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8)

阿爾奇照例寒喧一番,可他全然不像從前的他。我想不出他出了什麼事。寵基注意到了,她說:「阿爾奇看上去變了,是病了還是有什麼事?」阿爾奇卻說他身體很好,可他很少講話,一個人來來去去。我問起去阿拉西奧的車票的事,他說:「嗯,這個,呢,都辦妥了。過幾天告訴你。」

他很讓人費解。我絞盡腦汁想會發生什麼事。我驀地擔心會不會是他的公司出了什麼事。阿爾奇不可能貪污公款啊?不會,我不相信。也許是他濫用權力做了一筆交易?難道他欠了誰的債?有什麼對我難於啟齒的事嗎?我終於不得不問他。

「阿爾奇,出了什麼事?」

「噢,沒什麼。」

「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咱們——我——沒買去阿拉西奧的車票。我不想去國外了。」

「咱們不出國了?」

「對,我說了,不想出國了。」

「噢,是想在這呆一段嗎?和羅莎琳德一起玩,是不是?我想這樣也不錯。」

「你沒弄明白。」他煩躁地說。

大約又過了一天,他才直截了當地告訴了我。

「很對不起你,」他說,「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你認識給貝爾徹當秘書的那位膚色黝黑的姑娘吧?一年前我們曾請她和貝爾徹到家裡做客,在倫敦又見過她一兩次。」

我記不得她的姓名,可我知道他指的是誰。「是的,認識。」我說。

「嗯,我一個人在倫敦時又時常見到她。我們多次一起外出。」

「嗯,」我說,「這有什麼不可以?」

「唉,你還是沒聽懂,」他不耐煩地說,「我愛上了她,我希望你同意離婚,儘快地辦手續。」

聽到這些話,我料到生活的一部分:幸福、成功和充滿自信的生活,完結了。可怎麼會來得這麼快,令人難以置信。

我想這事會煙消雲散的。在我倆的生活中,從沒有過這樣的疑慮。我倆婚後生活幸福、和諧。他決不是那種拈花惹草的人。這或許是他近幾個月眷戀令人快活的伴侶而引起的。

他說:「很久以前我曾告訴過你,我討厭生病或鬱鬱不樂,這把我的事全壞了。」

我本應了解這一點。假如我更聰明一點,假如我更了解我丈夫,不厭其煩地深入了解他而不是滿足於把他理想化,把他多少地想像得完美無缺,那樣也許會避免這一切。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所發生的事能夠避免嗎?假如我不撇下他,獨自一人去阿什菲爾德呢?他或許不會愛上這個姑娘,可還會有其他什麼女人。因為肯定我在某方面滿足不了阿爾奇的要求,這一點連他自己可能都不清楚。或者僅僅是因為這個姑娘的緣故?難道是命里註定要他一見鍾情嗎?我們最初幾次見到她時,阿爾奇肯定沒有被她迷上。他甚至反對我邀請她來家裡小住的建議,說會妨礙他打高爾夫球。他對這姑娘突如其來的愛情,就像當年對我的一樣。看來這或許是命該如此。」

親朋好友此時也愛莫能助。他們認為:「不可思議。你們生活得一直很幸福。他會回心轉意的。重歸於好的事例屢見不鮮。」

我也這樣以為,我想他會回頭的。可是,他沒有。他離開了森尼代爾。卡洛這時又回來了,英國專家診斷說她父親患的不是癌症,有她在身邊,我感到莫大的慰藉。她比我看得清楚。她說阿爾奇不會回頭的。當他終於收拾行李離去后,我心中競有解脫的感覺,他終於打定了主意。

然而,兩星期後他又回來了。他說他大概做了件錯事。

我說,想想羅莎琳德,這樣做的確不明智。他畢竟鍾愛她。他承認是這樣。

「她也很愛你,愛你勝於愛我。唔,她生病時會想我,可你是她愛戴和依賴的父親;你和她有同樣的幽默感,是她的更好的夥伴,比我強。你應該想法戰勝自己。我知道這種事時有發生。」

但是,他回來是個錯誤。因為這使他深切地感到他的感情是多麼熾烈;他一再對我說:「我忍受不了這種割愛,我忍受不了這種沒有幸福的生活。並非人人都能享有幸福,總得有人付出幸福。」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