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ZHU Інжу's Blog (249)

李公佐`謝小娥傳

小娥,姓謝,是豫章人,她父親是販運商人。八歲時,她母親就過世了,後來小娥嫁給歷陽一個叫段居貞的俠客。段居貞為人有氣節重視道義,喜歡結交英雄豪傑。小娥的父親積蓄大量的財產,常常和女婿段居貞一起乘船做生意,在江湖上往來。謝小娥十四歲那年,她跟父親和丈夫一起乘船去做生意,沒想到遇上強盜,丈夫和父親都被強盜殺害,金銀緞匹被搶劫一空。段居貞的兄弟們,謝翁的徒弟侄子,以及僕人幾十個人,全被丟入江中。小娥自己也胸口受傷、雙腳骨折,沿著江漂流,幸好被其他船隻救起,船家照顧了一夜才救活。後來她四處流浪討飯維生,到了上元縣,就投靠到妙果寺淨悟比丘尼門下。

父親死後不久,謝小娥夢見父親對她說:「殺我的人,是車中猴,門東草。」過了幾天,又夢見她丈夫對她說:「殺我的人,禾中走,一日夫。」謝小娥自己解不開謎語,就常常把這些話寫下來,到處請有知識的人分析它,但過了好幾年都沒有人能解答。…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14, 2019 at 11:57am — No Comments

薛調·無雙傳

唐人王仙客,是建中(唐德宗年號)時期大臣劉震的外甥。起初,王仙客的父親去世了,他和母親一起投奔外祖父家。劉震有個女兒叫無雙,比王仙客小幾歲,當時他們倆都年幼,在一塊遊戲打鬧。劉震的妻子經常開玩笑的稱呼王仙客為王郎子。這樣過了幾年,劉震照顧守寡的姐姐以及王仙客非常周到。有一天,王仙客的母親得了病,病勢加重了,叫來劉震跟他說:「我有一個兒子,我牽掛他你也知道,遺憾的是看不到他結婚、做官了。無雙長得端莊美麗而且聰慧,我非常喜歡她。以後不要讓她嫁給別的人家。我把仙客託付給你。你如果真能答應我,我死後就瞑目沒有遺憾了。」

劉震說:「姐姐應該安靜的修養,不要惦記其他的事來自找煩惱。」劉震的姐姐最終病死了。王仙客護送她的遺體,安葬在襄鄧。…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4, 2019 at 10:40pm — No Comments

裴鉶·聶隱娘傳

唐德宗貞元年間,魏博大將聶鋒的女兒聶隱娘,才十歲。有一尼姑到聶鋒家討飯,見到了隱娘,特別喜愛。

她說:「押衙(指聶鋒)能不能將女兒交給我,讓我教育她。」聶鋒很生氣,斥責了尼姑。

尼姑說:「押衙就是把女兒鎖在鐵櫃中,我也能偷去呀。」這天晚上,隱娘果然丟失了,聶鋒大吃一驚,令人搜尋,沒有結果。父母每思念女兒,只能相對哭泣。

五年後,尼姑把隱娘送回,並告訴聶鋒說:「我已經把她教成了,把她送還給你。」尼姑須臾不見,一家人悲喜交加,問女兒學些什麼。

女兒說:「開始時也就是讀經念咒,也沒學別的。」聶鋒不相信,又懇切地問女兒。…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4, 2019 at 10:32pm — No Comments

張說·虯髯客傳

隋煬帝巡幸揚州,命司空楊素留守都城長安。楊素位尊而驕橫,又認爲時局混亂,天下掌握大權、有重望的人,沒有誰比得上自己,因而生活奢侈驕貴,禮節排場也超出了一個臣子所應有的範圍。每逢公卿大臣言事,賓客拜謁,楊素都伸開兩隻腳,雙膝弓起,坐在床榻上接見,態度傲慢無禮。又令美女簇擁而出,侍婢排列兩旁,排場享用超越本分──仿效皇帝。到了隋朝末年這種情景更加嚴重,不再知道自己擔負的責任,不再有拯救艱危局勢的用心。

一天,衛國公李靖以平民的身分去謁見楊素,獻上奇策。楊素又是以輕慢無禮的態度接見。李靖上前作揖,說:「天下正亂,英雄競相崛起。您身爲王室重臣,必須把網羅豪傑的事放在心上,不該如此傲慢地接見賓客。」楊素臉上露出敬佩的神色,站起來向李靖道歉;然後和他交談,談得非常高興,接受李靖獻納的策書後才從正堂退出。…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March 3, 2019 at 1:16am — No Comments

