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原創《愛:水晶球、水晶球》

水晶球,水晶球,我的皇朝是否会,兴盛与败落,好像秦汉与唐宋?

灰化灰,尘归尘。生命,除了为太太而活,是否还有更多一些什麽,给予子子女女的?

是否,比他们父母所有的更多?

去工作,赚碗饭,看电视、上床去。日升日落,一年复一年,还来不及明白一点什麽,窗外已然暮色重。

失败的人过着,陈旧的生活方式。他们常说:有一天我将……。

失败了,他们便怪运气不好,然後躲到疾病,药物、酒精里去。

失败是一种习惯,成功也是改变的开始。是把每一天当着,生命中最後一天来活。

不活在过去,也不活在未来,就在现在就只有现在去梦想。去计划,去要求、去拼搏。

闭上双眼能看见,我成为了自己最希望成为的人。

水晶球,水晶球,帮助我听一听,我心深处的叫唤;我认为我可以,我也知道我可以,成为自己最大的教练和伙伴。

衷诚爱着自己,也付出我今天还能付出的爱。

我认为我可以,我知道我可以,成为最不平凡的人。

 


Views: 18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百万主播 on November 12, 2014 at 9:59am

善知識敘事·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老年的悲劇不在於他已經衰老,而在於他依舊年輕。 ——奧斯卡·王爾德

當我出生的時候爸爸已經50歲了。在別人有“媽媽先生”這個綽號之前,他已經因這個稱呼名聞遐邇。我不知道為什麽他代替媽媽而成為持家的人,但是我是我所有小朋友中惟一有爸爸陪在身邊的人,從這一點來說我認為自己很幸運。

在我上低年級學校的多年中,爸爸為我做了許多事情。他讓學校汽車司機到我家門口接我,而不讓我到六街區遠的普通汽車站。當我回家的時候,他常常已為我準備好了午餐——花生醬和肉凍三明治。我最喜歡過聖誕節,螺旋形式的三明治周圍嵌滿綠色的糖塊並被剪成樹的形狀。

隨 著我漸漸長大,我努力想獲得獨立,我想擺脫掉這些父愛的“幼稚”的跡象,但是他不打算放棄。我進了高中之後,不能再回家吃午飯了,我便自己帶飯,爸爸每天 早早起來為我準備好午飯。在飯袋的外表是他自己設計的描繪山景的圖畫(這成為他的商標),或者一個刻著“爸爸和安吉”的心在飯袋的中央,在裏面將有一塊印 著同一個心或“我愛你”的餐巾。許多次他寫上一個笑話或謎語,他經常有一些可笑的話逗我笑並讓我體會到他愛我。

我 經常把我的午餐藏起來,這樣將沒有人看到飯袋或餐巾上的話,但這並沒有隱瞞多長時間。一天,我的一個朋友看到餐巾,第二天我的所有朋友都等著看這塊餐巾。 他們也模仿這種方法,我想他們都希望也有人向他們顯示那樣的愛。我為有這樣一位父親而感到非常自豪。在我以後的幾年高中生涯所收藏的那樣的餐巾,至今仍大 部保留著。

後來,當我離開家去上大學(我是最後一個離開家的子女)的時候,我想這樣表達愛的方式將不能繼續了。但是我和我的朋友們為他的愛而感到非常欣喜。

我希望在放學後天天見到父親,因此我經常給他打電話,我的電話費用因此而扶搖直上。我們說什麽並無多大關系,我只是想聽到的他聲音。第一年這已成為我們之間的一種儀式。每次我說完再見,他常說:“安吉?”

“是我,爸爸。”我答道。

“我愛你。”

“我也同樣愛你,爸爸。”

幾 乎每個星期五我都收到信。我前面座位上的同學常常知道這是誰來的信——信封上的姓名地址經常是用蠟筆寫的,裏面的信經常畫上我們家的小狗或貓,並附上他與 媽媽的相片。如果我上周末回家的話,還有與朋友們在城鎮周圍賽跑和把家作為一個小站的描寫,還附上他的風景畫和一顆寫著“爸爸和安吉”的心形題字。

信件正好在每天的午飯前送到,因此我能夠帶著他的信去餐廳。我意識到把信藏起來是沒有用的,因為我的室友是知道我爸爸送我的餐巾的高中朋友。我在星期五下午讀信,畫和信封被傳閱,已成為室友們的一種“儀式”。

正 是在這期間爸爸患了癌癥。當信件在星期五不能到來的時候,我意識到他已虛弱得不能寫字。他經常在早晨4點起床,這樣他能靜靜地坐在院子裏寫他的信。如果他 誤了星期五的郵寄,信將遲到一兩天,但信總會到的。我的朋友們經常稱他“世界上最酷的爸爸”。一天我的朋友們送給他一張卡片,上面簽了所有人的名字,並把 那個稱號贈給他,我確信他教會我們理解一個父親的愛。如果我的朋友們開始送給他們的孩子餐巾,我一點也不驚奇。他留給他們一個深刻印象,並將激勵他們給自 己的孩子表達自己的愛。

在我的4年大學生活的日日夜夜,信件和電話從 不曾間斷。我決定回家和他呆在一起的時間到了,因為他的病情日益惡化,我已認識到我們共處的時光非常少了。那些天是最難捱的日子,眼看著這個曾經充滿年輕 活力的人已枯槁銷蝕。最後他竟認不出我是誰了,把我喊成他曾多年未見的一個親戚的名字,我知道這是由於病魔在作怪。

在他臨死前的幾天裏,我和他單獨呆在醫院的病房裏。我們互相握著手看電視。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說道:“安吉?”

“是我,爸爸。”

“我愛你。”

“我也愛你,爸爸。” (安吉·K·K·沃德)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