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4)

在俄羅斯也一樣,最後一捆谷子常常做成婦女形狀,給穿上婦女服飾,帶著它載歌載舞回家去。保加利亞用最後一捆谷子做成一個娃娃,他們稱之為五谷皇后或五谷媽媽;給它穿上婦女上衣,帶著遊村,然後扔到河里,以求來年莊稼有充分的雨露。或者是把它燒掉,灰撒在田里,無疑是為了肥田。

用皇后稱呼最後一把谷子,在中歐北歐都有類似的情況。如在奧地利薩爾茨堡地區,收獲完畢時舉行盛大遊行,遊行中,年輕人用一輛小車拉著一個谷穗皇后(Ahren konigin) 。收獲皇后的風俗似乎在英格蘭也是普遍的。


密爾頓一定很熟悉它,因為他在《失樂園》里說:


亞當一直熱切地等待著她回來,他選最好的花編成花冠,給她裝飾白髮和她那農村莊稼人的帽頂,正像收獲者對他們的收獲皇后一樣。

這類習俗有時不在莊稼地里舉行,而是在打谷場上舉行。谷精在收獲人割下成熟的谷粒時,逃走了,離開收割好的谷子,躲進谷倉里去,它躲在最後打的一把谷子里,在這里它要麽被連枷打死,要麽逃到鄰近農場區沒有打的谷子里去。因此最後打的谷子稱做五谷媽媽或老太婆。

有時候,打最後一連枷的人被叫做老太婆,把它捆在最後一捆谷草里,或是在它背上拴一把谷草。不管是捆在谷草里或是背在背上,人們都把它裝上車,在大家的笑鬧中走過村子。


在巴伐利亞的某些地區、圖林根和其他地方,據說打最後一把谷子的人,得到了老太婆或老谷婆;人們把它捆在谷草上,領著它或用車裝著它在村里遊行,最後在糞堆上停下來,或是到還未打完谷的鄰近農民的打谷場上去。

在波蘭,打谷時打最後一下的人叫做巴巴(老太婆) ;人們用谷子把他包起來,用車子拉著走過全村。有時候在立陶宛,不打最後一捆谷子,而把它紮成一個婦女的形狀,帶到沒有打完谷的鄰人的谷倉去。


在瑞典有些地方,一個陌生的婦女到了打谷場上,人們在她身上放一把連枷,在她脖子上圍一把谷子,在她頭上放一頂谷冠,打谷的人喊道:“看這個五谷媽媽呀! ”在這個例子里,人們把這個突然出現的婦女當作谷精,她是連枷從谷稭里趕出來的。

在另外一些例子里,主人的妻子代表谷精。如在薩利格尼(旺代) 的農莊上,主人的妻子和最後一捆谷子用一個被單捆起來,放在擔架上,擡到打谷機旁,把它推到打谷機下面。然後把婦女抽出來,給谷捆脫粒,但是人們仍把婦女包在被子里拋擲,好像是把她當谷糠來簸。這種明顯的用婦女摹仿打谷、簸谷,清楚地表現了婦女和五谷是等同的,不可能比這表現得更清楚了。


在這些習俗中,人們把成熟谷物的谷精看作歲數很大,至少也是成年。所以才有媽媽、奶奶、老太婆等名字。不過,在另外一些例子中,人們則認為谷精很年輕。如在沃爾芬比特 [在德國] 附近的薩爾頓地方,割了黑麥之後,用一根繩子把三捆黑麥捆在一起,做一個偶像,谷穗當作頭。這個偶像叫做閨女或五谷閨女。

有時候人們把谷精看作一個孩子,鐮刀割下去,把他和他母親分開了。波蘭有個風俗,人們對割下最後一把谷子的人喊道:“你把臍帶割斷了。”這個風俗表明了把谷精當孩子的看法。在西普魯士的某些地區,用最後一捆谷子做的草人,叫做“雜種”,人們把一個男孩捆在里面。捆最後一把谷子的婦女,就扮作五谷媽媽。有人對她說,她快要臨盆了;她像分娩的婦女一樣叫喊著,一個年老的婦女裝作祖母模樣,給她當接生婆。


最後,一聲叫喊,孩子生出來了;這時綁在谷捆里的男孩子,就學嬰兒一樣哭泣喊叫。祖母在假嬰兒身上圍一個麻袋,像是包孩子的布片,人們高高興興地把他帶到谷倉里去,以免他在露天里傷了風。

在德國北部另外一片地方,最後一捆谷子或最後一捆谷子做的草人,叫做“小孩”、“收獲小孩”等等,他們向捆最後一捆谷子的婦女喊道:

“你有了小孩啦。”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