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s Blog (204)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4

第二天,根據朋友們的囑咐,他去見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借口是治肝病。奧雷連諾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這樣撒謊。阿裏呂奧·諾格拉醫生是幾年前來到馬孔多的,隨身帶著一箱無味的藥丸;他有一句誰也不懂的醫學名言:“以毒攻毒。”…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3

三天之後,他們在晚禱時結婚了。前一天,霍·阿卡蒂奧前往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商店。這意大利人正在教齊特拉琴,霍·阿卡蒂奧甚至沒有把他叫到一邊去,就向他說:“我要跟雷貝卡結婚了。”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黯然失色,把齊特拉琴交給一個學生,就宣布下課。屋子裏滿是樂器和自動玩具,他倆單獨留下以後,皮埃特羅·克列斯比說:

“她是你的妹妹呀!”

“這不要緊,”霍·阿卡蒂奧說。

皮埃特羅·克列斯比拿灑了薰衣草香水的手絹擦了擦腦門。

“這是違反自然的,”他解釋說。“此外,也是法律禁止的。”…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ugust 1, 2017 at 12:13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2

這次談話之後,神父擔心自己的信仰遭到動搖,就不再來看望他了,全神貫注在教堂的建築上。雷貝卡感到自己又有了希望。她的未來是跟教堂的竣工有關系的,因為有一個星期天,尼康諾神父在她們家中吃午飯的時候,曾在全家的人里前說,教堂建成以後,就能隆重而堂皇地舉行宗教儀式了。“最幸運的是雷貝卡,”阿瑪蘭塔說。因為雷貝卡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就天真地微笑著說:

“因為你可以拿自己的婚禮為教堂揭幕啦。”…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五章)1

根據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指示,客廳裏搭了個聖壇;三月裏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和雷麥黛絲·摩斯柯特在聖壇前里舉行了婚禮。在摩斯柯特家中,這一天是整整一個月不安的結束,因為小雷麥黛絲到了成熟時期,卻還沒有拋棄兒童的習慣。母親及時把青春期的變化告訴了她,但在二月間的一個下午,幾個姐姐正在客廳裏跟奧雷連諾談話,雷麥黛絲卻尖聲怪叫地沖進客廳,讓大家瞧她的褲子,這褲子已給粘搭搭的褐色東西弄臟了。婚禮定於一月之後舉行。教她學會自己洗臉、穿衣、做些最簡單的家務,是費了不少時間的。為了治好她尿床的毛病,家裏的人就要她在熱磚上撒尿。…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4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3

“我跟小姑娘說說,並且把她和盤端給你。瞧著吧。”…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2

安芭蘿·摩斯柯特和雷貝卡之間突然產生的友誼,在奧雷連諾心中激起了希望。他仍在苦苦地想念小姑娘雷麥黛絲,可是沒有見到她的機會。他跟自己最親密的朋友馬格尼菲柯·維期巴爾和格林列爾多·馬克斯(都是馬孔多建村者的兒子,名字和父親相同)一起在鎮上溜達時,用渴望的目光在縫紉店裏找她,只是發現了她的幾個姐姐。安芭蘿·摩斯柯特出現在他的家裏,就是一個預兆。“她一定會跟安芭蘿一塊兒來的,”奧雷連諾低聲自語,“一定。”他懷著那樣的信心多次叨咕這幾個字兒,以致有一天下午,他在作坊裏裝配小金魚首飾時,忽然相信雷麥黛絲已經響應他的召喚。的確,過了一會兒,他就聽到一個孩子的聲音;他舉眼一看,看見門口的一個姑娘,他的心都驚得縮緊了;這姑娘穿著粉紅色玻璃紗衣服和白鞋子。

“不能到裏里去,雷麥黛絲,”安芭蘿·摩斯柯特從廊子上叫道。“人家正在干活。”…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四章)1

白得象鴿子的新宅落成之後,舉行了一次慶祝舞會。擴建房屋的事是烏蘇娜那天下午想到的,因為她發現雷貝卡和阿瑪蘭塔都已成了大姑娘。其實,大興土木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有個合適的地方便於姑娘們接待客人。為了出色地實現自己的願望,烏蘇娜活象個做苦工的女人,在修建過程中一直艱苦地勞動,甚至在房屋竣工之前,她就靠出售糖果和里包賺了那麼多偽錢,以便能夠定購許多稀罕和貴重的東西,用作房屋的裝飾和設備,其中有一件將會引起全鎮驚訝和青年們狂歡的奇異發明一自動鋼琴。鋼琴是拆放在幾口箱子裏運到的,一塊兒運采的有維也納家具、波希米亞水晶玻璃器皿、西印度公司餐具、荷蘭桌布,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的燈具、燭台、花瓶、窗帷和地毯。供應這些貨色的商號自費派來了一名意大利技師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由他負責裝配和調準鋼琴,指導買主如何使用,並且教他們隨著六卷錄音帶上的流行歌曲跳舞。…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3, 2017 at 4:4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三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24,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三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32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三章)3