沈既濟·黃粱夢

唐玄宗開元十九年,道士呂翁(呂洞賓)經過邯鄲道上,當時天色已晚,就在路邊的一個客店,設床鋪席解開包袱坐下來休息。一會兒來了個縣邑裡的年輕人盧生,他身穿短襖,騎一匹青馬,要到鄉下田莊去,也是路過客店住宿休息的。盧生進來後,與呂翁的鋪位緊挨著,他口若懸河,談笑自如。

說笑了一陣之後,看看自己的衣著打扮,覺得有些破舊寒酸,嘆道:「大丈夫生在世上,因命運不好,而困頓潦倒到這地步,想著都令人灰心喪氣!」…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20, 2019 at 10:25pm — No Comments

馬中錫·中山狼傳

趙簡子在中山這個地方大規模地打獵,虞人在前面開路,獵鷹獵犬羅列在後面,讓人害怕,凶猛的鳥獸被弓箭射倒的,數也數不清。有一頭狼正在道路中間,像人那樣直立著叫。趙簡子垂著手、登上車,拉著烏號良弓,搭上肅慎好箭,一箭射入,連箭尾的羽毛都沒入肉裡去了,狼失聲大叫,立刻逃跑。趙簡子大怒,趕著車馬去追逐那頭狼,驚飛的塵土幾乎要遮蔽了天空,腳步聲好像是鳴雷一樣,十步之外,就難以分辨人馬。…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18, 2019 at 11:26am — No Comments

陳鴻·長恨歌傳

唐玄宗開元年間,天下太平,四海無事。玄宗做皇帝已多年,漸漸厭倦了朝政,不再夜以繼日地處理國事,把朝中的大小事務,都開始交給丞相去處理。他自己經常深居內宮遊戲宴飲,用音樂和美色使自己快樂。在此之前,元獻皇后和武淑妃都受過玄宗的寵幸,她們相繼去世後,宮中雖有上等人家女兒成千上萬,卻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皇上整天悶悶不樂。當時每年十月,皇帝都要帶著車馬去華清宮,宮內外有封號的命婦都穿著鮮明光耀奪目的衣服,像影子一樣跟隨著皇帝的車隊。皇帝洗過澡後,就賞賜命婦們也在御用溫泉中洗浴。春風吹拂著華清池水,命婦們自由自在地沐浴在水中,皇上不禁有些心旌搖盪,期望能遇到一個可心的女子。可是他看看前後左右的嬪妃,卻覺得一個個面色如土,毫無光彩。於是下令,叫高力士暗地裡到宮外搜尋美人。…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1:2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6 (大结局)

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心想,也許是助產婆昨夜回來把嬰兒抱走了。這個推測給了他集中思想所需的片刻喘息的機會,他在一把搖椅上躺下,在這把搖椅里,雷貝卡學過刺繡,阿瑪蘭塔曾跟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下過棋,阿瑪蘭塔·烏蘇哪曾給嬰兒縫過衣服:就在這一剎那間——在他恍然大悟的剎那間——他終於明白自己的心再也承受不了往日那麽多的重負。他自己的和別人的往事像致命的長矛刺痛了他的心。他詫異地望見放肆的蜘蛛網盤在枯死的玫瑰花叢上,望見到處都長滿了頑固的莠草,望見二月里明朗的晨空一片寧靜。就在這時,他看到了自己的兒子——一塊皺巴巴的咬爛了的皮膚,從四里八方聚集擾來的一群螞蟻正把這塊皮膚沿著花園的石鋪小徑,往自己的洞穴盡力拖去。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一下子呆住了,但不是由於驚訝和恐懼,而是因為在這個奇異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最終破譯梅爾加德斯密碼的奧秘。他看到過羊皮紙手稿的卷首上有那麽一句題辭,跟這個家族的興衰完全相符:…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12, 2019 at 5:23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5

一個星期日,傍晚六點,阿瑪蘭塔·烏蘇娜感到一陣臨產的劇病。笑容可掬的助產婆領著幾個由於饑餓而出來干活的小女孩,把阿瑪蘭塔·鳥蘇娜擡到餐桌上,然後叉開雙腿,騎在她的肚子上,不斷用野蠻的動作折磨產婦,直到一個健壯小男孩的哭聲代替了產婦的叫喊聲。阿瑪蘭塔.烏蘇娜噙著淚水的眼睛看見了一個真正的布恩蒂亞,就像那些名叫霍.阿卡蒂奧的人一樣,嬰幾明澈的眼睛又酷似那些名叫奧雷連諾的人;這孩子命中注定將要重新為這個家族奠定基礎,將要驅除這個家族固有的致命缺陷和孤獨性格,因為他是百年里誕生的所有的布恩蒂亞當中唯一由於愛情而受胎的嬰兒。

