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舞·大陸真人秀節目路在何方?

最近火得一塌糊塗的真人秀節目《爸爸去哪兒》即將在本周五晚上完滿收官,它所創下的高收視率和幾乎零差評的口碑無疑使其成為大陸真人秀節目歷史上的一個非常有價值的範本。可就像一把雙刃劍一樣,範本可以借鑒,但更需要打破,所謂不破不立,大陸真人秀節目從誕生到成長,一路跌跌撞撞,取得了一些成績,但在如今拿來主義盛行,原創匱乏的環境下,大陸真人秀節目該如何前行亟待答案。


中國電視經歷了“晚會體”、“遊藝體”,自超級女聲開始,真人秀這種“競賽體”開始走進大陸觀眾的視野,並大受追捧。從最初的山寨國外火爆的真人秀節目到直接引進國外熱播版權,從歐美到韓國市場的優秀真人秀節目,大陸各大衛視是爭相砸錢,更令人無語的是,往往是一家衛視引進成功,這一年電視上基本就都是山寨了。有報道稱,由於《爸爸去哪兒》的意外走紅,2014年電視屏幕上將有十幾檔親子類節目。

一邊是瘋狂的“拿來主義”,一邊卻是廣電總局限娛令的又一次升級。10月下旬,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向各大衛視下文,其中關於境外版權節目的播出做了如下規定:

“各電視上星綜合頻道每年播出的新引進境外版權模式節目不得超過1個,當年不得安排在19:30-22:00之間播出。”矛頭直指一些財力雄厚的衛視土豪對於境外版權真人秀的瘋狂引進。相比較2011年的限娛令對於衛視選秀類節目總數不超過10檔的規定,兩年之後的限娛令在真人秀這塊的目的性更加明確,就是要逼出更多的好原創。

雖然原創節目需要努力開辟新路,但對於以往成功節目的學習和借鑒也是必須的。而一個好的真人秀節目的成功的確有跡可循。在懸舞看來,優秀的真人秀節目至少應該具備一個中心和三個支撐點。

一個中心即一個貫穿始終的好故事,三個支撐點即思維定勢的突破,視覺的表現力和文化的認同度。

一、一個中心點:情感附加值高的好故事

“與晚會和遊藝相比,真人秀更加生活化,是對生活的精妙模仿,同時又蘊含著陌生於生活的戲劇性。”可見,好的真人秀節目首先是一個有戲劇沖突的好故事。而對於大陸真人秀而言,除了要有戲劇沖突,極高的情感附加值也是節目成功的關鍵。這一點與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有關,筆者將在稍候作出詳細論述。例數這幾年有口碑的真人秀節目,從《超級女聲》、《非誠勿擾》、《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到最近火爆的《爸爸去哪兒》,貫穿始終的是真人秀主體在沖破重重矛盾和壓力之後要麼蛻變成長要麼回歸真我的故事,沒有這條故事主線,單純秀個歌曲,表個才藝,或是找些明星撐場面,都不會帶來持久的關註度。而這其中飽含的強烈情感相信看過這些節目的觀眾必是深有體會。因此如何構思一個飽含高情感附加值的好故事來得特別重要。而真人秀好故事的打磨至少需要三個支撐點。

二、突破思維定勢

除去各家衛視誰也不願意為初創節目冒風險這一因素之外,大陸真人秀節目的瘋狂山寨很大程度上也歸咎於思維定勢。思維定勢的無法突破是創新匱乏的元兇,也是造成大陸類型化真人秀節目進入審美疲勞和該市場惡性競爭的原因,比如歌唱類真人秀。總結國外優秀的真人秀節目,很多都在努力突破各種思維定勢,下面列舉一些大陸近年來引進的出色的真人秀節目是如何突破思維定式的。

