我在任何時候都只說實話。就因為這個,我到哪兒都被人趕走。看來,誰都不喜歡愛說實話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5pm — No Comments

阿爾貝·阿科芒: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局

他們結婚已經20多年了,顯得很幸福。他們都學會了在生活中彼此做一些必要的讓步,並且兩人的性格都很靦腆。男的是里昂小說家呂西安·里歇,一直保持著有限的知名度。但對他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如果想沾點“暢銷作家”的光彩,他就得在各種儀式上拋頭露面。對於這些,他總是一概謝絕。朋友們愛說他過分謙虛,究其實,是缺少勇氣。

對他來說,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擁抱一下妻子,親親她的前額,說一句幾乎總是一成不變的話:“親愛的,我希望我不在家時你沒有過於煩悶,是吧?……”得到的差不多總是同樣的回答:“沒有。家里有這麼多事情要做吶。但看到你回來,我還是很高興的……”里歇太太負責在打字機上打印丈夫定期在《里昂晚報》上發表的短篇小說。然後把稿紙謄清,封裝好,寄出去。這份微末的工作足以使她想到自己是丈夫的一個合作者。…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3pm — No Comments

詹姆斯·瑟伯·數不清的月亮

朱偉文譯

小公主雷娜生病了。禦醫們束手無策。國王問女兒想要什麽,雷娜說她想要天上的月亮。國王立刻召見他的首席大臣張伯倫,要他設法把月亮從天上摘下來。

張伯倫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看了看,說:“我可以弄到象牙、藍色的小狗、金子做成的昆蟲,還能找到巨人和侏儒……。”

國王很不耐煩,一揮手,說:“我不要什麽藍色的小狗。你馬上給我把月亮弄來。”

張伯倫面露難色,一攤手,說:“月亮是熱銅做的,離地6000公里,體積比公主的房間還大。微臣實在無能為力。”…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霈清·死亡

有一天,大馬士革的蘇丹在宮殿里接見受他疼愛的一名英俊青年。年輕人顯然異常激動。

“大人,請您把城里最快的駿馬借給我騎。我此刻需飛往巴格達去。”

蘇丹問他去巴格達是為了什麽?“大人,剛才我路過宮廷花園,死神正好佇立其中。他見我便伸出手來,似乎是有意威脅我。我不該再浪費時間,必須趕緊逃走,躲避他。”

年輕人終於得到蘇丹的準許,騎著駿馬飛奔而去。他離開之後,蘇丹憤憤地走出宮殿,發現死神仍然站在花園中央。

“你怎膽敢威脅我手下的人?”“我可以向您保證,我並非有意威脅他。我只是見他還在這里,不禁吃了一驚,舉起手來——”死神回答道,“因為我跟他早已注定今晚會面,在巴格達。”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普萊斯·戴伊·四點鐘

王忠煥譯

桌上鬧鐘的指針指出3點47分。

“快到時候了,乖乖。”克蘭格先生說。

籠中那名為乖乖的鸚鵡冷冷地盯住他,叫道:“豆豆兒。”

克蘭格先生從桌上的碗里取出幾粒花生,又將其中一粒隔著鳥籠護欄塞過去,乖乖伸出蓋滿羽毛的爪子抓住花生,再用尖硬的嘴把它咬碎。

到3點49分的時候,克蘭格先生又說:“的確,這麽大一個決擇,只有我才可靠。”

指針指向了3點50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施蟄存·他要一顆鈕扣

“可惜我已經記不起他的名字了。”

薛小姐在第二十五軍醫院服務了八個月,回到昆明來休息,她給我們講了許多故事。當她在昆明耽擱了一個多月之後,預備動身到重慶去的前夕,她在我們家里晚飯後喝茶之際,開始給我們講了最後一個故事。

“但是不要緊,我記得他是574號。我們從來不記得每一個傷兵的名字,我們所要記住的是他的病床號數。然而當他離院之後,不論是因為傷愈離院或身故離院,我們隨即連他的病床號數也忘記了。不是,我不是說忘記了那病床號數,這是我被派定了要看護的床位,我無論如何忘記不掉,不過你知道,這時候這個號數又該屬於另外一個傷兵了,在我手里經過的574號傷兵,也少不了三四十個,然而我只記得他這麽一個。所以,我們就稱他為574號吧。…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劉基 熊憲光·太子養梟