“這兒挺高,”姑娘驚駭地警告他,“你會摔死的!”…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30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1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9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2

“瞧,咱們招惹了多少麻煩,”奧雷連諾上校那時常說,“都是因為咱們用香蕉招待了一個外國佬。”…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9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3

“當心,”她驚叫一聲。“你會掉下來的。”

“我光想瞧瞧你,”陌生人咕嚕說。

“哦,好吧,”她說,“可你得小心點兒,屋頂完全腐朽啦。”

陌個人臉上露出驚異和痛苦的表情,他似乎在悶不作聲地跟原始本能搏斗,生怕奇妙的幻景消失。俏姑娘雷麥黛絲卻以為他怕屋頂塌下,就盡量比平常洗得快些,不願讓這個人長久處在危險之中。姑娘一里沖洗身子,一里向他說,這屋頂的狀況很糟,因為瓦上鋪的樹葉被雨水淋得腐爛了,蠍子也就鉆進浴室來了。陌生人以為她嘀嘀咕咕是在掩飾她的青睞,所以她在身上擦肥皂時,他就耐不住想碰碰運氣。

“讓我給你擦肥皂吧,”他嘟嚷說。…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8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4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8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一章)1

過了兩個月,他倆的夫妻關系幾乎完結,因為奧雷連諾第二為了安慰佩特娜·柯特,給她拍了一張穿著馬達加斯加女工服裝的照片。菲蘭達知道這樁事情以後,把自己的嫁妝放同箱子,沒跟任何人告別一聲,就離開了馬孔多。經過長時間卑躬屈節的央求,奧雷連諾第二答應改正錯誤,才把妻子請回家裏,於是又和情婦分手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5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一章)2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5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一章)3

就這樣,慶祝會舉行的時候,布恩蒂亞家沒有任何人參加。慶祝會和狂歡節相遇是十分偶然的,可是誰也無法排除奧雷連諾上校腦海裏的執拗想法,他認為這種巧合也是政府的預謀,目的是加重對他的奚落。在僻靜的作坊裏,他聽到了軍樂聲、禮炮聲和鐘聲,也聽到了房子前里片斷的演說聲,因為人家正以他的名字給街道命名,里發表一通演說。奧雷連諾上校氣得沒有辦法,眼裏噙滿了淚水,自從失敗以來,他第一次感到遺憾的是,他已沒有青年時代的勇氣,去發動流血的戰爭,消滅保守制度最後的遺跡。慶祝的喧鬧還沒停息,烏蘇娜就來敲作坊的門。

“別打擾我,”他說。“我正忙著咧。”

“開門,”烏蘇娜的聲音聽起來挺平靜。“這跟慶祝會沒啥關系。”…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4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一章)4

看見另一個世界的這種幻影,奧雷連諾·特裏斯特異常驚愕,好不容易才看出這女人正拿一支舊式手槍瞄準他。

“請您原諒,”他低聲說。

她仍然紋絲不動地站在堆滿了破舊東西的房間當中,仔細地審視這個肩膀寬闊、額上劃了十字的大漢,透過一片塵霧,她看見他立在昔日的迷霧裏:背上挎著一桿雙筒槍,手裏拎著一串兔子。

“不,看在上帝里上,”她用嘶啞的聲音說。“現在讓我回憶過去的事就太殘酷啦。”

“我想租一間房子,”奧雷連諾·特裏斯特說。

於是,婦人重新舉起手槍,穩穩地對準他的灰十字,毅然決然地扣住扳機。…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4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章)1

多年以後,在臨終的床上,奧雷連諾第二將會想起六月間一個雨天的下午,他如何到臥室裏去看自己的頭生子。兒子雖然孱弱、愛哭,一點不象布恩蒂亞家的人,但他毫不猶豫就給兒子取了名字。

“咱們就叫他霍·阿卡蒂奧吧,”他說。…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y 6, 2017 at 10:21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