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s Blog (167)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24,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53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2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42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3

霍·阿·布恩蒂亞知道傳染病遍及整個市鎮,就把家長們召集起來,告訴他們有關這種失眠癥的常識,並且設法防止這種疾病向鄰近的城鄉蔓延。於是,大家從一只只山羊身上取下了鈴鐺——用鸚鵡向阿拉伯人換來的鈴鐺,把它們掛在馬孔多人口的地方,供給那些不聽崗哨勸阻、硬要進鎮的人使用。凡是這時經過馬孔多街道的外來人都得搖搖鈴鐺,讓失眠癥患者知道來人是健康的。他們在鎮上停留的時候,不準吃喝,因為毫無疑問,病從口人嘛,而馬孔多的一切食物和飲料都染上了失眠癥,采取這些辦法,他們就把這種傳染病限制在市鎮範圍之內了。隔離是嚴格遵守的,大家逐漸習慣了緊急狀態。生活重新上了軌道,工作照常進行,誰也不再擔心失去了無益的睡眠習慣。…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41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4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40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1

十六世紀,海盜弗蘭西斯德拉克圍攻列奧阿察的時候,烏蘇娜。伊古阿蘭的曾祖母被當當的警鐘聲和隆隆的炮擊聲嚇壞了,由於神經緊張,競一屁股坐在生了火的爐子上。因此,曾祖母受了嚴重的的傷,再也無法過夫妻生活。她只能用半個屁股坐著,而且只能坐在軟墊子上,步態顯然也是不雅觀的;所以,她就不願在旁人里前走路了。她認為自己身上有一股焦糊味兒,也就拒絕跟任何人交往。她經常在院子裏過夜,一直呆到天亮,不敢走進臥室去睡覺:因為她老是夢見英國人帶著惡狗爬進窗子,用燒紅的鐵器無恥地刑訊她。她給丈夫生了兩個兒子;她的丈夫是亞拉岡的商人,把自己的一半錢財都用來醫治妻子,希望盡量減輕她的痛苦。最後,他盤掉自己的店鋪,帶者一家人遠遠地離開海濱,到了印第安人的一個村莊,村莊是在山腳下,他在那兒為妻子蓋了一座沒有窗子的住房,免得她夢中的海盜鉆進屋子。…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30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2

你生下蜥蜴,咱們就撫養蜥蜴,他說。可是村裏再也不會有人由於你的過錯而被殺死了。

這是一個美妙的六月的夜晚,月光皎潔,涼爽宜人。他倆通宵未睡,在床上折騰,根本沒去理會穿過臥室的輕風,風兒帶來了普魯登希奧阿吉廖爾親人的哭聲。…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30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3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9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二章)4

霍阿卡蒂奧經過這場談話,加上他對父親的怨氣,而且他認為作法的愛情在一切情況下都是可以的,他就心安理得、勇氣倍增了。沒有任何準備,他自動把一閉告訴了弟弟。…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9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5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2

“地球是圓的,象橙子。”

烏蘇娜失去了耐心,“如果你想發癲,你就自個兒發吧!”她嚷叫起來,“別給孩子們的腦瓜裏灌輸古卜賽人的胡思亂想。”霍·阿·布恩蒂亞一動不動,妻子氣得把觀象儀摔到地上,也沒有嚇倒他。他另做了一個觀象儀,並且把村裏的一些男人召到自己的小房間裏,根據在場的人椎也不明白的理論,向他們證明說,如果一直往東航行,就能回到出發的地點。馬孔多的人以為霍·阿·布恩蒂亞瘋了,可兄梅爾加德斯回來之後,馬上消除了大家的疑慮。他大聲地讚揚霍·阿·布恩蒂亞的智慧:光靠現象儀的探測就證實了一種理論,這種理論雖是馬孔多的居民宜今還不知道的,但實際上早就證實了;梅爾加德斯為了表示欽佩,贈給霍·阿·布恩蒂亞一套東西--煉金試驗室設備,這對全村的未來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5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3

霍·阿·布恩蒂亞是村裏最有事業心的人,他指揮建築的房屋,每家的主人到河邊去取水都同樣方便;他合理設計的街道,每座住房白天最熱的時刻都能得到同樣的陽光。建村之後過了幾年,馬孔多已經成了一個最整潔的村子,這是跟全村三百個居民過去住過的其他一切村莊都不同的。這是一個真正幸福的村子;在這村子裏,誰也沒有超過三十歲,也還沒有死過一個人。

建村的時候,霍·阿·布恩蒂亞開始制作套索和鳥籠。很快,他自己和村中其他的人家都養了金駕、金絲雀、蜂虎和知更鳥。許多各式各樣的鳥兒不斷地嘁嘁喳喳,烏蘇娜生怕自己震得發聾,只好用蜂蠟把耳朵塞上。梅爾加德斯一夥人第一次來到馬孔多出售玻璃球頭痛藥時,村民們根本就不明白這些吉卜賽人如何能夠找到這個小小的村子,因為這個村子是隱沒在遼闊的沼澤地帶的;吉卜賽人說,他們來到這兒是由於聽到了鳥的叫聲。…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5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一章)4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9:24am — No Comments

儲子·把一切交給時間

如果不經歷那件事,我不會知道“時間”不單是撫平傷口的安慰劑,也是是非曲直的檢驗師。

三年多前,我在一家民營電台任職,台內有位同仁剽竊友台的節目,從訪問到主述,全部完整播出,且該節目還獲“新聞局”每集6000元的委制經費。我寫了一封檢舉信到“新聞局”。沒想到“新聞局”竟然把信寄回公司。接著電台老板帶著那位被檢舉人,親往“新聞局”解釋。

