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s Blog (154)

儲子·把一切交給時間

如果不經歷那件事,我不會知道“時間”不單是撫平傷口的安慰劑,也是是非曲直的檢驗師。

三年多前,我在一家民營電台任職,台內有位同仁剽竊友台的節目,從訪問到主述,全部完整播出,且該節目還獲“新聞局”每集6000元的委制經費。我寫了一封檢舉信到“新聞局”。沒想到“新聞局”竟然把信寄回公司。接著電台老板帶著那位被檢舉人,親往“新聞局”解釋。

可想而知,老板臉上無光之余,要炒魷魚。幸得愛護我的長官保薦,方得茍延殘喘下去。

被打成“黑五類”的日子不好過。與“被害者”有私誼的同業一見到我就滿臉不屑——“告密者”,我的臉上寫了這三個字。而同事們也在我的身後議論紛紛。…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7, 2017 at 4:05pm — No Comments

鄭元緒·辦刊二三事

一1981年初,經過緊張而短促的籌備,《讀者文摘》就要面世了,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原計劃3月出版的,因為抽換了一些文章,拖至4月才出版。出版前,將一頁頁清樣訂在一起,不停地翻來翻去,就像即將分娩的母親,猜測著自己的嬰兒如何模樣,來到世上會不會遭到冷遇。當時的編輯就只有胡亞權同我二人。對於編雜志都是初次嘗試,“雄心壯志”雖是不小,卻沒有經驗。我問老胡:你看這樣裝訂出來,像一本雜志嗎?老胡倒似乎胸有成竹:像,裝上封面,三邊一裁就像了!創刊號終於出刊了。封面很漂亮!紅紅的顏色,向往著未來的少女,給人帶來一陣喜悅。我撫摸著每一頁,端詳著一篇篇變成了鉛字、又整整齊齊排列在一起的文章,心裏仍舊不踏實:讀者會承認她嗎?會喜歡她嗎?要知道,審視她的,將是一張張陌生的面孔!要贏得他們的信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7, 2017 at 2:33pm — No Comments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 張曉風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它沈沈穩穩地駐在那塊土地上,像一方紙鎮。美麗凝重且深情地壓住這張紙,使我們可以在這張紙上寫屬於我們的歷史。

有時是在市聲沸天、市塵彌地的台北街頭,有時是在擁擠而又落寞的公共汽車站,我總會想起那座山和山上的神木。那一座山叫拉拉山。

11月,天氣晴朗,薄涼。天氣太好的時候我總是不安,看好風好日這樣日覆一日地好下去,我決心要到山裏去一趟,一個人。一個活得很興頭的女人,既不逃避什麽,也不為了出來“散心”——恐怕反而是出來“收心”,收她散在四方的心。

一個人,帶一塊面包,幾只黃橙,去朝山謁水。…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5, 2017 at 9:46am — No Comments

李寧 / 白色的帽子

前面是紅燈,“的士”停了下來。

“這是檸檬的香味吧?”在護城河畔上車的那位穿著體面的乘客問道。

“不,這是夏柑的味兒。”司機松井微笑著回答。

“嗬,夏柑竟有這麽香啊!”“這是剛摘下來的,昨天我那鄉下的老母親用快件寄來的,大概是想連香味也給我送過來的吧。”

“噢,噢。”

“因為我太喜歡了,就把一個最大個的放在車子上了。”

信號燈變綠了。排成長龍的車子一起跑了起來。拐過一條大街後,在一條小巷子口上,那位先生下車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23, 2017 at 10:32am — No Comments

大河的苦悶 / 劉再復

都怪他的血液是混濁的,都怪他過於狂妄,都怪他日夜不停地呼嘯,都怪他染汙兩岸的土地,缺乏山泉般的純粹。

他苦悶極了。他夢想化為潔凈的水,夢想著仙境似的肅穆與靜止,夢想著不再疲倦地奔走,夢想著像明鏡一樣清澈,可照著許多遊人快意的微笑。

然而,他又厭惡這些很美的夢。

他總是固執地愛著自己不息的沸騰,總是愛著自己追求大海的狂妄,總是愛著自己和高山峽谷搏鬥的呼嘯,甚至總是固執地愛著自己的混濁,奔流著的混濁,跳動著生命大脈搏的混濁。