“他是一個真正吃人的野獸,”阿瑪蘭塔·烏蘇娜說。“咱們就管他叫羅德里格吧。”

“不,”她的丈夫不同意。“咱們還是管他叫奧雷連諾,他將贏得三十二次戰爭的勝利。”…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February 9, 2019 at 6:4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4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27, 2018 at 11:4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3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27, 2018 at 11:39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2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27, 2018 at 11:38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廿章)1

一個節日的晚上,皮拉.苔列娜守著她那個“天堂” *入口的時候,在一把藤制的搖椅里去世了。遵照死者臨終的意願,八條漢子沒有把她裝進棺材,而讓她直接坐在搖椅里,放進了一個很大的墓穴,墓穴就挖在跳舞場的中央。幾個淚流滿里、臉色蒼白的混血女人,穿上喪服,開始履行魔術般的儀式。她們摘下自己的耳環、胸針和戒指,把它們丟進墓坑,拿一塊沒有刻上名字和日期的大石板蓋住坑穴,而在石板上用亞馬孫河畔的山茶花堆起了一座小丘。然後,混血女人們用毒藥毒死祭奠用的牲畜,又用磚瓦堵住門窗,便各奔東西了;她們手里提著自己的小木箱,箱蓋背里裱糊著石印的聖徒畫像、雜誌上的彩色圖片,以及為時不長、不能置信、幻想出來的情人照片,這些情人看上去有的像金剛大漢,有的像食人野獸,有的像紙牌上漫遊公海的加冕國王。



*指妓院。…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27, 2018 at 11:3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5

她需要到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住的那邊去做事時,便偶然去他房間一趟,並且趁她丈夫不斷注視天空的時候,在那裏呆上幾分鐘。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受到這種變化的鼓舞,常常留下來與這家人一同吃飯。而在阿瑪蘭塔·烏蘇娜回來的頭幾個月內,他是從不那樣做的。加斯東對此感到高興。在飯後經常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談話中,他說他的合夥人在欺騙他。他們已經通知他,飛機已經裝在一條船上,這條船尚未到達。但是他的代理人堅持說,那架飛機是永遠到不了的,因為加勒比海所有商船的貨單上都沒有這架飛機。然而他的合夥人卻堅持說那船是確有其事的;他們甚至暗指加斯東在信中對他們說了謊。通信聯系造成了彼此的懷疑,所以加斯東決定不再寫信,打算抓緊時間去一趟布魯塞爾,把事情搞個水落石出,然後帶著那架飛機回來。可是,阿瑪蘭塔·烏蘇娜一再重申,她決不離開馬孔多,即使失去丈夫也在所不惜,這就使加斯東的計劃流產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12, 2018 at 5:2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4

學識上的一致是偉大友誼的開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下午繼續同四位爭論對手見里,他們是阿爾伐羅、傑爾曼、阿爾豐索和加布裏埃爾,這四位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朋友。象他這樣整天埋頭書堆的人,從書店開始到黎明時刻在妓院裏結束的暴風雨般的聚會,對他真是一種啟示。直到那時他還從未想到過,文藝是迄今為止用來嘲弄人的一切發明中最好的玩意兒。阿爾伐羅在一天晚宴中就是這樣說的。過了一些時候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才想到明白,此說來源於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老頭子認為:知識要是不能用來發明一種烹飪鷹嘴豆的方法,那就一文不值了。…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December 4, 2018 at 5:5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3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7, 2018 at 5:3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2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7, 2018 at 5:3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九章)1

十二月初旬,阿瑪蘭塔.烏蘇娜一路順風地回來了。她拉著丈夫系在脖子上的絲帶,領他到了家,她是事先沒打招呼便突然出現的;她身穿乳白色衣服,脖子上戴著的那串珍珠幾乎拖到膝蓋,手指上是綠寶石和黃寶石的戒指,光潔、整齊的頭發梳成一個發轡,用燕尾狀的發針別在耳後。六個月前同她結婚的男人,年歲較大,瘦瘦的;象個水手,是法蘭德斯人。她一推開客廳的門,就感到自己離開這兒已經很久了。房子破得比想象的更厲害。

“天啊,”她叫了一聲,語氣快活多於驚訝,“顯然,這房子裏沒有女人!”…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7, 2018 at 5:3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6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7, 2018 at 5:32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八章)5

Continue

Added by INZHU Інжу on July 17, 2018 at 5:3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