楚國的太子用梧桐的果實來飼養貓頭鷹,希望它能像鳳凰一樣叫出美妙的聲音。春申君說:“這是貓頭鷹呵,生來就有其特別的習性,不可更改,即使用梧桐的果實來飼養它,又有什麽用呢?”朱英聽了這番話,對春申君說:“您知道不能用飲食來改變貓頭鷹的習性而使它變成鳳凰的道理,但您門下所養的食客們無非是一些鼠竊狗偷的無賴,您卻寵愛、敬重他們,給也們吃精美的食物,穿綴有明珠的鞋子,期望著他們將來像國士那樣報效於您。依我看來,這與用梧桐的果實飼養貓頭鷹而希望它叫出鳳凰那樣美妙的聲音,又有什麽不同呢?”春申君仍不覺悟,終於被李園(注)殺死。而他門下的食客意沒有一個能報效於他的。

(注)李園曾做春申君的舍人。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吳慧強·湯姆伯伯的故事

我伯伯湯姆過去一向在鐵路上工作,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想起他的原因。他工地點並不是象這樣的一個大車站;那只是一個叫做婁屯克羅斯的小地方。一天大約只有兩次列車在這里停車,湯姆既是站長,又是搬運主任和信號主任,身兼三職。事實上,碰到什麼事情,湯姆就做什麼事情,整個英國都沒有比他更快活的人了,婁屯克羅斯是他心中的驕傲;候車室每天都是由這位總清潔員(湯姆)打掃的;椅子是由這位總擦洗員(湯姆)抹擦的;賣票收票也是由這位總收票員(湯姆)做的。有時一天竟出售四張票之多,——票款每晚也是由這位總辦事員(湯姆)清點的。有一天竟收入了13鎊,這是湯姆在那里整整50年期間所收的最大數額。

那個車站管理得很好,湯姆對規章制度的要求非常嚴格。他曉得一個乘客準許幹什麼和不準幹什麼,哪里準吸煙和不準吸煙。要是有任何乘客敢於幹一點違反規章的任何事情,那他在婁屯克羅斯就是自找麻煩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左琴科: 天才的力量

曲志堅譯

演員庫茲金娜取得一鳴驚人的成功,觀眾們使勁跺腳,嗷嗷地吼,簡直發了狂。演員的崇拜者們把鮮花朝台上扔去,喊叫著:“庫茲金娜!庫——茲金娜!”一個機靈非凡的崇拜者想穿過樂隊擠上台去,給觀眾攔住了。於是他向門上寫著“閑人莫入”的房間沖去,一下就不見了。

庫茲金娜這時正坐在演員化妝室里,心想:“啊!我期望的正是這樣的成功啊!激動人心,以自己的天才使人們變得高尚起來……”這時,有人敲門。

“餵,”她說,“請進。”

一個人飛身走了進來,這就是那位機靈的崇拜者。他的動作是那麼麻利,女演員甚至連他的臉都沒有看清。…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劉基熊 憲光·蜀賈賣藥

有3個四川商人都在市場上賣藥。其中一位專賣好藥,預算實進成本與賣價相近,不少價,也不肯賺錢太多。另一位不管好藥、差藥都收來賣,價格的高低隨顧客的心意,相應地把好藥或差藥賣給他。第三位不求好藥,只管多收,賣價低廉,買的人請求增加一點就多給也一些藥,從不計較,於是人們都爭先恐後地到他那里去買,以致也家的門檻一月一換,一年多之後他就成了大富翁。那個兼賣好藥與差藥的商人,上他門的顧客稍少一些,但兩年之後也富起來。那個專賣好藥的商人,他的店鋪大白天也像夜晚一樣冷清,生意蕭條,以致他有了早餐,沒有夜食。郁離子對此感嘆道:’如今當官的人也像這樣啊!從前楚國邊境三縣有三個縣官,其中一個很廉潔但不得上司的歡心,當他離職的時候,連雇船的錢都沒有,人們無不笑他,認為他是傻子,另一位有了機會就貪汙,人們並不恨他,反而稱讚他賢明能幹。第三位無所不貪,用來巴結上司。他對待部屬爪牙如兒子,對待富家大戶像貴賓,沒到三年就得薦舉,提升到管理法制的官府上任,即使老百姓也稱讚他好,這不也是很奇怪的麽?”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瑪·韋斯特:天賜芳鄰

我第一眼看到這位新鄰居就不喜歡她。她太愛笑,笑聲又太響。還有,她塗了鮮紅色口紅。搬運工人還在替她卸家具,她已經走過來自我介紹。

“餵——”她在我家門外叫道,好像是我家的老朋友似的,“我叫安·利提克,是你的新鄰居。”她推門進來,很自然地摟了我一下。在她背後,我看到3個黑頭發的小男孩,笑容同樣燦爛。

