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詩,寫詩,原來和談戀愛、人生際遇一樣,是要講緣份的。

1 不安,戀愛吧

問詩人,21世紀還有詩嗎?等於問人類,21世紀還有愛情嗎?寫詩,不就是詩人在和自己的心靈戀愛嗎?這戀愛,就像男女之間的戀愛,總有交融、爭吵、反省、諒解與提升的時候。時代轉變得快,轉變得復雜,人的感情難免也受到沖擊。百般俗事,千般糾纏,不滿、憤怒往往變得更劇烈、更頻密。如此躁動、不安的年歲,人不是更需要堅貞的愛嗎?在深情裏反省與諒,人世間才可能再次交融、提升。詩人與心靈的戀愛,我們也應該如此期待。

2 恨事:占便宜

一見鐘情容易,一生情深困難;花前月下發誓容易,柴米油鹽討活困難。一般男女的戀愛如此,詩人和自己的心靈戀愛也不例外。然而,詩人卻占了便宜。一般男女遇上這樣的恨事,似乎都無可奈何,唯有詩人可以將之入詩。而且,怎麽寫都不惹是非,更不必鬧上法庭。

3 提煉:要比就比刻骨銘心

當然,面對電子媒體,詩人很吃虧。他的語言裏盡管有色彩,有動作,有音樂,甚至有故事、魔幻和激情,但都不能像電視、電影那樣,直接了當投射到人的視覺、聽覺、感覺裏。詩人只好不斷提煉他的文字,豐富其意義與意象;並且努力將文字的新意義、新意象,伸探入人心的最深處、最邊緣。慢慢的,詩人領悟到,要有信心地面對電視、電影,就不能比速度,比具體;有些東西,詩人表現得出來,電子媒體卻辦不到;有些東西,電子媒體雖然也辦到了,卻嫌過於暴露、簡單、淺顯,缺少想像空間,不能刻骨銘心、餘韻裊裊。

(攝影作品欣賞: Nie ZiJun 拍攝《石縫中的生命奇蹟》,http://jun-dream.lofter.com/

4 抗爭:靠點敵意不愧疚

許多詩人選擇現代主義,是因為他們面臨太多活著的憂患。在日升日落、一再重復的生存境況後面,往往是太多的空白,未能以語詞界定、以詩命名。時日一長,要嗎他遺棄詩;他倘若不遺棄詩,又拿不出創作填補空白,那空白便不只是心頭的遺憾、愧疚,而變成了一種挑釁、叫喧,萬分逼迫著威脅詩人的身分。那時,詩人和他的存在,似乎站 在對立的兩面,充滿了敵意,就靠著這份敵意,詩人的主體意識高度清晰、尖銳,形成現代主義核心的個人主義,與日常現實抗爭著,力求證明自我存在。

5 煉轉:命名才算活過

對於詩人來說,看著人世間的萬有萬物,假如心頭沒浮現任何言詞,煉轉為詩,那萬有萬物就不存在;萬物萬有不存在,他本身也不存在;因為空白的、沒詩作的日子,是詩人無以證明自身存在的日子。詩人的生命,不以年月時日為單位,而以詩的言說、詩的命名來結算;命名了的那一部分,才是實在活過了、有意義的生命,其餘的都輸給了虛無。

6 流亡:致命的內在對手

假如可以選擇,有的詩人寧願在自己的鄉土上流亡。這樣,他可以拿現成的、具體的國家領袖,作為對抗的對象;因為是大眾熟悉、明確的對象,最能引起共鳴。要不,他可以拿外在的、抽象的社會體制,作為叫陣的對象;因為是一般的、含糊的對象,在輕易引起共鳴的同時,面對公安法令也很安全。 最難過的,是在別人的國土上流亡。拿自己的國家領袖或社會體制,作為抗爭的對象,別人的掌聲不但短暫,而且常常別有居心;消費的性質高,衷心的了解少,更談不上共鳴。而且,時間一久,距離遙隔,國家領袖、社會體制,那些外在的、真實的對手,慢慢變得模糊;連遭遇過的迫害,在記憶裏也漸漸變得如幻如真,失去力度;而同胞的共鳴,就算還在,都在海的彼岸,失去聲量,失去溫度。流亡詩人將開始領悟到,真正威脅著他的存在的對手,才剛剛出現:在異鄉鋪天蓋地的疏離裏,日復一日而沒有回響的生存,懷疑、怯懦、否決,甚至怠惰決堤而來;要怎麽做才不會發瘋?詩人將感覺到,存在於他內在的對手,比外在的對手還真實、還無情。

7 高度:在給予和接受之間

發表寫好的詩,是詩人給予世界的一種方式。詩人將此給予,看著是自己生命完成的一部分。讀別人的詩,是詩人接受世界的一種方式。詩人將此接受,也看著是一種創作,自己生命完成的一部分,因為他堅稱讀另一個人的詩,心靈跋涉的艱苦,有時不下自己動手去寫。一般人大概不會在給予與接受的兩頭,把自己提到如此的高度。

