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5) 第20章

安德烈在彎來彎去的小路上開了將近半英里,矗立在窮鄉僻壤之上。就建築物本身來說,它並不起眼,兩層樓,外表塗著常被用來蓋住原始建築結構的粉紅色及泥;也許不起眼,但維持得很好。一排爬有葡萄藤的棚架橫越房子的正面,以及一處擺有桌椅的露台俯看由聚光燈所點亮的花園,里面種有絲柏、夾竹桃,以及一棵起皺的老橄欖樹。 

“抱歉,塞魯斯。”安德烈開入剩下沒幾個車位的停車場。“我收回我剛才的話。這個地方看起來很正點。” 

他們走向露台時,有幾個頭轉過來瞧他們,他們看到法蘭岑陶醉在交談之中,對象是一位體型修長、姣好的女士,身上的灰洋裝襯托著頭上的花白頭髮。

 

“我們過去吧,”塞魯斯說道。“祝我們好運。” 

帕拉多從黑暗的小路步行過來,拎著袋子,他的車則停在D17公路旁。站在花園邊緣的暗處中,以絲柏作掩護,他所看到的情形頗令他失望。那里太多人,太多燈光了。不過車子總逃不掉吧。他悄悄地繞著鋪有碎石的停車場走,直到他抵達藍色的雷諾車為止。 

 

第20章


一個矮胖的女人,掛著微笑在露台邊緣迎接他們,她穿著藍色牛仔褲和白襯衫,正用卷起來的某單幫他們抵擋餐廳的狗:對他們所作的喧鬧表示著歡迎;這是一隻腳上裝有彈簧的獵犬。
 

“先生——小姐,晚安,晚安。你們是阿奴的朋友?”她設法在空中攔截獵犬。“夠了,大力士!請跟我來。”她以水手慣有的搖擺步伐,領他們穿過一張張的餐桌。法蘭岑一見到他們,便站了起來,又笑又點頭地把他們介紹給女伴認識。 

阿奴雖然稱不上漂亮,但是端莊健美。她的側面,在濃密頭髮的覆蓋之下,倘若鑄在錢幣上,一定相當合適,而且她有一身橄攬色的地中海皮膚,似乎保有太陽的光輝。她的眼睛深黑色,雙手巧而有力;不是可以小覷的女人。一看到她,塞魯斯的眼睛亮了起來,不自覺地動手調整自己的蝴蝶結。

 

法蘭岑一面忙著拿玫瑰紅幫大家斟酒,一面說道:“這里的食物都很好吃,不過鯧魚餡餅特別美味,他們的羔羊肉也是普羅旺斯一流的。我說得對不對,親愛的?”他以小心翼翼、有點掛慮的語氣對她說話,就好像他們的基礎還不太穩固。 

“常常出錯,”阿奴說道。“不過這回被你說中了。”她的英語帶有很重的腔調,但說得很有自信,她的微笑取代了話里的尖酸。她以謹慎的愛意望著法蘭岑,就像個媽媽,盯著她那麻煩、任性的孩子。 

晚餐的前奏——在研究菜單以及討論佳肴時,是最開胃的時候,也是充滿快樂的猶豫不決——從從容容地進行著。一直等到第一瓶酒喝光、又點了一些菜之後,塞魯斯才覺得該提正事了。“尼可,”他說,“我們應該跟你解釋一下。”

 

安德烈先開始,他意識到阿奴密切地注意他,她的目光一直停在他的臉上,她的表情漠然。對比上,法蘭岑對每項發展都有明顯的反應——安德烈的造訪狄諾伊,以及他的攝影器材被偷,使得在場人土的眉毛高揚。然後,在塞魯斯有機會接手之前,首道菜肴抵達了:包有橄欖、洋蔥和鯧魚的大餡餅;散發紫蘇和大蒜味的蔬菜通心粉湯;幾鍋蔬菜醬、奶油烙鰭魚。油油新新的普羅旺斯雜燴——這些是典型普羅旺斯餐的頭陣,是足以讓人們停止交談的美食。 

塞魯斯一邊吃,一邊偷瞄法蘭岑,試圖衡量他聽到目前為止的反應。不過荷蘭人把注意力全放在食物和阿奴身上,以一匙湯交換一口她的奶油烙鰭魚,仿佛這隻是平常、歡樂的朋友聚會。塞魯斯希望,這樣的氣氛能夠在接下來的一連串揭發之後,幸存下來。 

桌子的另一端,安德烈不時輕聲地暗示露西,要她有所節制,因為還有四道菜會上來,不過露西大多充耳不聞。這對她來講很困難;她有健康的年輕人胃口,她午餐沒有吃,而且這些味道濃烈的鄉土食物,她以前從未吃過。她的吃相就像在星期天大快朵頤的卡車司機,令人看了很愉快。

 

在確定盤上的東西被吃個精光、桌上收拾乾淨之後,塞魯斯做了深呼吸,開始訴說安德烈剛才還沒講完的故事。他提到霍爾茲出現在巴黎時,聆聽者明顯地有了反應——並非法蘭岑,他當然早就知道,因此只是點點頭,而是來自阿奴。她扳起面孔,輕蔑地哼了一聲,然後拿起酒杯,喝下一大口,就好像葡萄酒可以沖淡她嘴里惱人的氣味。這一幕大大地鼓舞了塞魯斯,他決定把最後一張牌掀開:他想要代理出售《女人與瓜》。真的那一幅。 

端上來的芳香而粉紅玫瑰色的羔羊肉,配著鎮有切片烤蕃茄的薄脆餅,給了法蘭岑時間消化他所聽到的事情。不過只有一下子而已。阿奴轉身用食指戳他。“然後呢,尼可,”。她說。“你已經聽到他們的話。現在換你說。” 

法蘭岑的敘述顯然得花些時間,因為他經常停下來處理羔羊肉。是的,他說,偽畫是他做的,雖然他從未見過狄諾伊——霍爾茲認為他不需要。又一次,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阿奴的臉上掠過噁心的表情;塞魯斯推測她很可能成為盟友。接著,法蘭岑說道,有件很詭異的事情:霍爾茲委托他畫出另一幅一模一樣的偽畫,這位曾經跟惡棍們一起工作過許多年的荷蘭人,從沒遇過這等怪事。

 

塞魯斯一邊想,便一邊把內容說出來:“厲害,厲害。不知道這一幅是為誰做的?” 

法蘭岑聳聳肩。“我這行通常不問這種問題。他只告訴我很緊急。

 

“要是狄諾伊知道,霍爾茲在嘗試把真品賣掉的同時,還有另一幅偽畫四處流通,那他肯定不會太高興。”塞魯斯不由贊同地伸伸舌頭。“真讓人搞不懂——也許霍爾茲可能想要把兩幅畫都當真品來賣。”他留意到大家臉上困惑的神情。“他需要一對覬覦者——兩個不喜歡張揚的謹慎顧客——其實可以找到很多這種人。我自己就認識幾個。” 

“你是在說,買畫的人都會以為他們買到了真品?”安德烈搖搖頭。“得了吧,塞魯斯。這不可能的。”

 

“不要說得那麽有把握,親愛的孩子。有些人——大多數的人,也許喜歡炫耀他們買到的東西;但對其他的人而言,擁有偉大的名畫就已經足夠,即使是把它們藏在地窖中。事實上,有人跟我說,這樣子還能大大地增加刺激感。”塞魯斯喝口酒,若有所思地注視法蘭岑。“你不會剛好知道原畫在哪里吧,尼可?”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