“我有空,可以喝杯咖啡。”她一面坐下來一面說。我倒了一杯咖啡,很想擠個笑容出來,可是連咧一下嘴也辦不到。她離去後,我對浪費了這許多時間去閑聊感到十分不滿。

接著那個周末,太陽才出來,我就聽到她的孩子們在敲敲打打。他們正在後院搭建樹上小屋。安在汽車棚旁邊種玫瑰。那天下午我經過時,她叫道:“餵,瑪利安,來看看我的玫瑰。”我很勉強地走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保羅·加利克:送給哈里斯太太的鮮花

蔡小容譯

從倫敦飛往巴黎的班機上,坐著一位瘦小的老婦人。她衣著粗陋而整潔,看得出是個打雜女工。她懷中抱著一個手提包,里面有1400美元——這是她三年來的積蓄。她臉上流露出興奮與忐忑的神情,因為此行將實現她的理想。

這位哈里斯太太一年到頭上門給顧客做家務,每天工作10小時。三年前的一天,她在顧客家看見兩件美麗絕倫的衣服,便念念不忘。她問明這衣服是從巴黎黛爾赫時裝公司買來的,因而開始攢錢。今天,她終於坐上了飛往巴黎的班機。…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霈清·死亡

有一天,大馬士革的蘇丹在宮殿里接見受他疼愛的一名英俊青年。年輕人顯然異常激動。

“大人,請您把城里最快的駿馬借給我騎。我此刻需飛往巴格達去。”

蘇丹問他去巴格達是為了什麽?“大人,剛才我路過宮廷花園,死神正好佇立其中。他見我便伸出手來,似乎是有意威脅我。我不該再浪費時間,必須趕緊逃走,躲避他。”

年輕人終於得到蘇丹的準許,騎著駿馬飛奔而去。他離開之後,蘇丹憤憤地走出宮殿,發現死神仍然站在花園中央。

“你怎膽敢威脅我手下的人?”“我可以向您保證,我並非有意威脅他。我只是見他還在這里,不禁吃了一驚,舉起手來——”死神回答道,“因為我跟他早已注定今晚會面,在巴格達。”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李述安·鎖

他邁著沈重的腳步,踩著沈重的思緒,回到了離別3年的家鄉,3年前,他參與了一個盜竊團夥,被判刑3年,在勞改農場,因為表現突出,被提前1年釋放。

為了逃避那一雙雙熟悉的眼睛,釋放後,經人介紹,他來到湖南省南縣一家木器廠做臨時工。但野樹棲不住家鳥。強烈的思鄉情促使他踏上了歸鄉的旅途。回到家鄉後,家鄉的一切都使他感到親切、可愛。他暗暗下決心:一定要重新做人。

一天,鄰居王二嬸不小心把鑰匙鎖在了家里,很多熱心人都前來幫忙,但都無濟於事,人們找到了他,但被他拒絕了。王二嬸哀求地說:“冬保,求求你啦,要是我當家的回來,我又少不了挨一頓揍。”他知道,她丈夫很粗野,經常打她,他心軟了,找來工具,費了好半天,幫王二嬸打開了鎖。王二嬸感激萬分,特意買來一盒過濾嘴香煙,非要塞給他。在場的人驚愕地看著他,一個勁地誇他有本事。…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距離 5

他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把他們的酒杯倒滿。

完了,他說,故事結束了。我承認這算不上個什麼故事。

很有趣,她說。我對你說這是個非常有趣的故事。後來呢?她說。我是說後來怎樣了。

他聳聳肩,端著他的酒來到窗前。天已經黑了,但雪還在下。

事情在變,他說。我不知道它們是怎麼變的。但總是在不知不覺中,也不照著你的願望來變。

對,真的是這樣,可是――但她只開了個頭,沒再說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uly 25, 2017 at 4:18pm — No Comments

(敘利亞) 瓦菲格·艾斯阿德:瘋狂地背負著自己的屍體

他知道那個被殺死在我軀體內的人必須在今晚埋葬嗎??!

那麽,他為什麽點頭微笑,而不問一聲去哪兒?



1

什麽東西圍著我,抽打著我的臉,追逐著我,損傷著我的尊嚴,使我名譽掃地(聲名狼藉),它在屠殺我體內的那個人。…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May 12, 2017 at 6:4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