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慶熊·時間、生命與直覺—論柏格森哲學(8)

在柏格森看來,把握時間的關鍵在於把握每一瞬間所體驗到的時間,在此可發覺每一瞬間存在性質上的重大差別。這種差別不是數量上的,不是你感受到一種更大或較少的溫暖、痛苦或愉悅,而是這些感受狀態之間的質的差異。當你回顧以往經驗時,你會更加明顯地發覺這種差異。舉例來說,當我舊地重遊,我選擇跟以往一樣的路線,還是那些街道,那些房屋,但我的感受和心情卻不是相同的。又比如,我兩次看同一個戲劇,同樣的情節,同樣的臺詞,一次無動於衷,另一次感動得流淚。為什麽會這樣呢?  這是因為在此期間我的人生經歷發生了改變,我所接觸的人,我所遭遇的事,


隨著我的記憶積澱於我的內心,當我看到同樣的景象和聽到同樣的話語時,我瞬間的感觸和聯想會是不同的。我不再是以前的自己,我不再能以同樣的心境感受同樣的事。我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不僅河在流變,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在流變。這大概就是中國古詩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的意境。

在通常的時間觀念中,這種時間的質的差別被磨平了。每一瞬間的差別就如同表盤上的每一刻度間的差別,只有量的差別,沒有質的差別。這種量上的時間是空間化了的時間,如同一顆接連一顆的珍珠串,可計數,可度量的,但它不是真正的時間,而是被外化為空間形態的時間。真正的時間內在於我們的意識之流中,不可度量,只可體認。質上的時間才是真正的時間。

經歷了時間的意識狀態間的差異是內在的差異。不同的意識狀態互相滲透,構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在相互關聯、相互牽引、相互塑造中流動。用一個形象化的比喻說,你把時間當作寫在紙上的五線譜,那就錯了,因為那裏只有空間上的一個接一個的排列,一個個音符間是互相獨立的;  時間如同演奏著的交響曲,前一樂聲還在回蕩,後一樂聲已經繼起,各個樂章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我們聆聽交響樂,我們的體驗時起彼伏,感觸萬千。在音樂的延續中,在意識的綿延中,我們體驗到真正的時間。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