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省三:莫言與魯迅之間的歸鄉故事系譜(8)

日本文藝評論家菅野昭正在《鮮花》的日語譯本發表後,於報紙文藝時評欄中簡潔地指出如下幾點頗有深意。

在這個月所閱讀的短篇小說中,莫言的《懷抱鮮花的女人》的獨特風格給我留下的奇妙的幻想之感越發強烈。令我印象最為深刻。關於莫言的作品,之前已經介紹過幾篇了,深受加西亞•馬爾克斯影響的的中國式魔幻現實主義,在這部小說還是起到了很大的效果。……這一年輕的中國作家確實發現了能夠將震懾現實世界的巨大力量象征性地進行凝縮的方法。(20)


那麽,“將震懾現實世界的巨大力量象征性地進行凝縮”而來的《鮮花》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故事呢?大體情節如下。人民解放軍海軍上尉王四為了回村結婚,乘火車在家鄉縣城的車站下了車。他的未婚妻在縣城百貨商店的鐘錶櫃台上班,王四趕到那里的時候,負責賣鬧鐘的未婚妻已經請假回村了。

因為在前往公共汽車中心站的途中下了大雨,王四躲進了鐵路高架橋下,在那里他遇到了一個懷抱紫紅色月季花的女人,王四點亮了打火機與她搭話,可那女人依舊沈默不語,只是微笑。不久,打火機燃盡了,雨也停了,王四正要離去的時候,和那女人一起的黑狗突然咬住了他的腳踝,王四懷著半懲罰半傾心的心態,親吻了女人。之後,這女人微笑著賴上了王四,王四去哪她就去哪,最終追著王四到了他家。王四的父母盛怒之下暴打了王四,最終因太過氣憤而病倒了。在兩個強壯大漢保護下的“鬧鐘姑娘”來收回了10個鐘錶,並對上尉、女人和她的黑狗“呸”地吐了口唾沫回家去了。第二天,也就是王四歸家的第三天,村里的人看到中尉和女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死了,人們為了分開這兩具屍體,不得不把他們的手指切掉了。


如果把小說中的現在認為是小說開始寫的1991年,那麽可以認為:高中畢業後當了15年海軍的王四大約33歲,後文所說到的王四是在“文革”後期的1973年左右參加的高考。在中國,同作雜誌刊載的第二年發表的評論中雖然說道“全篇荒誕離奇、凝煉簡約的格調相抵牾。”(21)但是,之後又被認為是一部受到加西亞•馬爾克斯影響的魔幻現實主義作品。另外,劉洪強在《試論莫言小說中的“嬰寧”現像》一文中寫到“由於敘事的模糊性與意義的閃爍性,使得讀者很難把握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什麽。”(22)劉的這篇論文將一直微笑的女人的形象根源追溯到中國古典小說《聊齋志異》里這一點非常發人深省。《聊齋志異》中《嬰寧》一篇也有類似的故事。失了未婚妻的書生王子服散步時遇到一個笑容甜美的姑娘,一見鐘情,回家後害上了相思病。堂兄幫忙打聽那位姑娘,原是子服母親的堂妹。


(20)菅野昭正《文藝時評》《東京新聞》1992年3月26日。


(21)奚佩秋《雲譎波詭兼容並蓄——〈懷抱鮮花的女人〉讀解》《齊齊哈爾師范學院學報》1992年(5)、60頁。


(22)劉洪強《試論莫言小說中的“嬰寧”現像》《〈聊齋志異〉研究》2013年6月、29頁。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