可想而知,老板臉上無光之余,要炒魷魚。幸得愛護我的長官保薦,方得茍延殘喘下去。

被打成“黑五類”的日子不好過。與“被害者”有私誼的同業一見到我就滿臉不屑——“告密者”,我的臉上寫了這三個字。而同事們也在我的身後議論紛紛。…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7, 2017 at 4:05pm — No Comments

鄭元緒·辦刊二三事

一1981年初,經過緊張而短促的籌備,《讀者文摘》就要面世了,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原計劃3月出版的,因為抽換了一些文章,拖至4月才出版。出版前,將一頁頁清樣訂在一起,不停地翻來翻去,就像即將分娩的母親,猜測著自己的嬰兒如何模樣,來到世上會不會遭到冷遇。當時的編輯就只有胡亞權同我二人。對於編雜志都是初次嘗試,“雄心壯志”雖是不小,卻沒有經驗。我問老胡:你看這樣裝訂出來,像一本雜志嗎?老胡倒似乎胸有成竹:像,裝上封面,三邊一裁就像了!創刊號終於出刊了。封面很漂亮!紅紅的顏色,向往著未來的少女,給人帶來一陣喜悅。我撫摸著每一頁,端詳著一篇篇變成了鉛字、又整整齊齊排列在一起的文章,心裏仍舊不踏實:讀者會承認她嗎?會喜歡她嗎?要知道,審視她的,將是一張張陌生的面孔!要贏得他們的信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7, 2017 at 2:33pm — No Comments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 張曉風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它沈沈穩穩地駐在那塊土地上,像一方紙鎮。美麗凝重且深情地壓住這張紙,使我們可以在這張紙上寫屬於我們的歷史。

有時是在市聲沸天、市塵彌地的台北街頭,有時是在擁擠而又落寞的公共汽車站,我總會想起那座山和山上的神木。那一座山叫拉拉山。

11月,天氣晴朗,薄涼。天氣太好的時候我總是不安,看好風好日這樣日覆一日地好下去,我決心要到山裏去一趟,一個人。一個活得很興頭的女人,既不逃避什麽,也不為了出來“散心”——恐怕反而是出來“收心”,收她散在四方的心。

一個人,帶一塊面包,幾只黃橙,去朝山謁水。…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5, 2017 at 9:46am — No Comments

李寧 / 白色的帽子

前面是紅燈,“的士”停了下來。

“這是檸檬的香味吧?”在護城河畔上車的那位穿著體面的乘客問道。

“不,這是夏柑的味兒。”司機松井微笑著回答。

“嗬,夏柑竟有這麽香啊!”“這是剛摘下來的,昨天我那鄉下的老母親用快件寄來的,大概是想連香味也給我送過來的吧。”

“噢,噢。”

“因為我太喜歡了,就把一個最大個的放在車子上了。”

信號燈變綠了。排成長龍的車子一起跑了起來。拐過一條大街後,在一條小巷子口上,那位先生下車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3, 2017 at 10:32am — No Comments

大河的苦悶 / 劉再復

都怪他的血液是混濁的,都怪他過於狂妄,都怪他日夜不停地呼嘯,都怪他染汙兩岸的土地,缺乏山泉般的純粹。

他苦悶極了。他夢想化為潔凈的水,夢想著仙境似的肅穆與靜止,夢想著不再疲倦地奔走,夢想著像明鏡一樣清澈,可照著許多遊人快意的微笑。

然而,他又厭惡這些很美的夢。

他總是固執地愛著自己不息的沸騰,總是愛著自己追求大海的狂妄,總是愛著自己和高山峽谷搏鬥的呼嘯,甚至總是固執地愛著自己的混濁,奔流著的混濁,跳動著生命大脈搏的混濁。

他知道他的混濁打濕過河岸,然而,這混濁也灌溉過田野,養育過黃黃綠綠的新鮮與繁榮。…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18, 2017 at 8:33pm — No Comments

錯過 / 郭麗華

陽台上那盆曇花已冒出了小小的花苞,於是我留心期待著一個花開的夜晚,每花的時候都叮嚀自己可別錯過了。

但是一忙起來竟然真的錯過了!待到第二天清晨倏地想起,急急推門出戶,那已經綻放過的花朵,一如垂頭斂翼的鳳凰,倦然冷冷的不見一絲神采。想昨夜留它獨自在漆黑的露台上,淒清寂寞地燦燦爛爛,我心中湧現滿滿的痛惜與歉疚──我豈止錯過,分明是辜負了!

然而這還是無心,有時候錯過簡直是有意的。在黃山度蜜月的時候,我們住在山上的一個院落裏,直潭在右,彎潭在左、中間一大片谷地,開門俯視,清溪如帶,蜿蜿蜒蜒地流下碧潭。四周峰巒起伏,天晴時層層數去,可見青山九重。有回清早,他在陽台喊:“快起來看雲,那些雲排著隊出谷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但願破衣裡面是人 / 農婦隨筆選

和阿波閑聊,他忽然說:“農婦,過去你總是穿得破破舊舊的,現在比較好多”他說得對,我常穿最謙價布料做的衫褲,穿“癩痢頭兒子”嫌窄的舊衣,近幾年,阿芝學會了剪裁,才給我縫了幾件像樣的衣裳。

我認為衣服是用來蔽體保暖的,別無任何意義。而人究竟是愛美的動物,在服裝有刻意求美,是天性,也能添一些生活情趣。所以我很讚成別人穿得漂亮。有些人很考究服裝,有閑、有錢,也有人伺候,大可講究一下衣著的藝術,卻不是代表他們的身份。

前幾天,有個年輕人來信告訴我,他從書店所買的英前首相希思的著作中,見希思盡管穿一身質料和款式奇舊的西裝,卻掩飾不了他那種氣派。…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