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9)

子服去姑娘家拜訪,見姑娘和一位老太太住在一起,遂將她帶回家見母親並準備與之結婚。在被問及一些結婚儀式的問題時,姑娘一直在笑,她的笑感染著所有人,鄰家的小子也被姑娘傾倒,將她一把抱住,不料自己一下變成了一棵枯木。子服的母親勸告兒媳婦,她發誓今後不再笑。最後,姑娘說出了真相,實際上她是狐貍的孩子,母親死了,那位老太婆是個幽靈。(23)

在1991年12月我去北京進行的采訪中,莫言就曾說:“我對《聊齋志異》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因為作者蒲松齡是山東人,(他的家鄉)離我的家鄉很近。”(24)王四未婚妻的名字是燕萍,“燕雁代飛”,用來比喻人的相隔就像燕和雁朝南北飛去一樣,“萍水相逢”的意思是指像浮萍一樣在漂泊期間產生的偶然相遇。所謂“萍水相逢”,意思就是如浮萍一樣流浪時的偶然相逢。燕萍這個名字,或許就是暗示著她和王四之間感情淺淡的結合。小說中她只是在最後“面如鐵色”地出場了一次,拿回了已經崩潰的王家新房里的十隻鐘錶。故事的結尾,王四對母親說他和懷抱鮮花的女人之間的事:“其實我跟她並沒有什麽真事,她只是我的一個好朋友,燕萍來了,我向她解釋就是。”母親答道:“糊塗兒啊,只怕你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喲。”從這件事來看,即使從他母親這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王四和燕萍之間也並沒有真正的情感。


讓我們再回到故事的開頭,王四奇跡般遇見懷抱鮮花的女人的場景如下:


她穿著一條質地非常好的墨綠色長裙,肩上披著一條網眼很大的白色披肩。披肩已經很臟,流蘇糾纏在一起,成了團兒。她腳上穿著一雙棕色小皮鞋,盡管鞋上沾滿汙泥,但依然可以看出這鞋子質地優良,既古樸又華貴,仿佛是托爾斯泰筆下那些貴族女人穿過的。她看起來還很年輕,頂多不會超過二十五歲。她長著一張瘦長而清秀的蒼白臉龐,兩只既憂傷又深邃的灰色大眼睛,鼻子高瘦,鼻頭略呈方形,人中很短,下面是一隻紅潤的長嘴。她的頭發是淺藍色的,濕漉漉地,披散在肩膀上。(25)

並且她拿著的月季是這樣的:

那束花約有十餘枝,挑著七八個成人拳頭般大小的花朵和三五個半開的、雞蛋大小的花苞,她用雙手摟著花束,因裙袖肥大而褪出來的雪白胳膊上,有一些紅色的劃痕,分明是花枝上的硬刺所致。花朵團團簇簇地擁著她的下巴,花瓣兒鮮嫩出生命、紫紅出妖冶,仿佛不是一束植物而是一束生物。

(23)竹田晃、黑田真美子編、黑田真美子著《聊齋志異(1)》東京•明治書院、2009年、146頁。

(24)“世界的文學現在……莫言:從中國的農村和軍隊出來的魔幻現實主義”東京•福武書店《海燕》雜誌1992年4月號130~142p。前述《懷抱鮮花的女人》第195頁。

(25)《懷抱鮮花的女人》(莫言諾貝爾莫典藏文集)87頁。《人民文學》1991年年7、8月合並刊129頁,“她長著一張瘦長而清秀的蒼白臉龐→她生著一張瘦長而清秀的蒼白臉龐”。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