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s Blog (130)

本土“留學”散記 / 朱鐵志

外國人眼中的中國人和中國人眼中的外國人,同是大家感興趣的話題。因為從異族的角度,往往容易發現本民族習焉不察的東西。

大學4年中,我有3年半的時間與留學生住在一起,頗為有趣地體味到這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的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認真的日本人日本人的做事認真與刻板,在世界上是有名的。與我同居一室的W君有件小事便頗能說明問題。

一天半夜,我被一陣“哢嚓、哢嚓”的按快門聲吵醒,發現W君正舉著相機對著紗窗上的一只蟬照個不停。

“三更半夜你幹嗎呢?”我不無慍惱地問。…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7, 2017 at 5:59pm — No Comments

初戀薩拉 / 蔣成紅

新學年裏,她和我同桌,一個過去似曾相識的小姑娘,只是從沒正眼瞧過她。可那天,我睜大兩眼,對她凝視,不料她投來的目光絕然冷漠,好一個令人腸斷心碎的美人。

“你看什麽?”她問,又問了一次。

時隔良久,我才反應過來;時隔更久,我才結結巴巴答道:“沒——沒什麽”。說完立刻轉過頭去,怕被她冰藍色眼睛又給迷住,呆呆的像塊石頭。

她叫薩拉,這名字在我嘴裏反覆咀嚼,一遍遍細聲呼喚,如同祈禱一般。何以會如此迷戀她,那時我才九歲,一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當時是五十年代,還沒有兒童不宜的影片,混混沌沌的我,每當看見薩拉走近時,便心跳加劇。不知怎麽搞的,我還老想尋找她去了哪裏,那份焦急煩躁的感覺和傷風癥狀十分相似:頭暈、戰栗、不思茶飯、緊張得惡心。…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7, 2017 at 5:58pm — No Comments

雷抒雁·蟬

她在自己的生活中織下了一個厚厚的繭。

那是用一種細細的、柔韌的、若有若無的絲織成的。是痛苦的絲織成的。

她埋怨、氣惱,然後就是焦急,甚至折磨自己,同時用死來對突不破的網表示抗議。

但是,她終於被疲勞征服了,沈沈地睡過去。她做了許多的夢,那是關於花和草的夢,是關於風和水的夢,是關於太陽和彩虹的夢,還有關於愛的追求以及生兒育女的夢……在夢裏,她得到的安定和欣慰,得到了力量和熱情,得到了關於生的可貴。

當她一覺醒來,她突然明白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於是,她便用牙齒把自己吐的絲一根根咬斷。咬破自己織下的繭。…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7, 2017 at 5:58pm — No Comments

別出心裁的懲罰 / 趙寧寧

在德國布來梅有這樣一個“習俗”:假如你年滿30歲時仍未婚,那麽你必須到布來梅大教堂前勞動一次——男性打掃大教堂的台階,女性擦洗酒桶開關。

孑然一身的斯特凡剛過罷30歲生日,朋友們便通知他某月某日某時到大教堂前勞動。當然事先是和他商量過的,並已到警察局申報過。

到了預定的這一天,斯特凡身穿黑色燕尾服,戴一頂高頂禮帽,打扮得活像上個世紀的紳士(每年到教堂前來勞動的人都必須如此),在朋友們的陪伴下來到大教堂前。

大教堂前的階梯總是一塵不染,掃什麽呢?不要緊,朋友們自有辦法——只見有人從汽車裏拖出幾個大袋子,把裏面的酒瓶蓋嘩啦一聲全撒在大教堂前的階梯上。…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3, 2017 at 4:22am — No Comments

春在巴黎 / 梅苑

二月底,一連下了幾天大雪,到處都是一片白芒芒,行人道上的雪被來往的鞋印“壓”成了冰。但突然在一夜之間,雪完全融化了,冰也變成了汙水,流入下水道。

雲層裏的太陽笑吟吟地伸出頭來,塞納河畔的風也牽來一絲兒暖意。春天,就這樣突然間降臨到了巴黎。

同樣是突然間,有一天我驟覺到巴黎是這樣地可愛,如同一位蓬頭垢面的美人。但我們要有一雙慧眼,一個寬大的藝術家胸懷,一份耐心,一份閑情,我們才能夠窺視到這位美人的姿色。

巴黎是屬於藝術家的。…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5, 2017 at 11:21pm — No Comments

