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慶炳:《左傳》:中國敘事文學起點與開篇 (9)

當然,按照一般的敘事學理論,立刻就會說《左傳》是按照第三人稱的“視角”來敘述的。這當然沒有錯。問題是《左傳》的第三人稱視角與別的敘事文學的第三人稱視角又有何不同。《左傳》敘述人是史官,其敘述視角是史官的視角。

《左傳》的作者是不是孔子提到過的左丘明,眾說紛紜。本文不討論這個問題。有一點可以肯定,在春秋戰國時代,各國都有史官,編寫歷史就是這些史官的任務。《左傳》是根據《春秋經》編寫的,肯定是當時魯國的史官的作品。在《左傳》中經常出現“不書,不以告也”。原來,魯國史官所寫的歷史,是由各諸侯國通報而來,如果事情發生了,別的諸侯國沒有通報,並不了解情況,就只能“不書”了。這些地方明顯地說明《左傳》作者是魯國史官。
 


史官的敘述視角有什麽特點呢?這里有兩點值得注意:

 

第一,是史官的口吻問題。這種口吻使敘述處於“真”與“幻”之間。誠如有的學者所言:“中國史書雖然力圖給我們造成一種客觀記載的感覺,但實際上不外乎一種美學上的幻覺,是用各種人為的方法和手段造成的‘擬客觀’效果。”[10] (P15)《左傳》的敘事人是史官,用史官的口吻來敘述,中間又有如“不書,不以告也”的聲明,所以讀者誤以為這是完全真的。

實際上《左傳》只能做到大體的真實,不可能做到完全的真實。《左傳》所寫的許多對話是在密室和睡房中進行的,史官並不在場,他何以能知道,而且還知道得那麽詳細,這是不可能的,完全是推測出來的虛構之詞。

不過,《左傳》這種在“真”與“幻”之間的狀態,提供了生動、豐富的內容,也因此它才有文學價值。

 

第二,史官寫史的價值取向問題。中國的史官與他所服務的君主是什麽關係呢?是否可以說史官都是君主的附庸,完全沒有獨立的觀察和客觀的寫作態度呢?或者反過來,是否可以說史官書寫歷史完全是秉筆直書,對於當權者完全沒有阿諛奉承的可能?

根據我們對中國古代史官文化的考察,中國古代的史官多數在“隱幽”與“直筆”之間。一方面,史官不能不順從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管理,看當時帝王將相的臉色是常有的事情,所謂“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也說明了這一點。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