1、《超級女聲》:走紅時間2005年

節目簡介:湖南衛視從2004年起主辦的大眾歌手選秀賽。此項賽事接受任何喜歡唱歌的女性個人或組合的報名,是現今中國大陸頗受歡迎的娛樂節目之一。

突破點:在當時全民崇拜有距離感明星的背景下,讓草根在鏡頭下從平凡逐漸蛻變成明星。

2、《舞林大會》:走紅時間2006年

節目簡介:東方衛視播出的以明星國標舞蹈競技為主題的真人秀節目。

突破點:在秀歌藝成風的背景下,國標舞這種肢體語言同樣具有表現力。

3、《非誠勿擾》:走紅時間2010年

節目簡介:江蘇衛視一檔適應現代生活節奏的大型婚戀交友節目,為廣大單身男女提供公開的婚戀交友平臺,精良的節目制作和全新的婚戀交友模式得到觀眾和網友廣泛關註。

突破點:在都市剩男剩女成為社會焦點問題的背景下,相親由過去不易啟齒的私人行為變成一種可以大聲喊出來的社會符號。

4、《非你莫屬》:走紅時間2010年

節目簡介:天津衛視播出的求職類真人秀節目。節目引導正確求職觀,並在節目中制造最大限度的良性精彩沖突。

突破點:找工作難問題日益棘手,如何樹立正確的求職觀,用人單位對何種人才求賢若渴,都是求職者想要了解的問題。

5、《中國好聲音》:走紅時間2012年

節目簡介:《中國好聲音》是由浙江衛視聯合星空傳媒旗下燦星制作強力打造的引進導師制的大型勵誌專業音樂評論節目。

突破點:與2005年創造收視率高峰的《超級女聲》不同,這檔音樂選秀節目專註於聲音本身,海選只用聲音說話。從而創造了繼《超級女聲》之後空擋很久的音樂選秀節目新高峰。

6、《我是歌手》:走紅時間2013年

節目簡介:《我是歌手》是中國首檔歌手音樂對決電視節目。節目集結樂壇資深唱將、中流砥柱和新生代佼佼者打造獨一無二頂級音樂盛宴。

突破點:《超級女聲》之後,草根選秀節目批量而來,在觀眾出現草根音樂秀審美疲勞的時候,適時推出專業重量級歌手之間的比拼是個聰明的辦法。

7、《爸爸去哪兒》:走紅時間2013年

節目簡介:湖南衛視全新推出的大型明星親子旅行生存體驗真人秀。這檔名人代際溝通紀實節目將創新視角對準親子關系,五位明星爸爸跟子女進行72小時的鄉村體驗真人秀。

突破點:在很多中國人傳統觀念中,在家帶小孩似乎是媽媽的責任。因此,爸爸們如何料理孩子的生活變成亮點。而在親子類節目當中,選擇明星親子間的互動更加順應粉絲們窺私的需求。

可見,真人秀突破定勢的方法首先需要研究當時當刻能夠引發話題的社會問題,比如草根難背景下的《超級女聲》,結婚難背景下的《非誠勿擾》,找工作難背景下的《非你莫屬》等等;其次需要對真人秀主領域進行二次細分。比如都是音樂選秀節目,《超級女聲》、《中國好聲音》和《我是歌手》卻各有棱角;再次,對明星效應的多元挖掘。譬如要引起觀眾的共鳴,無需局限於大眾都能駕馭的領域,就像雖然音樂比舞蹈更為合群,但明星的舞蹈同樣讓觀眾熱血沸騰,所以《舞林大會》火了。又譬如明星除了在自己事業上的成就,他們同樣為人父母。他們的親子溝通同樣會引起觀眾的興趣,所以《爸爸去哪兒》火了。

三、視覺的表現力

視覺的表現力是由視頻內容的性質決定的。不同於文字和音頻,真人秀歸屬於視覺娛樂的範疇,視覺娛樂需要營造強烈的畫面感,要求視覺刺激好看。這就特別考驗制作團隊拍攝和剪輯的功力。以《爸爸去哪兒》為例,據報道,第一集素材拍攝時間超過1000小時,外出拍攝團隊多達150人。在第一集的最後,孩子和爸爸們吃飯的場景有一個鏡頭掃到了現場攝制團隊,數量龐大可見一斑。

而同時《爸爸去哪兒》的剪輯也成為該節目的王道。1000多小時的原素材剪成兩小時左右的一集,這中間所下的功夫之足不言而喻。而無論是前期拍攝還是後期剪輯的超大投入,都是為了捕捉最豐富最有趣最戲劇的人物畫面。

同時,由於內心戲的不易展現,字幕和後期采訪的配合到位就彌補了內心戲的視覺短板,不管是神字幕組的出現還是後期采訪的跟進,都表明好的視覺表現力對真人秀而言至關重要,而即便是無法用視覺呈現的內容也不能留有死角。

四、文化認同度

中國受眾既需要在真實有趣的場景中尋求滿足,又排斥那些不符合中國文化的節目,這就需要節目策劃者們在借鑒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節目時把握中國國情。因為東西方的文化其實存在很大差異。在西方文化當中更強調“個人”,個人的行為表現力,個人的思想哪怕是非主流的也會得到社會和輿論的充分尊重。而中華文化從屬於典型的東方文化價值體系下,強調宗族倫理,家庭情感和精神的紐帶,即便是搞笑的節目也常常是笑中帶淚,所以相親相愛,情感升華,不怕吃苦往往成為大陸真人秀節目的關鍵詞。這就是為什麼在之前論述一個中心點的時候,懸舞提到大陸真人秀節目首先必須要有一個飽含高情感附加值的好故事。有些在國外挺火的真人秀節目卻不適合引進大陸。以下列舉2個國外真人秀的例子:

《比弗利嬌妻》:該節目由NBC環球旗下的Bravo頻道播出,是Bravo的“The RealHousewives”系列真人秀中最為成功的一個系列,在美國本土引發了強烈反響。這檔講述美國比弗利山莊貴婦生活的節目,其本質就是對“富人生活的偷窺秀”。名車豪宅、名牌奢侈品充斥其間,幾位主演間也不乏勾心鬥角的戲碼。《比弗利山莊嬌妻》雖在美熱播,但其中體現出來的勾心鬥角、利益爭鬥往往為中國人所排斥,中國講究的是集體主義,註重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那些過於刺激的真人秀節目與中國的傳統道德和審美標準是相違背的,因此這類真人秀節目不適合中國的土壤。

《當男孩遇見男孩》:男人間的戀愛比賽,15個男性同性戀者到一家酒店裏速配,其中7人為假冒同性戀者,如果最後假冒者騙過所有人則獲勝。雖然現在大陸的社會輿論對同性戀比過去有了更多寬容,但是在大陸主流電視媒介上構思播放以同性戀為主題的真人秀節目還是有待時日。

《爸爸去哪兒》將第一季的精彩留在了2013年,而2014年也正在朝我們大步走來,用娛樂大眾的視覺符號,制作能夠讓大陸觀眾感同身受的優質真人秀節目,相信很多大陸觀眾會和懸舞一樣期待吧。(本文來源:虎嗅網,時間:13年12月27日)

Views: 20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rch 30, 2016 at 5:38pm

國內“真人秀”現形記:延播中整頓

浙江衛視真人秀節目《奔跑吧兄弟》

導語:2015年7月,廣電總局發布了《關於加強真人秀節目管理的通知》(簡稱“限真令”);8月25日,廣電總局特為真人秀制片人開設了真人秀節目培訓班,主流節目制片人均到場;加上最近某衛視的真人秀節目連續延播……這一系列的消息可能預示著國內“真人秀”節目會出現新的整合。

真人秀節目紮堆各大衛視,真人秀真實的成分有多少?真人秀的內容由誰來決定?一直在模仿什麼時候才能超越國外真人秀節目?

一、 真人紮堆秀,真人秀真實麼?

2015年有近200檔真人秀節目加入拼搶收視率的大軍,這一數字是2014年的5倍。如果按一檔真人秀播出一季13期、每期90分鐘算,相當於觀眾要不眠不休看5個月,才能把這些節目全部看完。

從播出的真人秀名單看,才藝選秀節目最少:目前只有《中國達人秀》和《出彩中國人》;歌唱類節目次之:《中國好聲音》、《中國好歌曲》、《最美和聲》、 《我是歌手》;戶外真人秀的數量最多,除《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等已經“成名”的,各大衛視都不甘示弱,東方衛視就有四五檔戶外真人秀推出,形 成“我要”系列——去極地、登珠峰、去探險、去太空,浙江衛視吃了“跑男”甜頭,還將推出《真愛在囧途》、《陌路大作戰》、《回到公元前》三檔,一向走 “劇行天下”的安徽衛視,也一口氣推出7檔戶外真人秀。

大量真人秀節目的播出一方面滿足了觀眾在碎片時代“窺探”秘密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有部分觀眾對真人秀節目的“真實性”產生了疑問:真人秀節目的“真實性”占有多大比重?

真人秀電視節目就其含義而言,強調的是“真實性”、“互動性”和“表演性”。真人秀電視節目在體現“真”的同時,也盡量突出“秀”的成分。國外學者的研究也表明,只有“真”和“秀”的結合,即真實和虛構融合在一起,才能使真人秀節目產生最好的效果。

涅茲維奇在《我愛偷窺》中,對於真人秀節目的“真實性”進行了細致的觀察:

流行的真人秀節目──關於幾個20多歲年輕貌美又有錢的白人,在比弗利山莊“上班”的生活是真的嗎?站在孩子面前,我可以說出不同答案。我可以把手一揮,駁斥真人秀節目──不,那是假的,都是鬼扯。真人秀節目不全是垃圾,不全是沒營養的廢物。

但是,真人秀節目是真的嗎?我是可以試著解釋,許多人對“真實”一詞越來越懷疑,因為我們身處的年代充斥著虛擬世界的網絡戀情,以及根據“真實”故事寫成的回憶錄,再改編成的電影。“什麼是真實?”我可以反問。但他們知道什麼是真實,真實就是真正發生過的事。他們想知道《好萊塢女孩》節目裏的事情是不是真的發生過。“嗯,”我猶疑地說,“應該算,有些是真的。我是說,節目裏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不過和最後播出的內容不完全相同。還有,如果不是因為電視,許多發生的事很可能不會發生。”

“真人秀”電視只是表面看起來有損參加者的隱私。經過大量、多面向、決定性的剪接後,最後的產物讓人幾乎認不出是來自原始未經剪接的影片。因此,最後的剪輯產物,純為虛構。參加者隱私受損害的情況,就和演員在扮演虛構故事中的角色是一樣的情形。

速生、速火、速朽,就是真人秀市場野蠻生長的高速邏輯。觀眾需要真人秀,看明星出糗,看素人蛻變,這裏的故事起碼比電視劇看起來更真實,更容易滿足情感需求,並且短小精悍,易於在朋友圈裏轉發傳播。至於真實性的比例有多少,大部分觀眾已經不在乎。

二、 資本決定真人秀什麼?