席慕蓉·窗外的青春

青春



有時候極為短暫,有時候卻極為冗長。我很知道,因為,我也曾如你一般的年輕過。在教室的窗前,我也曾和你一樣,凝視著四季都沒有什麽變化的校園,心裏猜測著自己將來的多變化的命運。我也曾和你一樣,以為,無論任何一種,都會比枯坐在教室裏的命運要美麗多了。

那時候的我,很奇怪老師為什麽從來不來干涉,就任我一堂課一堂課地做著夢。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他也和今天的我一樣,微笑著,從我們年輕飽滿的臉上,在一次次地重讀著那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青春呢。



白色山茶花



山茶又開了,那樣潔白而又美麗的花朵,開了滿樹。…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5, 2017 at 11:00pm — No Comments

比喻即介入 / 吳亮

我愈來愈喜歡用比喻的方式去寫作,它既可以避免直接的冒犯,又能夠使那些足夠聰明的人明白我真正想說的是什麽。

“胃口”也是個比喻。近來我比喻慣了,幹脆在這兒過把比喻癮。

就從胃口開始。

假如我某一天胃口好,正津津有味地進餐時,請不要在此時向我賣弄營養學的真理;假如我某一天在拍賣行欣賞珠寶,請不要用不屑的表情對我大談貴族的不勞而獲;假如我某一天中了彩票,請不要代我向下崗職工表示歉意;假如我某一天喝了不少威士忌興高采烈,你不要自作聰明地以為我從此不喝紹興加飯;假如我某一天批評說現在讀不到美文,你不要把原因推到電視肥皂劇過度泛濫上去。

比喻還可以換一下人稱,讓我試一試。…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27, 2017 at 12:06pm — No Comments

愛情是個謎 / 陸星兒

對愛情,幾乎可以說人人都有經歷都有體驗。但人人的經歷,人人的體驗,都不盡相同。即使有過幾次愛情經歷的人,他的每一次愛情體驗,都是不一樣的。我想,正是這樣的不重覆、不類同,才使愛情成為生活中一個永久的話題,能讓人沒完沒了地絮說、咀嚼。

究竟為什麽?!也許,就因為愛情這份“禮物”,誰都獲得過,可能都難以長久地擁有。或者說,愛情這件事,誰都有體會,但誰也說不清楚。就像大伏天吹來的一陣陣涼風,你渾身感覺到舒爽、愜意、愉悅,而僅僅是感覺。愛情,大概類似風,模糊的,不確定的,非常有限,又非常的無限。西蒙·波娃曾用風趣的語調描繪過愛情:“人們為什麽會墮入情網?沒有比這更覆雜的了:因為這是冬天,因為這是夏天,因為勞累過度,因為閑極無聊,因為軟弱,因為剛強,因為需要安全,因為喜歡冒險,因為絕望,因為希望,因為有人不愛您,因為有人愛您……”這位著名女作家把愛情概括得這樣玄妙,又論述得這樣簡潔、精辟。…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25, 2017 at 3:01pm — No Comments

上人回家 / 蕭乾

“上”人先生是鼎鼎有名的語言藝術家。他說話不但熟練,詞兒現成,而且一平八穩,面面俱到。據說他的語言有兩個特點,其一是概括性——可就是聽起來不怎麽具體,有時候還難免有些空洞嗦;其二是民主性——他講話素來不大問對象和場合。對於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他自認有一套獨到的辦法。他主張首先要掌握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至於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究竟與生活裏的語言有什麽區別,以及他講的是不是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語言,這個問題他倒還沒考慮過。總之,他滿口離不開“原則上”“基本上”。這些本來很有內容的字眼兒,到他嘴裏就成了口頭禪,無論碰到什麽,他都“上”它一下。於是,好事之徒就贈了他一個綽號,稱他這時已是傍晚,“上”人先生還不見回家,他的妻子一邊照顧小女兒,一邊燒著晚飯。忽聽門外一陣腳步聲,說時遲,那時快,“上”人推門走了進來。做妻子的看了好不歡喜,趕忙迎上前去。

故事敘到這裏,下面轉入對話。…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15am — No Comments

錯誤 / 鄭愁予

迷路很像是學謙恭:開始雖感到大為吃驚,但很快就覺得真令人開心。幾年前我在倫敦曾有過此種經歷。我來到了一個五光十色的街燈照耀著的小廣場上,人們都坐在小售貨亭裏賣各種東西,從香水到烤餅,無所不有。有位婦女想賣給我一雙花邊手套。“給您年輕太太買一雙吧?”她問道。我回答說沒有年輕太太。她很尷尬地笑笑。但我還是買了這雙手套。

