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花楸樹像撅著嘴的女孩。
在小路和大道之間,
一些赤楊遠遠地站在
濕漉漉的燈心草叢中。

土語像泥濘中綻開的花朵,
完美的音調不雕的蠟菊,
此刻,鳥在這一切的音樂中,
近乎地啼唱。


------------------------------------------------------------

魚網


任何明凈的東西使我們驚訝得目眩,
你的靜默的遠航和明亮的捕撈。
海豚放開了,去捉一閃而過的魚……
說得太少,後來又太多。
詩人們青春死去,但韻律護住了他們的軀體;
原型的嗓子唱得走了調;
老演員念不出朋友們的作品,
只大聲念著他自己,
天才低哼著,直到禮堂死寂。
這一行必須終結。
然而我的心高揚,我知道我歡快地過了一生,
把一張上了焦油的魚網織了又拆。
等魚吃完了,網就會掛在墻上,
象塊字跡模糊的銅牌,釘在無未來的未來之上。


------------------------------------------------------------

奇異的果實

這就是那女孩的頭,像掘出的葫蘆。
橢圓臉,李子肌膚,李子核似的牙齒。
他們解繃帶似的弄掉她頭發上的濕蕨
然後細覽盤卷的頭發,
放出她皮革似的美貌上的空氣。
油脂之頭,易腐之寶:
她破碎的鼻子黑暗如泥炭塊,
她的眼窩空如舊礦場的坑。
迪奧多魯斯。西庫盧斯承認
他對諸如此類已逐漸處之泰然:
被謀殺的、被遺忘的、無名的、可怕的
被斬首的女孩。逼視斧頭
和美化,逼視
已開始有點像敬畏的東西。

(黃燦然譯)


------------------------------------------------------------

山楂燈

隆冬的山楂樹不當令地燃燒著,
蟹爪刺,給小個子用的小燈盞,
不想再要他們別的什麼,只要他們保持
不讓那自尊的燈芯熄滅就行了,
免得亮光招致他們失明。

但是有時候當你的呼吸羽毛般輕歙在寒霜中,
它會變成第歐根尼遊蕩的形狀,
手上提著他的燈籠,尋找一個正人君子;
於是你最後從山楂樹背後細看
他把燈籠提到它那齊眼高的枝椏上,
而你卻退縮了,當你面對它那黏合的心和核,
它那紮血的刺你希望可以考驗並證明你清白,
它那被啄食的成熟審視你,然後移開。

(黃燦然譯)


------------------------------------------------------------

Views: 6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