他知道他的混濁打濕過河岸,然而,這混濁也灌溉過田野,養育過黃黃綠綠的新鮮與繁榮。…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18, 2017 at 8:33pm — No Comments

錯過 / 郭麗華

陽台上那盆曇花已冒出了小小的花苞,於是我留心期待著一個花開的夜晚,每花的時候都叮嚀自己可別錯過了。

但是一忙起來竟然真的錯過了!待到第二天清晨倏地想起,急急推門出戶,那已經綻放過的花朵,一如垂頭斂翼的鳳凰,倦然冷冷的不見一絲神采。想昨夜留它獨自在漆黑的露台上,淒清寂寞地燦燦爛爛,我心中湧現滿滿的痛惜與歉疚──我豈止錯過,分明是辜負了!

然而這還是無心,有時候錯過簡直是有意的。在黃山度蜜月的時候,我們住在山上的一個院落裏,直潭在右,彎潭在左、中間一大片谷地,開門俯視,清溪如帶,蜿蜿蜒蜒地流下碧潭。四周峰巒起伏,天晴時層層數去,可見青山九重。有回清早,他在陽台喊:“快起來看雲,那些雲排著隊出谷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但願破衣裡面是人 / 農婦隨筆選

和阿波閑聊,他忽然說:“農婦,過去你總是穿得破破舊舊的,現在比較好多”他說得對,我常穿最謙價布料做的衫褲,穿“癩痢頭兒子”嫌窄的舊衣,近幾年,阿芝學會了剪裁,才給我縫了幾件像樣的衣裳。

我認為衣服是用來蔽體保暖的,別無任何意義。而人究竟是愛美的動物,在服裝有刻意求美,是天性,也能添一些生活情趣。所以我很讚成別人穿得漂亮。有些人很考究服裝,有閑、有錢,也有人伺候,大可講究一下衣著的藝術,卻不是代表他們的身份。

前幾天,有個年輕人來信告訴我,他從書店所買的英前首相希思的著作中,見希思盡管穿一身質料和款式奇舊的西裝,卻掩飾不了他那種氣派。…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燈下拾豆 / 劉心武

“處女作”的說法不知自何時始。其實,既“作”,則已非“處女”。

倘若為“處女”,則應尚未有“作”。

第一篇作品的印行,應是靈魂為所愛獻出的童貞。

當文思湧來,而一疊紙平鋪在你面前,你手中握著筆時,你要毫不猶豫地開始寫作。

也許你會寫得很糟。但沒有哪個上帝有權限定你必須寫得出色。…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蘇雪林·春

記得法國作家曹拉的約翰戈東之四時曾以人之一生比為年之四季,我覺得很有意味,雖然這個譬喻是自古以來,就有許多人說過了。但芳草夕陽,永為新鮮詩料,好譬喻又何嫌於重覆呢?

不陰不晴的天氣,乍寒乍暖的時令,一會兒是習習和風,一會兒是蒙蒙細雨,春是時哭時笑的,春是善於撒嬌的。

樹枝間新透出葉芽,稀疏瑣碎地點綴著。地上黃一塊,黑一塊,又淺淺的綠一塊,看去很不順眼,但幾天後,便成了一片蓊郁的綠雲,一條綴滿星星野花的繡毯了。壓在你眉梢上的那厚厚的灰黯色的雲,自然不免教你氣悶;可是他轉瞬間會化為如紗的輕煙,如酥的小雨。新婚燕紫,屢次雙雙來拜訪我的矮椽,軟語呢喃,商量不定,我知道它們準是看中了我的屋梁,果然數日後,便銜泥運草開始築巢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9, 2017 at 9:02pm — No Comments