買了手套,給了我一種愛與被愛的義務,真是令人心曠神怡。但我真正嘗到迷路的樂趣,是待我到地鐵去詢問回旅館的路時才開始的。…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39am — No Comments

吳守江·大山

哦,大山。我心中的男子漢,沈積了多少年的傳說,疊出一個力的形象。你不我許諾,生活就是沈默。然而,那枚金果的誘惑,使我爬上山坡。

那是一束湖綠的追光,滑過雨後的半天,像一條宣泄的小溪,舞著將要雕殘的綺麗,為大山把胭脂塗抹……你說,男性的美是力,不願用女色遮擋蒼白。你的呼喊是風,你的汗水是雨,你是一個永不馴服的魔王,心中積郁了幾千年的澎湃。你的生命就是一首悲壯的歌。

那遙遠的記不清的歲月,你的搖籃是海,還是蒼茫荒野?你可曾孤獨,你可曾寂寞?那黑黑的長夜,可曾有女魔的神笛給你歡樂?啊!我想問的太多,太多,你仍是沈默,生命綠了,那是三春恩賜;杜鵑笑了,那是夏情甚殷。哦,你總是這樣,這樣原始地保存自我。

長長的夢幻,該是人生的思索。…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7, 2017 at 4:57pm — No Comments

當你成了時間的富翁 / 岑濟鳴

時間是一種最稀有的資源。”這是美國管理學家杜拉克的一句名言。當你工作、學習十分忙碌時,往往惜秒如金,集中自己的大部精力而拋棄一些生活瑣事。然而,有時也會出現另一種狀況:你擁有很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成了一位“時間富翁”。這時候,你可能會出現哪些變化呢?

1.你可能感到從未有過的疲勞和厭倦。美國曾有一家由小並大的新公司,合並後出現了60名清閑無事的職員。起初公司讓他們提早回家,結果引起了其他700名職員的不滿。後來只得重新決定讓多余的職員也整天留在公司,這些人奉命在每天上午8時報到,下午4時40分回家,天天隨便遊蕩,把時間花在閱讀報紙、雜志、廉價書和打紙牌、下棋、針織或聊天上。一位女職員說:“嘿!開始我覺得這倒是很不錯的。但現在我感到,這些日子比我一生所經歷過的任何時刻更為困倦。我到家時便精疲力竭地躺下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7, 2017 at 4:56pm — No Comments

大雁的歌 / 席慕蓉

“大雁啊!大雁!不是我自己願意變老的,實在是這時光無止盡地循環,讓我不得不老去的啊!”

這是蒙古草原上的一首歌,據說是從17世紀末就開始流傳的民謠。

老人在草原上看見飛過的大雁,覺得似曾相識,不禁仰首問它:“大雁啊!大雁!那有著碧藍海洋圍繞的南方,是多麽溫暖和美麗,你為什麽不在那裏長久停留?非要千裏迢迢地飛回來呢?”

大雁聽見了,就低飛下來回答:“春天花開了,草原就是幸福的天地,有一種呼喚帶領我們回到家鄉。”

老人俯首行禮,表示歡迎和祝福。大雁正要展翅飛離,忽然又回頭輕聲詢問:“我記得你原來是個多麽年輕的少年啊!怎麽變得這麽老了呢?”…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30, 2017 at 7:09pm — No Comments

不負 / 陳漫雪

從不打算做有負於任何人的事。

一向是一個負責的人,對自己的每一個微笑,每一句話,每一件事負責。即使對小孩子也決不食言,怕他會因為一個小小的“被負”而心靈留下陰影。

有朋友問:“不累嗎?難道不可以拋卻責任感,活得更輕松一點?”

當你從不負於任何人、從不負於社會,從不對任何一件事情追悔、愧疚時,心裏怎不油然升起一種輕松感?!…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22, 2017 at 8:26am — No Comments

吃的悲哀 / 蘇葉

此刻是年初七上燈時分,“坐聽著遠遠近近漸漸稀落下去的爆竹聲”,心中念佛——年終於過去了。雖然到正月十五這世上還會有一點熱鬧和忙碌,但那已是過年的尾飾,比不得年來如山倒那陣子的氣勢。沒有興致鬧什麽元宵的人,是可以不必管它的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20, 2017 at 7:09pm — No Comments

