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深喉案》(8)引誘狗熊上鉤

首席大法官堅持他那看起來越來越像有意阻撓別人發言的戰術,他簡直是不讓我談本案的關鍵法律問題:

14個州沒有制定任何禁止引誘狗熊上鉤的法規,有450萬人觀看了誘使狗熊上圈套的比賽或是拍攝這種活動的過程。這對你評判能否在馬薩諸塞州波士頓觀看引誘狗熊上鉤的行為多少有點聯系嗎?

我覺得這段話終於給我一個機會重新談這個案子,我小心翼翼地避開誘使狗熊上鉤這個話題,回到原來的話題,即憲法是否允許成年人在自己情願的情況下,在與外面封閉的電影院里觀看一部,對內容是否黃色淫穢尚有爭議的影片:


不。第一修正案保護個人出於感情上和知識上的需要而獲取消息的權利。在美國有些人已經看過這類東西這一事實與此並無關係。我們這一立場將會使公訴人從電影院里出來,因為在電影院里的人都是自願來看的,把公訴人置於電影院之外,可以使你我在一旦電影上出現了有人不願看的廣告,或畫面時都免受感情上的波動。


可是首席大法官依然不為所動。雖說我在回答中從未提到過狗熊,他還是問道:

你是說每個人都覺得引誘狗熊上鉤這種把戲,是有傷害性的,對嗎?

只要我試圖換一個話題,他總是把我們拉回來:

如果把引誘狗熊上鉤的競賽弄到一家劇院里去,每人收5美元入場費,你看怎麼樣?


我不想叫你沒完沒了地糾纏在引誘狗熊上鉤的討論上,可是為了拍攝這樣一部電影,你首先得幹一連串不合法的事情。

終於,離我發言時間結束不到1分鐘,首席大法官問我,對引誘狗熊上鉤的類推是否“有效”。我告訴首席大法官我的看法:


我以為關於引誘狗熊上鉤的類推是無效的。因為這是一種非法活動,它傷害動物。它與一些自願前來觀看性交電影的人相去甚遠。


講到這里,規定給我的時間已快完結,我勉勉強強來得及總結我的論點,即從實用的隱私的意義上說:

一個用窗簾嚴密遮蔽的電影院,至少應該享有一個把窗簾全都打開的住家,所享有的憲法保護。

首席大法官用他引誘狗熊上鉤的類推法,霸占獨攬了上訴答辯的全部時間。其他8位大法官完全未能提問,雖說有好幾位都很想探討某些具體問題。有幾位大法官顯然對首席大法官的表現感到尷尬。在辯訴結束時,我終於體會到,對於一隻狗熊來說一場引誘狗熊上鉤的競賽到底是什麼滋味。


幾個月後,最高法院作出裁決,以5比3的投票對《我好奇》(“黃色”)案作出結論。該結論沒有涉及聯邦法院裁定中牽涉到的那麼廣泛的法律問題(也沒有涉及引誘狗熊上鉤的問題),它的結論只涉及小範圍的程序問題。這樣,我們實際上以對被告有利的結果打贏了這場官司。聯邦法院的結論,即一切針對隔絕的電影院里給成年人放映的電影內容進行檢查都是違反憲法的。這條裁定作為美國法院唯一的有關法律持續有效,直至1973年6月最高法院在《米勒》案中作出裁定為止。最高法院在這個判例中修改了對黃色淫穢物品的定義,並在其後的判例中作出一系列相應的結論。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