8 話:永遠的找尋

在秩序中找尋變化,在失序中找尋條理,在秩序與失序之間,找尋摧毀、超越與重構,詩人和自己的生命對話著;有一天,要是他對這對話失去了樂趣,生命就將枯萎。

9 孤獨:不便說出的自滿

過去與現在對話, 現在與未來對話;日子與語詞對話,語詞與環境對話;詩人與詩對話,詩與讀者對話;彼此便建立了一種內在的、豐富的夥伴關系。感受著這份夥伴關系,詩人難免有造物主創作萬有,而萬有相互效力促成和諧的滿足。就為著那份滿足,讓許多詩人願意忍受無邊的孤獨。孤獨裏,難免感到寂寞,尤其在自己仿佛就是造物主,又不方便說出來的時候。

10 好奇:逃避毀滅

詩人基本上是好奇的。就算他憤世嫉俗,他也會有興趣知道,究竟自己可能憤世嫉俗到什麽程度。憑著那份對於可能的興致與努力,有些詩人避免毀滅於冷漠、遲鈍和虛無。

11 期許:有所用心

普通人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沒有存在哲學,就是我的存在哲學;不講究精神生活,就是我的精神生活。”對生命有所期許的詩人,卻不能這麽說。因為對於詩人來說,精神生活就是他存在的一切;他要是失去精神的存在,他也就相信生命有價值、有意義,更談不上有所用心、有所追求了。

12 心跳:風在樹梢星星眨眼

四年級那年,一位堂伯搬來和我們住,他的孩子扛來幾箱藏書。我隨意翻開其中一本薄薄的詩集,翻到最後,就要掩上封底了,有3行詩句竟然俏皮的對我眨眼睛,打招呼,那聲調,親切、輕鬆、嘹亮,好像在屋前樹梢間嬉笑的風:“我愛聽,人家把星,叫作星星。”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讀完了生命中的第一本新詩集:臧克家的《生命的吶喊》。後來,讀了許多年代許多流派許多詩人的許多詩,最難忘的,還是三十多年前那俏皮的眨眼,樹梢間嬉笑的風。或許,那是初戀吧。又或許,是我讀後感覺得,自己也能寫詩的心跳。讀詩,寫詩,原來和談戀愛、人生際遇一樣,是要講緣份的。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詩呢?(刊於2001/02/24南洋商報《南洋文藝》版)

Views: 34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蔡鎮鴻 on October 27, 2013 at 12:13am
與小三長跑遊高雄(圖/文:蔡鎮鴻 2012/12/23)
與至愛老婆也不吃醋的小三
我最親密的愛人
我的身體
快樂出門長跑
晨光微晞漸明
霞落紅金映水現
花含露醒意正濃
樹搖冷涼葉搖影
一步一步走風景
我呼吸
一句一句說著
你懂,我懂的蜜語
路有無盡藏 愛有無限遠
陪著時空 對你訴說不盡的話語
我心密密
一曲一曲緊隨
你輕盈多情的舞步
天地有多大 舞台有多廣
陪著世界 與你共舞不停的旋律
我和你
我以你的身體為祭台 
你熱燃我的心為輕煙
焚香不必向天
只是默禱詢問自己
你柔柔的身體 是我多藝的布絹
染畫一步一觸的顏色 你我多釆的畫題.
P.S.
今天又一次22K美的體現(不是薪水的22K哦),一早從高鐵新左營出發,活著原生植物園的綠蔭,高美館金色陽光下的風景,愛河的燦爛水色跑到七賢路的高雄港牌樓,新朋友王怡然先生提供自行車再同遊西子灣.之後又陪跑回到高美館.下午又有老友謙賜,雪珉從遠方來會於高鐵新左營.而現在喝著老友謙賜送來的越南咖啡,回想昨日裡的美好.待會睡醒,又可以跟江漳明,鞠忠惠再到觀音山挑戰第二天的22K,伙伴到處在,愛已生煙,染畫天地.
江漳明的一個朋友說:我研究過許多種人的心理學,發現所有長跑者的唯一共同點是,都曾經歷人生重大的缺憾...
我說:
誰不是在虛空的生命裡填補色彩...
成功者的事業一旦移開,他的生命還剩下的質素最為真實珍貴...
若把我的長跑,登山,努力營生維持生活,愛家過生活...隨便一個質素取走其一,我的生命會變成什麼樣子...
很多人努力從外面找回顏料塗抹自己的生命色彩,唯長跑耆的色彩是發生內層的舞動.不一定是長跑與登山,你如何舞動你的生命真色彩...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7, 2013 at 12:36am

13 存在:詩發生在存在言說時

對於詩的探討,不只是讓詩回到其存在自身。我們也要讓自己的存在,一起進入詩的存在。在存在和存在相遇會心的地方,存在在言說,詩便發生了;因為詩發生了,存在得到光亮的朗照,生命一下子去到很遠,活得很深。

是故,詩不只是發生在詩人創作時,更發生於讀者賞詩之際,時空距離與區隔因此取消。(04.05.2001,週五)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