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守英:講中國故事的時代——半年哈佛訪學的觀察與思考(8)

拉迪的演講開門見山, 他的觀點十分鮮明, 市場化與私有化才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原因, 對於中國過去十年“國進民退”的看法並沒有實際依據。接著, 他提出對中國改革與發展的評價存在的五大誤區, 予以一一反駁, 在他演講完以後, 他的這些反駁又引起一個個的反擊。 

誤區一, 國有企業是中國經濟的主導?拉迪提供的數據表明, 中國的工業總產值、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和出口份額中, 國有企業的比重都呈明顯下降趨勢。到2011年, 國有企業僅佔工業總產值的26%、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的11%以及出口份額的11%, 因而國有企業佔主導的說法不成立。對於拉迪列舉出的這些數據類型究竟能否反映國有企業在整體經濟上的撤退, 在場的中國問題專家以及留學生都表示懷疑。也有專家提出, 由於分類上的變化, 國有資本很多表現為混合所有制等形式, 它們參與經濟活動的程度被低估了, 僅憑國有企業的數據, 不足以說明問題。 

誤區二, 中國政府是一個龐大、強有力的機構拉迪用數據表明, 公有制企業員工數由1999年的近6000萬下降到2011年的約2000萬, 佔城市勞動力的比例由約26%下降至13%。中國政府雇員佔總人口的比例僅3%, 遠低於法國(9.5%)、德國(5.3%)、美國(7.4%)等發達國家, 也低於土耳其(3.8%)、墨西哥(3.8%)等發展中國家。政府收入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也不高, 中國為22.7%, 甚至低於新興經濟體的平均水平(27.6%)。拉迪的這組數據比較也受到在場的中國學生、學者的質疑, 上述數據也並不能說明中國政府權力的大小, 中國政府中很多非正式編制的人員並未統計進去, 政府的很多制度外收入也不在政府收入中反映。由於各國對“政府雇員”、“政府收入”定義的不同, 各國數據之間不一定存在可比性。 

誤區三, 國有企業通過犧牲私營企業榨取利潤拉迪的反駁證據為, 不同所有制企業的凈收益率差別不大, 國有企業無明顯優勢。從資產利用效率看, 央企的資產回報率在2013年時只有3.8%, 不僅低於其餘資本成本, 且差異也在擴大。以國企收益和效率的不佳表現, 拉迪推斷國有企業並沒有處於壟斷地位。在公開提問討論環節, 有學者提到這種差別是否只能說明私企效率本身更高。拉迪反駁道, 如果央企采取壟斷, 中央也使用了某些手段, 為什麽不能提高國企的利潤水平呢?也有人學者質疑他的方法, 指出拉迪使用資本回報率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許多國企的性質決定了資本回報率並不能作為一個合理的衡量指標, 而某些國企的社會福利性質也讓一些金融比率無法反映它們的效率。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