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10)

站在高架橋陰影下的王四點燃打火機,在火光的襯托下,女子與花融為一體——“好像花兒漸漸開放——她的臉上漸漸展開了一個嫵媚而迷人的微笑,並露出了兩排晶亮如瓷的牙齒。她的牙齒白里透出淺藍色,非常清澈,沒有一點瑕疵。”手捧薔薇、穿著皮鞋、微笑著的沈默女子,似乎有著豐富的表情。撇下那個女子,在公共汽車站候車大廳的人山人海中躲藏起來的王四,他所害怕見到的,是“半高跟半高勒古樸華貴的棕色小牛皮鞋”。但正如他所害怕的那樣,那過分美麗的女鞋還是出現了——“她的綠裙如一瀉瀑布,到小腿肚中央時卻突然中止,然後是肉色絲襪,然後是托爾斯泰的女人們穿過的華貴皮靴。上尉不得不看到女人修長得令人驚訝的雙腿”。就這樣,托爾斯泰筆下的女性再次被召喚了出來。

在《安娜•卡列尼娜》當中唯一一個和安娜一樣身著類似薔薇色高跟鞋的女子,就是公爵的女兒吉提。她身著“一身套在淡紅襯裙上面罩上網紗的講究衣裳[中略]仿佛一切玫瑰花結和花邊薔薇色薄紗”包裹著的衣服,裝飾著玫瑰花,穿著玫瑰色腳跟彎成弓形的高跟鞋去參加舞會。“玫瑰色的嘴唇,因為意識到她自己的嫵媚而自禁的微笑了”。她是如此幸福的去邀請自己的戀人——青年軍官渥倫斯基去跳舞。“她那雙穿著淡紅皮鞋的小腳”“敏捷地、輕飄地、有節奏地合著音樂的拍子在光滑的鑲花地板上移動。”(26)


可是,這個時候正是渥倫斯基的愛迅速轉向安娜,也是基蒂失戀的開始。


顯然,莫言對《安娜•卡列尼娜》進行了變相的吸收。懷抱鮮花的女人的原型,大約與托翁小說中的基蒂接近,是安娜與伏倫斯基不倫之戀的受害者,她自身並沒有做違反道德的事。而與此相對,懷抱鮮花的少女不斷糾纏後天就要結婚的王四,與他發生性關係後殉情而死。因此,《鮮花》的敘述者將女性不斷反復地描寫成“托爾斯泰筆下的穿著靴子的貴族女人”、“托爾斯泰筆下穿著華麗皮靴的女人”,在我看來,或許是因為懷抱鮮花的女人的原型是《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兩位主人公安娜和吉提的結合。

《鮮花》對《安娜•卡列尼娜》的變相吸收還不僅僅如此。安娜和伏倫斯基華而不實的不倫之戀主要發生在俄羅斯的大都市聖彼得堡和莫斯科以及歐洲,戀情最終將安娜逼入自殺的境地;而與此相反,吉提與列文的愛情發生在將深厚的信仰作為精神支柱的樸實農村,兩人在“農村祥和的生活中尋找到心靈的安逸”。列文、吉提夫婦居住的農村適逢農奴解放令頒發後俄羅斯資本主義急劇發展的混亂時期,即便如此,鄉村對吉提而言是治愈場所,是生活的地方。


(26)托爾斯泰著、周揚譯《安娜•卡列尼娜》、人民文學出版社,1956年、113-114頁。

“一個軍官,扣上他的手套,在門邊讓開路,一面撫摸著鬍髭,一面在嘆賞玫瑰色的吉提。


雖然基蒂的服裝、髮式和一切赴舞會的準備花了她許多勞力和苦心,但是現在她穿了一身套在淡紅襯裙上面罩上網紗的講究衣裳,這麽輕飄這麽隨便地走進舞廳,仿佛一切玫瑰花結和花邊,她的裝飾的一切細節,都沒有費過她或者她家庭片刻的注意,仿佛她生來就帶著網紗和花邊,頭梳得高高的,頭上有一朵帶著兩片葉子的玫瑰花。……這是基蒂最幸福的日子。她的衣裳沒有一處不合身,她的花邊披肩沒有軃下一點,她的玫瑰花結也沒有被揉皺或是扯掉,她的淡紅色高跟鞋並不夾腳,而只使她愉快。……她的眼睛閃耀著,她的玫瑰色的嘴唇因為意識到她自己的嫵媚而不禁微笑了。……彎起她的左手,她把它搭在他的肩頭上,她那雙穿著淡紅皮鞋的小腳開始敏捷地、輕飄地、有節奏地合著音樂的拍子在光滑的鑲花地板上移動。”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