春天的話語 / 龍章輝

一根藤蔓在奔跑一根藤蔓從春天的額頭跳下來。

來不及站穩,風一吹,那一縷細細的綠就怎麽也停不下。

陽光的鼓,在身後擂響。

藤蔓上。

一個日子追逐著另一個日子;一張笑臉簇擁著另一張笑臉;一片彩霞波蕩著另一片彩霞;一片嘴唇按住了另一片……噓——別出聲。一根藤蔓扭動著軀體,把一個個流蜜的村莊,拖進春天芬芳的內心。

誰家的少女,采摘的手臂被蔓須纏繞,竹籃裏落滿了大朵小朵的紅暈。…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18, 2017 at 9:32am — No Comments

到哪兒去找高倉健 / 水竹

我常嘆息找一個理想的伴侶太難了,偌大世界,就碰不到一個合適的。其實,我最看不上象量衣服尺碼似的講條件的做法,什麽身高不得低於多少,工資獎金不得少於多少,文憑學歷必須是什麽等次,諸如此類。但我的要求也是相當苛刻的。第一,我們必須志同道合;第二,他必須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我對後者尤其苛刻。

什麽樣的人才是我心目中的男子漢呢?這靠幾句話很難說清楚。日本電影《追捕》在中國上映時,我去看了,深深地被男主角的氣質所吸引:剛毅,勇敢,百折不撓,把感情埋得很深,又愛得那麽熱烈。從此以後,凡是高倉健演的片子我都要去看。有一個描寫日本軍人的片子,最後一個鏡頭是高倉健所飾的男主角在刑場上的最後一刻。“高倉健”被綁在柱子上,眼睛直對著向他舉起的一排槍。子彈從他的眉心穿過,突然,所有的現場音響都停止了,只有一顆心臟的跳動聲充滿大廳。…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14, 2017 at 12:38pm — No Comments

第五代 / 張建偉、左志

1978年,國門打開,於是,一批批青年知識分子漂洋過海,聚成一股股有人貶之,有人褒之的留學熱潮。

歷史的聯想1985年12月28日十時,一架波音747淩空而起,國務院中國留學生工作組一行十二人乘機飛往美國。工作組中,最年輕的成員是天津外經貿委研究室副主任杜廈。此去大洋彼岸,他身兼考察,招聘的雙重任務。

天津對外開放,深感人才匱乏。胡啟立同志在津視察時建議:可到國外去招聘我國自費留學生,這是一個巨大的人才寶庫!

半小時後,左側發動機發生故障,飛機迫降東京機場。…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anuary 3, 2017 at 4:04pm — No Comments

抽象之道 / 張治國

您如何捕獵大象……數學家們遠征非洲,擯棄所有並非大象的飛禽走獸,在余下的動物中任意捕捉一只,這一戰利品自然就非大象莫屬。經驗豐富的數學家們將在求解問題之初試圖證明至少存在唯一一只大象,作為前導性練習。數學教授則只證明至少存在唯一一只大象,而將尋找和捕捉一只大象的任務作為一道習題留給他們的研究生。

物理學家們捕獵大象的方式是將大象處理成一個不穩定的W—Z粒子,並耗費大筆錢財建造一個龐大的粒子加速器,企圖在河馬與犀牛發生碰撞時發現大象。

計算機科學家們通過執行如下算法A捕獵大象:1、去非洲。

2、從好望角開始。

3、向北有序前進,交替地東西橫貫非洲大陸。…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23, 2016 at 10:32pm — No Comments

春天的聲音 / 王家祥

生命發生的聲音有些是聽不見,卻看得見的。某些聲音可以在心中滋長,甚至變得很喧囂,很龐巨,耳畔卻沒有任何聲響。

走在春日迷的山林小徑上,耳朵裏很安靜,鳥叫蟲鳴,風拂雨斜,這些,是不吵人的聲音。可是,你要靜下心來讓真正的聲音在心頭滋長,流動,仔細傾聽!沒有一種生命是可以暫時停止運轉的,停止在生命之河裏流動。

泰國的禪坐大師阿姜查,教導弟子要學習“靜止的流水”的心境。弟子們懷疑,世界上哪裏有靜止不動的流水呢?既然是流動的水,便無法同時保持靜止呀!是啊!既然是聲音,便不能有聽不見的聲音呀!聽不見的聲音又如何叫做“聲音”呢?阿姜查說,那是一種心靈狀態。保持心靈的靜止、安詳,並不表示生命與外在的互動會暫時停止;思考仍然在心靈中流動著,智慧容易在其中受孕生成。…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18, 2016 at 6:4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