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騙麟趾說他們是要到廣州去,其實他們的去向無定,什麽時候得到廣州,都不能說。麟趾信以為真,便請求跟著他們去。那男人騰出一個竹籮,教她坐在當中,他的妻子把她挑起來。後面跟著的那個人也挑著一擔行頭,在他肩膀上坐著一隻獼猴。他戴的那頂寬緣鑲雲紋的草笠上開了一個小圓洞,獼猴的頭可以從那里伸出來。那人後面還跟著一個女子,牽著一隻綿羊和两隻狗,綿羊馱著兩個包袱,最後便是扛刀槍的,麟趾與那一隊人在斜陽底下向著滿被野雲堆著的山徑前進,一霎時便不見了。

自從麟趾被騙以後,三四年間,就跟著那隊人在江湖上往來。她去求神仙的勇氣雖未消滅,而幼年的幻夢卻漸次清醒。幾年來除掉看一點淺近的白話報以外,她一點書也沒有唸,所認得的字仍是在家的時候學的,深字甚至忘掉許多。她學會些江湖伎倆,如半截美人、高躍、踏索、過天橋等等,無一不精,因此被全班的人看為臺柱子,班主黃勝待她很好,常怕她不如意,另外給她好飲食。她同他們混慣了,也不覺得自己舉動下流。所不改的是她總沒有捨棄掉終有一天全家能夠聚在一起的念頭。神仙會化成人到處遊行的話是她常聽說的,幾年來,她安心跟著黃勝走江湖,每次賣藝總是目光灼灼注視著圍觀的人們,人們以她為風騷,她卻在認人。多少次誤認了面貌與她父親或家人相仿佛的觀眾。但她仍是希望著,注意著,沒有一時不思念著。


他們真個回到離廣州不遠的一個城,住在真武廟傾破的後殿。早飯已經吃過,正預備下午的生意。黃勝坐在臺階上抽煙等著麟趾,因為她到街上買零碎東西還沒回來。

從廟門外驀然進來一個人,到黃勝跟前說:“勝哥,一年多沒見了!”老杜搖搖頭,隨即坐在臺階上說:“真不濟,去年那頭綿羊死掉,小山就悶病了。它每出場不但不如從前活潑,而且不聽話,我氣起來,打了它一頓。那畜生可也奇怪,幾天不吃東西,也死了。從它死後,我一點買賣也沒做,指望贏些錢再買一隻羊和一隻猴,可是每賭必輸,至終把行頭都押出去了,現在來專意問大哥借一點。”

黃勝說:“我的生意也不很好,哪里有錢借給你使。”

老杜是打定主意的,他所要求非得不可。他說:“若是沒錢,就把人還我。”他的意思是指麟趾。


老黃急了,緊握著手,回答他說:“你說什麽?哪個人是你的?”

“那女孩子是我撿的,自然屬於我。”

“你要,當時為何不說?那時候你說耍猴用不著她;多一個人養不起,便把她讓給我。現在我已養了好幾年,教會她各樣玩意,你來要回去,天下沒有這個道理。”

“看來你是不願意還我了。”

“說不上還不還,難道我這幾年的心血和錢財能白費了麽?我不是說以後得的財禮分給你麽?”

“好,我拿錢來贖成不成?”老杜自然等不得,便這樣說。

“你!拿錢來贖?你有錢還是買一隻羊、一隻猴耍耍去吧,麟趾,怕你贖不起。”老黃捨不得放棄麟趾,並且看不起老杜,想著他沒有贖她的資格。

“你要多少呢?”

“五百,”老黃說了,又反悔說,“不,不,我不能讓你贖去,她不是你的人,你再別廢話了。”

“你不讓我贖,不成。多會我有五百元,多會我就來贖。”老杜沒得老黃的同意,不告辭便出廟門去了。


自此以後,老杜常來跟老黃搗麻煩,但麟趾一點也不知道是為她的事,她也沒去問。老黃怕以後更麻煩,心里倒想先把她嫁掉,省得老杜屢次來胡纏,但他總也沒有把這意思給麟趾說,他也不怕什麽,因為他想老杜手里一點文據都沒有,打官司還可以佔便宜。他暗地里托媒給麟趾找主,人約他在城隍廟戲臺下相看,那地方是老黃每常賣藝的所在。相看的人是個當地土豪的兒子,人家叫他做郭太子。這消息給老杜知道,到廟里與老黃理論,兩句不合,便動了武。幸而麟趾從外頭進來,便和班里的人把他們勸開;不然,會鬧出人命也不一定,老杜罵到沒勁,也就走了。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