施倩·愛的信箋

母親有個愛寫信的習慣,直到今天我還記得清清楚楚。那是從1941年的冬天開始的。哥哥約尼自應征入伍後,一連數月沒有音訊。母親每天晚上都要坐在廚房的大桌子前給他寫信。

我弄不明白既然約尼從不回信,她幹嘛還要寫呀寫。

“等著吧,我們總會收到他的來信的。”她總是那麽自信。母親常說,信同人的心靈是相通的,神聖的上帝之光會把它們聯系在一起,她相信這速光芒能幫助她找到約尼。

我不知道她說的這些話是不是為了讓她自己或我們大家放寬心,但這畢竟把我們的心緊緊連在了一起。終於有一天約尼來信了——他還活著,正在南太平洋上。…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8, 2017 at 9:06am — No Comments

春拂玉蘭枝 / 荒平

水仙已淩波遠逝,梅花也閉門謝客,鬥妍一時的山茶花也已落英滿地,只留下了幾聲遊人的嘆息。

冬天總是要過去的,而春天呢?而春天也總是伴著料峭的風和瘦弱的雪向我們走近。

我是到斷橋去尋殘雪的,可是尋到的只是滿地的泥濘。然而我敏感的心卻突然震顫,我仿佛感覺到背後有輕盈的腳步在向我走來。我像是初戀的情人。她也總是悄然而至,在我等待得不耐煩之時,突然如一陣輕風似的出現在我背後,給我以意外的驚喜。

我驀然回首,啞然失笑。

初戀的記憶,早已如逝去的水仙,只留下幾絲淡淡的馨香的回味。…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3, 2017 at 2:01pm — No Comments

王前鋒·初夏,我從知青屋前走過

如詩如夢的歲月,是在春天度過,而——景象依舊,只是門前的紮根樹高了許多,綠了許多,這高高綠綠,給人好些陌生和憂傷。…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3, 2017 at 1:59pm — No Comments

蒙田·出行

我嘛,常常旅遊消遣,安排得倒不賴。如果右邊景色不佳,我便取道左邊。如宜於騎馬,我便停下不走。這樣一來,我實際所見的,無一不如我家一樣有趣,一樣賞心悅目。……我漏掉什麽東西來不及看嗎?那麽我就折回去。反正是我自己安排路程。我沒有預定的路線,筆直的路線或彎來彎去的路線都沒有。人家曾向我提及的東西,我所到之處,是不是接觸到了呢?往往有這樣的情況:別人的看法與我自己的看法並不相符,而且我常常覺得,他們的看法是錯的。我並不為自己花了力氣而可惜:我到底弄清了人家的說法並不真實。…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April 3, 2017 at 1:59pm — No Comments

懺悔17歲 / 小小

我懷著又新鮮又無奈的心情,佩著紅袖章,尾隨著上海第一批上山下鄉的知青隊伍,落戶在江西峽江地區。

可是當農民不是孩提時的幻想,唯有想做“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希望在支撐著我,唯有天天拜讀“小紅書”的信仰在鼓動著我。我和孟姓的女生住在隔板攔起的小間裏,兩個雖不是一個學堂,因同齡又同室,熟悉後悄悄話漸漸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31, 2017 at 3:20pm — No Comments

雙翼·猜錯

我常常猜錯你的心思。

我以為板起臉孔,講出一大套動聽的大道理,就能夠俊你佩服到五體投地。

擔是當我這樣裝模作樣時,你就別過險孔,時我不睬不理。

而當我在閑談中隨意地發揮我的平凡的見解時,你卻反而用心地何聽著我。

我花了十個星期天,細心地選擇送給你的生日禮物。我以為只有最責重的禮物才能博得你最大的歡喜。

但是你只淡淡地瞧了它一眼,按照應有的禮貌說一聲“謝謝你”。…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29, 2017 at 3:36pm — No Comments

