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趾問黃勝到底是怎麽回事。老黃沒敢把實在的情形告訴她,只說老杜老是來要錢使,一不給他,他便罵人。他對麟趾說:“因他知道我們將有一個闊堂會,非借幾個錢去使使不可。可是我不曉得這一宗買賣做得成做不成,明天下午約定在廟里先耍著看,若是合意,人家才肯下定哪。你想我怎能事前借給他錢使!”

麟趾聽了,不很高興,說:“又是什麽堂會!”


老黃說:“堂會不好麽?我們可以多得些賞錢,姑娘不喜歡麽?”

“我不喜歡堂會,因為看的人少。”

“人多人少有什麽相干,錢多就成了。”

“我要人多,不必錢多。”

“姑娘,那是怎講呢?”

“我希望在人海中能夠找著我的親人。”


黃勝笑了,他說:“姑娘!你要找親人,我倒想給你找親哪,除非你出閣,今生莫想有什麽親人,你連自己的姓都忘掉了!哈哈!”

“我何嘗忘掉?不過我不告訴人罷了,我的親人我認得,這幾年跟著你到處走,你當我真是為賣藝麽?你帶我到天邊海角,假如有遇見我的親人的一天,我就不跟你了。”

“這我倒放心,你永遠是遇不著的。前次在東莞你見的那個人,便說是你哥哥,楞要我去把他找來。見面談了幾句話,你又說不對了!今年年頭在增城,又錯認了爸爸!你記得麽?哈哈!我看你把心事放開吧。人海茫茫,哪個是你的親人?倒不如過些日子,等我給你找個好主,若生下一男半女,我保管你享用無盡。那時,我,你的師父,可也叨叨光呀。”

“師父別說廢話,我不愛聽。你不信我有親人,我偏要找出來給你看。”麟趾說時像有了氣。

“那麽,你的親人卻是誰呢?”

“是神仙。”麟趾大聲地說。


老黃最怕她不高興,趕緊轉帆說:“我逗你玩哪,你別當真,我們還是說些正經的吧,明天下午無論如何,我們得多賣些力氣。我身邊還有十幾塊錢,現在就去給你添些頭面。我一會兒就回來。”他笑著拍麟趾的肩膀,便自出去了。

第二天下午,老黃領著一班藝員到藝場去,郭太子早已在人圈中占了一條板凳坐下。麟趾裝飾起來,招得圍觀的人越多,一套一套的把戲都演完,輪到麟趾的踏索,那是她的拿手技術。老黃那天便把繩子放長,兩端的鐵釬都插在人圈外頭。她一面走,一面演各種把式。正走到當中,啊,繩子忽然斷了!麟趾從一丈多高的空間摔下來。老黃不顧救護她,只嚷說:“這是老杜幹的。”連罵帶咒,跳出人圈外到繩折的地方。觀眾以為麟趾摔死了,怕打官司時被傳去做證人,一哄而散。有些人回身注視老黃,見他追著一個人往人叢中跑,便跟過去趁熱鬧。不一會,全場都空了。老黃追那人不著,氣喘喘地跑回來,只見那兩個夥計在那里收拾行頭。行頭被眾人踐踏,破壞了不少;刀槍也丟了好幾把;麟趾也不見了。夥計說人亂的時候他們各人都緊伏在兩箱行頭上頭,沒看見麟趾爬起來,到人散後,就不見她躺在地上。老黃無奈,只得收拾行頭,心里想這定是老杜設計把麟趾搶走,回到廟里再去找他計較,藝場中幾張殘破的板凳也都堆在一邊。老鴉從屋脊飛下來啄地上殘餘的食物,樹花重復發些清氣,因為滿身汗臭的人們都不見了。


黃勝找了老杜好幾天都沒下落,到郭太子門上訴說了一番。郭太子反說他是設局騙他的定錢,非把他押起來不可。老黃苦苦哀求才脫了險。他出了郭家大門,垂頭走著,拐了幾個彎,驀地里與老杜在巷尾一個犄角上撞個滿懷。“好,冤家路窄!”黃勝不由分說便伸出右手把老杜揪住。两隻眼睛瞪得直像冒出電來,氣也粗了。老杜一手摣住老黃的右手,冷不防給他一拳。老黃哪里肯讓,一腳便踢過去,指著他說:“你把人藏在哪里?快說出來,不然,看老子今天結束了你。”老杜退到墻犄角上,紮好馬步,兩拳瞄準老黃的腦袋說:“呸!你問我要人!我正要問你呢。你同郭太子設局,把所得的錢半個也不分給我,反來問我要人。”說著,往前一跳,兩拳便飛過來,老黃閃得快沒被打著。巷口看熱鬧的人越圍越多,巡警也來了。他們不願意到派出所去,敷衍了巡警幾句話,便教眾人擁著出了巷口。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