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惯習”的動物,法國哲學家布爾迪厄說的。文化創意可否挑釁人既有的思維模塊?當安迪沃菏(Andy Warhol,1928-1987)把一大堆紙箱擺設起來,雖然取名《布里洛紙箱》,實際上和超市的紙箱堆并沒兩樣。可是,當他要我們想想自己大量消費的結果時,我們看這堆紙箱的視覺起了改變。文化創意怎麼和我們的生命體驗無關?

懷念都德的淡淡文字,因為來到了資訊爆炸、知識淹沒的年頭。博客受人重視,但這兩年來,大家才說微博,又來了一個輕博。要博,但要微微、輕輕,那不正是都德的風格嗎?都德的微微、輕輕風格,正是現代人所需要的生活風格。

資訊爆炸太令人受不了,資訊變成一種焦慮來源,人們難以聚焦他們的注意力,別說愛恨、選擇等心靈覺知。都德式的傳播風格,讓人們心靈滌新,感覺得清涼。愛墾華商網路主持人應該建立這樣的傳播風格。


                                                                                                 (Photo Appreciation: Hans Knikman)


我在培養一種創作的節奏,像禪師在找尋入定的狀態。我先念幾節都德的散文,然後把書擱下。打開身邊的手記本,將我的閱讀感覺隨意的寫下來,看我是否有能力和都得深聊。

我很驚訝,我對剛才念過的文字,記得一些,忘了一些。這影響了我和都德的交流。我開始為了回想而分心,有些焦急,干擾了我的思緒和心靈談話。我只好暫時把記得的文字隨手寫下來。

奇怪,這些文字會把從我記憶中走失的字句找回來。當念過的文字完整回到我心頭,我嘗試邀它們去詮釋眼前的現象。看它們可否穿透、溶解,一兩件和我的現實息息相關的事。若那說法說服了我、說動了我,我想這些章句對我是有意義的。

有時候,讀過的文字把我的現實生活說得零零碎碎,或無精打采,或支支吾吾,我知道我沒把都德的文字讀透。我的心境不夠純凈;我有雜念。

此時,我應該深呼吸幾回,把他的書再拿起來深讀。吳爾芙也寫過許多田園風格的散文,我應該請這位英國才女,和來自法國的都德聊天。這應該是很有趣的事。

我讀她的一篇散文《狩獵者》。她將三件事放在一塊談,看來瑣瑣碎碎的一些事,忽地成了靈魂的跳板,翻個美麗的身影掉入人復雜的心理謎團。動作干凈利落,故事卻說得深刻。

我們能這樣駕馭自己生活中的瑣事嗎,讓它們提煉成美好的想法?


                                                                                       (Photo Apprciation: Ralph Graef)


閱讀都德的散文、小說,使我們在看着身邊的人,以及圍繞着他們的事事物物時,心頭有一份感知與珍惜。那份心意,使我們的生命有了縱深、重量。有了意義。

我的生活里,也曾出現許多值得書寫的人事物。

例如,我小時候生活的村子里,有個沒有國籍的“非公民”,這個身份害得他無法找到工作,買房子,沒有女人愿意嫁給他。他後來被逼瘋了,天天拿着標識他是非公民的身份證,站在村子路口高喊:“這是我的身份證啦,這是我的身份證啦!”在雨中站着時,那聲音特別凄厲......。

想到今天多少非法移民入境後沒多久,就拿到身份證成了合法公民,那聲音怎麼也抹不去。

還有一個人,我認識他的時候,其實有點崇拜他。還沒上學校的我,看着他在大草場臨時搭上來的舞臺上,唱着“沒有錢也得吃碗飯、也得住間房”、“哪怕高山把路擋”.........,那是沒電視沒娛樂的年代,村人樂翻了。後來有一個深夜,一群軍警把他押走了。

村子里從此沒人再辦晚會,唱歌跳舞給我們看。上中學後的某一天,我忽然又看見了他,他逢人都說“他們放我出來了”,然後呵呵呵自己傻笑一頓。

在咖啡店里,大家在聊天,他就坐在一旁默默聽着,偶爾發出“路是人走出來的”;再過半小時,又發出一句“冬天來了,春天會遠嗎?”、“大海航行靠舵手”之類的,誰也沒有理他,他就自己嘻嘻嘻笑一頓。就是沒人再聽到他唱過歌。


                                                                                                   (Photo Appreciation: David Galdina)


都德筆下的風力磨坊老爺,面對引擎動力的磨坊到來,無法抗拒新工藝的沖擊,郁郁過日子,懷念着往昔的繁華景象。我在現實生活中也見過這樣的人,新工藝一來,他就失業了。

不僅如此,他連做人起碼的尊嚴,也覺得被人剝奪了。有一位大樓電路檢查人員,工作了二十幾年,勤勤懇懇,累積了豐富的經驗,生活過得去。可是,新工藝來了,有了儀器的輔助,不需要太多工人去定時檢查大樓線路,電供公司把他栽了。

他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他們為何不好好讓他做到退休?一個獨居的老實人想來想去,最後只有一個結論:”我一定是得罪了什麼人,人家把我告了,害得我沒工作做。“

可是,是誰告我了,我得罪了他什麼?日想夜想,人就不正常了。天天感覺得有人在監視他、找機會害他。于是他哪兒都不去,關門關窗把自己關在家里頭喃喃自語。每隔幾天,上菜市買些吃的回家。怕被人認出,天未亮他就出門去。

Views: 18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