沈思的花絮 / 萬人

一頭驢幻想著變成人,它割掉自己的尾巴後,問周圍的驢:“現在我像個人了吧?”“差一點,你還應該把耳朵剪下來。”其他驢回答說。“這好辦。你看現在我變成人了吧?”“還差點,你還缺雙鞋和領帶。”……不管怎樣,這頭驢在驢群裏有了名聲,因為它差一點就變成了人。

如果想要證明自己,就不要怕“還差一點”。

 

某人弄到個鑰匙墜,並把自己的鑰匙全都掛在了上面,結果他的鑰匙不是一個個地,而是一下子全弄丟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29, 2017 at 3:35pm — No Comments

李忠卿·出國人選

某研究所最近有一項出國考察任務,全所包括一名看門的李老頭在內,總共不過11人,但是只有一個出國的名額,究竟派誰去呢?

所長權衡再三,仍物色不出最佳出國人選。為求公平合理,只好沿襲傳統的選舉辦法,用無記名投票形式來確定。第一輪選舉似乎很順利,從每個選舉人的表情看,好像都很輕松,但是選舉結果竟出乎意料:10名研究員,每人均得1票,天知道這票是怎麽投的?院長鼻子酸溜溜的,只得再搞第二輪選舉,為了提高命中率,每人限選兩名,超半數者為中選人。選舉後的結果更讓人大吃一驚:10張選票中,除了10名研究員的名字外,都不約而同地掛著李老頭的大名。

李老頭是幸運的,不幸的是誰呢?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26, 2017 at 9:08pm — No Comments

長夜如歌 / 欒中惠

夜深沈,丈夫的鼾聲如一支歌。

歌兒任意揮灑,一會兒滾滾而來,如驚濤奔湧;一會兒飄忽而去,如霧靄遊移;一會兒起伏跌宕,如山巒連綿;一會兒嘎然而止,如路斷懸崖時E調——韻律有高有低;有時慢三,有時快四——節奏有急有緩。

丈夫用他的鼾聲支起一座夜的舞台:晶瑩的月光是舞台的燈光,藍色的天宇是舞台的幕布,微風中搖曳的紅玫瑰是其伴舞,喧嘩不已的梧桐葉是忘情的掌聲……這是一種熱烈的靜謐,又是一種靜謐的熱烈!丈夫夜夜都睡得這麽踏實,這麽香甜。

我依偎在丈夫的身邊,緊緊拉著他的手,卻遲遲難以入夢。…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23, 2017 at 6:10pm — No Comments

不要丟掉自己的小傘 / 王亞惠

在歲月的風雨中踽踽獨行時,我有一把脆弱的小傘,風雨飄搖中,為我遮風擋雨。

一日,遇上了他,他高大的身軀像座山。我靠上去,頓時,頭頂的一方天幽藍幽藍。

我丟掉了自己的小傘,專心去畫那個以他為圓心的圓。用大海做底色,青春做筆,心血做墨,采摘來七彩陽光鑲嵌出一道似夢似幻的風景。

有一天,這風景突然海市蜃樓般地消失了。淒風苦雨中我睜開久閉的雙眼,沒有了眩目的陽光,我才發現那曾經像山一樣的身軀早已萎縮。我的心浸泡在風雨中漸漸涼透了,才想起那把被我丟棄的小傘。

邁出那個自己精心勾畫的圓,撿起那把脆弱的小傘,我踽踽獨行於歲月的風雨之中。…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23, 2017 at 6:10pm — No Comments

本土“留學”散記 / 朱鐵志

外國人眼中的中國人和中國人眼中的外國人,同是大家感興趣的話題。因為從異族的角度,往往容易發現本民族習焉不察的東西。

大學4年中,我有3年半的時間與留學生住在一起,頗為有趣地體味到這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的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認真的日本人日本人的做事認真與刻板,在世界上是有名的。與我同居一室的W君有件小事便頗能說明問題。

一天半夜,我被一陣“哢嚓、哢嚓”的按快門聲吵醒,發現W君正舉著相機對著紗窗上的一只蟬照個不停。

“三更半夜你幹嗎呢?”我不無慍惱地問。…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7, 2017 at 5:5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