高投入,已經成為真人秀的代名詞。在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的相關報道中,演唱現場超過40臺的機位、梁翹柏等華語樂壇頂級音樂制作人、韓國原版節目的燈光師、最新款森海塞爾麥克風等等,是被反復強調的內容。每一位歌手從降落在長沙黃花機場開始,就處在攝像機的跟拍之下,在節目中,鏡頭常常掃過浩大的攝影團隊,密密麻麻的一排鏡頭對準臺上的歌手和經紀人,捕捉他們每一秒微妙的表情,當然,這又意味著成倍增長的後期剪輯時間。

資本市場是真人秀井噴的最大推手,他們會選擇最有實力的制作團隊,在2014年的招標會中,各大衛視提出了200多個真人秀策劃,所有的節目必須經歷廣告商的篩選,大多數沒有被選中的,就直接胎死腹中。廣告市場永遠是馬太效應,贏者通吃。商人們更信任那些嘗試過重武器、並取得了熱烈反響的電視臺,相信雙方的重投入會帶來真正雙贏的產出。

“跑男”的第一季冠名費是1.3億元,第二季則拿到了2.16億元的高價。市場會給電視節目出最直觀的成績單,幾個現象級真人秀的冠名費一直蹦著高地往上躥:“中國好聲音”第一到第三季的冠名費分別是6000萬元、2億元、2.5億元;“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的冠名費僅為2800萬元,第二季飆升至3.12億元,今年的第三季冠名+戰略合作已價值5億元;開年以來,古巨基在“我是歌手”第三季中一直用港味普通話反復朗誦“洗護合一新升級”,為了這一效果,某洗衣品牌連續三屆為節目冠名,花費已從1.5億元、2.35億元,飆升到了第三季的3億元。

三、 有水準的原創真人秀有多遠?

以2014年的數據為例,國內各大電視臺及視頻網站播出的節目之中,與國外版權合作的節目共計63檔,在全國的綜藝節目中占比達90%,其中32檔為新引進的節目,31檔為延續播出的模式節目,引自韓國版權的節目就有12檔。

除了引進版權之外,國內真人秀節目再制作過程中往往會同國外團隊直接進行“聯合制作”。聯合制作並非指雙方從零開始研發一個節目,而是以成熟的原版節目為基礎,在支付版權費用的前提之下,原版制作團隊派出制片人、編導團隊、技術團隊中的核心成員,加入中方團隊的節目開發和制作之中,提供指導意見,跟蹤或參與拍攝過程,共同討論如何本土化的問題。

以浙江衛視明星戶外競技真人秀節目《奔跑吧兄弟》為例,該節目脫胎於韓國超高人氣節目《Running Man》,由浙江衛視與韓國SBS原版制作團隊聯合制作。《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前五期由韓國團隊主導,之後由中方獨立制作。前五期的總導演都由韓方的曹孝鎮擔任,中方設立兩位總副導演協助,中韓共同出創意,由韓方主導執行。據該節目制片人俞杭英透露,韓國團隊占制作團隊人員的三分之一,有50人,包括了總導演、總編劇、王牌VJ等各個工種。

就目前市場情況來看,聯合制作的真人秀節目因為多快好省,比研發成本高、成熟度低的原創節目,更受電視臺喜愛,而國內原創真人秀品牌卻鳳毛麟角。

對於國內什麼時候做出具有自己風格,可以超越國外的真人秀節目,《完美邂逅》(由貴州衛視與韓國CJ娛樂公司聯合制作)制片人胡庶談到,“韓國當時也是向日本、歐洲學習,做了15年才慢慢做出自己的風格。從模仿、學習、跟上到超越,需要一個周期,中國才起步,肯定以模仿為主。現在國內也有原創節目,慢慢會越來越多,當你沒有可以學習的模板,就開始原創了。”

參考文獻:

劉敏,真人秀大爆炸,《三聯生活周刊》;李邑蘭,“好的真人秀現場必須是失控的”,《南方周末》;覃柳笛,中國真人秀離原創還有多遠,《瞭望東方周刊》;霍爾?涅茲維奇,《我愛偷窺》,世界圖書出版公司。(搜狐文化 2015-08-27)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